《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49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樊姐也很亢奋,没有反抗,反而很热情,或许,她是想弥补对我的伤害,天很冷,我们都需要彼此的温暖,湿漉漉的衣服被丢掉,我们彼此拥抱,用身体来温热对方。
  樊姐很内疚,所以尽情的弥补我,讨好我,让我开心。
  寒冷的雨夜,我搂着樊姐,她性感的嘴唇,还在我的耳畔亲吻着我,那种感觉,像是魔鬼的诱惑。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贪欲,我需要控制我自己,我还有大事要做,现在一切安排就绪,剩下的,就是要做一头贪吃蛇,不停的吃,不停的吃。

  我推开樊姐,裹上浴巾,坐在沙发上,点了一颗烟,樊姐把我手里的烟拿走,抽了起来,很认真的说:“阿斌,我没有把你当做大哥的替代品,从来没有,我对大哥,只有义气,还有感激,我的命是他给的,你懂吗?”
  我说着,就瞪了他一眼,我说:“我懂,但是男欢女爱跟义气,会吃醋。”
  樊姐给了我后背一巴掌,说:“还吃我的醋,你他妈的那么多女人,我吃醋吗?”
  我没有理他,而是拿着手机,给我三叔打电话,电话响了很久他才接,我说:“喂,那边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阿斌,没问题,这老小子的手艺,没的说,这料子做的,我都认不出来,但是还得两天,怎么?你要动手?”我三叔问我。

  我说:“是的,就最近吧,你准备好。”
  “知道了阿斌,你放心,保准你满意,对了阿斌,这次要是宰到肥羊,能分我多少?”我三叔问着。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十分之一。”
  “好,你说的,我信你阿斌,我们都是一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是不是?”三叔开心的说着。

  电话挂了,我咬着嘴唇,那边已经准备好了,现在我要对邱坤动手,这个老混蛋,自从,上次张叔的事情之后,就躲起来了,他知道,现在他很危险,张叔又死了,孙军又跟他不合,现在想要干掉他的人很多,想要把他在骗出来,很难了。
  还有孙军,这个人,大土司要收拾掉,所以,他倒是可以利用一下,现在一屁股都是事,但是最重要的事就是尽快拿到四个亿,大哥跟张特在马来西亚需要钱,这边的夜场,我需要控制在手里。
  樊姐看着我一脸的严肃,就问我:“需要我做什么?”
  我看着樊姐,我说:“现在还不确定,不过,你留下来,肯定能帮到我。”

  樊姐点了点头,说:“我手底下有一百多个人,这次我去找你麻烦,没有带,我就是要告诉你,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你发展的还不错嘛?把人都送到矿区去,我要在矿区做一件大事。”
  樊姐点了点头,把烟塞到我嘴里,我狠狠的咬着,拿着手机给王叔打电话。
  电话通了,我说:“喂,王叔,是我阿斌。”
  “阿斌,怎么了?你那边的事情搞定了吗?”王叔问我。
  我说:“搞定了,但是麻烦又来了,我最近很需要钱,需要四个亿。”
  “我是没什么钱了,上次借给你的三亿还没拿回来呢,虽然我是你王叔,但是我没钱的时候,也不会打肿脸充胖子的。”王叔说。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我知道王叔,不会问你借的,而且,你放心,欠你的钱,我一定会拿回来的,我最近要去赌一次,你说,是去矿区好,还是去瑞丽好?”
  “当然去矿区了,最近是旱季,矿区二十四小时开采,好料子不少的,但是就是危险了一点,两边打的很厉害的。”王叔说。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我说:“那就去矿区,你安排一下。”

  “知道了阿斌,对了阿斌,有件事,我要问你,上次你是不是跟吴昂吉去赌了?”王叔问我。
  我点了点头,我说:“是啊,怎么了?”
  “吴昂吉在瑞丽放话,说你跟马觉吃了他的货跟料子,他要找人搞你,这是真的吗?”王叔问我。
  我听着就笑起来了,我说:“妈的,马觉找人阴我,也阴了他,但是最后我翻身了,难道我还要吧料子跟钱还给他啊?但是,我觉得吴昂吉这个人,不会乱搞事吧?他说说还行,要是真的动手,只怕没这个胆子。”
  “是啊,但是有人给他撑腰,那个德龙的莫老板要给他撑腰,不过阿斌不要怕,别理他们。”王叔说。
  我挂了电话,心里有点不爽,妈的,这个莫老板,你居然要搞我?
  哼,那就试试看!

  四亿五千万是个大数字,我想要赢得这笔钱,很难,不像是在公盘上一样,能得到更多的机会,基本上上亿的料子,都是稀世精品了,只能遇到,想刻意的去赌,有时候,你会输的倾家荡产。
  对于翡翠,我现在已经换了一种心态,等我离开星辉之后,我就找赵祥明拜师,跟他专心在翡翠的行业发展,做一些正道的活计。
  天亮了,昆明的冬天还是很冷的,还有几天过年了,我要尽快的把手里的事情给解决掉,然后过年,春节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每个人辛苦一年,都是为了春节回家过年。
  “从今天起,温莎的老板就是我了,你们愿意跟着我干,就跟着我干,不愿意跟着我干,我也不挽留,桌子上的钱,都拿着,马上要春节了,生意会更好,拿着钱,好好干。”
  我说着,就看着站在大厅里的人,有好几十个,除了工作人员之外,还有十几个女人,都是薛毅手下的女人,做戏要做足了,这样才会有人相信。
  看着钱,所有的人都无动于衷,一个女人说:“周老板,我要回家结婚了,你这钱,我可以拿一份吗?”
  我说:“还回来吗?”
  她不屑的笑了一下,说:“还回来?回来干什么?我都结婚了,你这个人,还想要结婚的女人下水啊?你可真不是个东西。”
  “你说什么?”刘全指着她骂到。
  那个女人闭嘴,没有说什么,但是一脸的不屑,我说:“行,拿一份走人。”
  那个女人没说什么,直接拿着钱走了,我说:“谁还想走的,赶紧走。”
  又有几个女人过来拿钱,拿了钱之后就走,我看着阿诺也走了过来,这个大胸妹拿着钱也想走,连看都没看我一眼,我说:“喂,阿诺,你不留下吗?”
  她看着我,眼神有点伤心的样子,她说:“不想跟着你做了,你这个坏蛋,没想到你这么坏,连大哥都干掉了,你这种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我说:“知道了,走吧。”
  她听着觉得奇怪,看了看四周,又走到我身边,弯下腰,小声的问我:“你是被逼无奈,我知道,我希望你能放过大嫂他们。”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跟着薛毅的人,每个人都是够义气的,到了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时候,还有人想着彼此,我挺感动的,我说:“知道了,大嫂已经离开内地了,放心吧。”
  日期:2017-12-14 0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