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49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樊姐埋伏在康波的家门口,我觉得她要对付的不见得是我,但是真倒霉,她先遇到了我。
  我吼道:“别过来,妈的,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会谈判的。”
  康锦眯起眼睛,挥挥手,他身后的人都站住了,我立马朝着后退,我低吼:“上车。“
  樊姐没办法,直接上车,我坐在车里,黄皮快速的挣脱两个人,跑进来,他直接打火,他有点慌乱,打了好几次,都没有打着,我说:“你他妈的冷静点。”
  黄皮擦掉脸上的雨水,用力打火,突然,打着了,他急忙踩着油门,快速的离开现场,黄皮回头看着我,说:“阿斌,你真该死,为什么?为什么要杀老大?”
  我说:“你专心开车……”

  樊姐立马把刀顶在我脖子上,说:“不要花言巧语,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我没有说什么,而是拿着手机,给樊姐看了一眼,我找到了康怡的号码,她愤怒了,说:“你现在才想到给他打电话吗?你要忏悔吗?晚了,知道吗?”
  他说完,刀就顶上来了,我感觉我脖子又流血了,我立马拨通了电话,我说:“给我五分钟。”
  听到我的话,樊姐更加的愤怒,突然,电话通了。
  “喂,阿斌,现在打电话,合适吗?”
  听到这个声音,樊姐很惊讶,说:“你要忏悔就快点。”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大嫂,叫大哥接电话。”
  听到我的话,樊姐跟黄皮都愣住了,突然,车子撞到了隔离带上,我们所有人都撞的七荤八素的,我头很疼,爬起来,朝着樊姐的手就抓过去,将她的刀子夺下来顶在她的脖子上。

  樊姐瞪着我,我说:“嘘,下次做事,不要那么冲动。”
  我说着就拿着手机,这个时候,传来了薛毅的声音:“喂,阿斌,是我。”
  听到这个声音,我就深吸一口气,看着樊姐,我说:“下次,看事情要用心看。”
  樊姐皱起了眉头,整个人都震惊了,黄皮也看着我,说:“我草,见鬼了。”
  我朝着黄皮就是一巴掌,气不打一处来。
  见你妈的鬼,这是活生生的人!
  现在很危险,我不想死,樊姐又一根筋,我知道她爱薛毅,她这个女人,也学会了说谎,虽然她说会选我,但是她还是爱薛毅,而我呢,只是她当做薛毅的替代品。
  我不想死在她的手里,我绝对相信,她冲动之下,会杀掉我。
  “喂,大哥,樊姐在我这,不得已给你打这个电话。”我说。
  听到我的话,薛毅就说:“啊妞,我没事,阿斌是帮我脱身,我现在马上要上船去马来西亚,一切安好。”

  听到薛毅的话,樊姐的眼泪流下来,她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抱歉,也是一脸的迷茫。
  我没有解释,而是说:“大哥,那边的事情,我没有办法安排了。”
  “没关系,我跟张特会看着办的,你在昆明才要小心,康波不是那么好骗的,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对付他。”薛毅说着。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对不起大哥,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要动手了,你在那边刚好可以帮我监视,也可以里应外合,去见华豹吧。”
  “华豹?他愿意见我?”薛毅奇怪的问我。
  我说:“我会想办法让他见你的,大哥,我要利用华豹跟康波之间的战争,让他们争斗,我们从中渔利,但是,这两个人都是大鳄,我们能不能成功,两说,不成功,我可能就会挂了。”
  “我陪你。”薛毅说。
  我看着后面的车灯亮了,我就说:“大哥,等着消息,我先挂了。”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把通话记录给删了,我看着樊姐,我说:“妈的,你自己要遭罪了。”
  我说完就朝着樊姐的脸上抽了一巴掌,然后拿着刀架在她脖子上,拽着她下车,一下车,我看到康锦还有那个大汉就下车赶了过来,铁棍跟陈闯也过来,几个人站在雨地里,脸色难看。

  我朝着樊姐就是一拳,把她打在地上趴着,康锦走了过来,说:“妈的,这个贱人,我在家里听到了枪声,就知道你出事了,出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我吐了口唾沫,我说:“没事,还好撞在树上了,两个人都撞的七荤八素的,我福大命大。”
  康锦笑了起来,说:“福大命大也没用,这种人处心积虑的要干掉你,所以早说了,不要留活口的,你不听,干掉他们。”
  康锦身后的人走了过来,我立马走到樊姐的身边,将她拽起来,我说:“我得消消火,太子爷,不劳你费心,妈的,看什么?把车开过来,还有那个死矮子,给我带回去,我要扒了他的皮。”

  我说着,就拽着樊姐的头发,将她塞进车里,康锦皱起了眉头,说:“喂,别他妈的妇人之仁。”
  我听着朝着樊姐就砍了过去,但是刀子砍在了坐垫里,我说:“不用你教我。”
  我说着就坐进去,铁棍把黄皮塞进去,然后开车离开了,当车子离开之后,我才松了口气,妈的,这条路真的惊险刺激。
  车子开到了郊外,我们下车,淋着雨,朝着樊姐收债的铁皮屋走进去,到了屋子里,我坐下来,浑身湿漉漉的,黄皮坐在我身边,说:“我草,哥,玩什么?大哥真的没死?”
  “你刚才跟鬼打电话啊?大哥活的好好的,康波要大哥的命,我不动手,别人就会动手,所以,我就让大哥金蝉脱壳了,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我谁都没说。”我疲倦的说着。
  樊姐坐下来,说:“难怪大嫂这么容易就妥协了。”
  “大姐,你说你,那么冲动干什么?我就说,阿斌没那么坏的,一定是有误会的,还好阿斌没事,要不然,你就麻烦了。”黄皮数落着说着。
  樊姐朝着他就踹了一脚,说:“滚,滚出去。”
  黄皮被骂的有点无奈,只好站起来走出去,樊姐坐在我身边,拿着纸巾给我擦脖子,我一把打开了,樊姐没说什么,直接又拿着纸巾按在我脖子上,我不领情,她直接就骑上来,说:“你他妈的,是个男人吗?还没玩没了是吧?”
  我捏着樊姐的嘴巴,她厚厚的嘴唇很性感,我说:“你关心我啊?我算什么?替代品啊?”
  樊姐生气的打掉我的手,说:“我从来没说过你是替代品,出来玩,动真感情啊?”
  我说:“是啊,我这个人,要么不动感情,要么就是真感情,你刀子架在我脖子上,为薛毅报仇,我算什么?”
  樊姐舔着嘴唇,脸色很严肃,但是突然,她亲吻了过来,我扭过头,我心里是很火的,但是也没有要跟她计较的意思,她又过来亲我,我没有躲,但是她的嘴里都是血腥的味道,我把她按在沙发上,直接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