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教我算命的本事,我却专门给死者看相》
第25节

作者: 骑马钓鱼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去了市里就会欠熊九一个大人情,以后指不定要向他泄露多少不该说的秘密,那样我只会连连遭受天谴。

  所以我就对宁浩宇道:“替我谢谢你舅舅,我就不去了,这几天我这小店的生意回转了不少,我答应过爷爷,要守住这份家业,所以我就不去市里了,如果你舅舅再想求卦,可以来县城找我。”
  市里我自然不会去,我现在小店生意算是有了一点起色,加上家里又来一个旺夫的美女房客,我是哪儿也不会去的。
  我的第一目标是娶妻,如今又一个大美女住在我隔壁,我怎么也要试试能不能勾搭,啊呸,能不能追到手。
  下午半天,我这店里依旧没有客人,等着徐若卉回来,我就早早关了小店,去问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她皱皱眉头说“不用”,这就让我碰了一个软钉子。

  我看得出来,徐若卉对我一点也不感冒,甚至还有些嫌弃我。
  这让我自尊心很受损。
  用句潮话说,人家是女神,而是我屌丝。
  想到这里我就灰溜溜回了房间,现在的女孩子喜欢什么?肯定不是算命的神棍,而不巧的是,我就是一个算命的。我自小就跟爷爷学算命,高中没读完就辍学在家里跟爷爷一起经营花圈寿衣店,干别的,我还真不会。
  我正在屋里踌躇的时候,就听到有人敲我门,一看是徐若卉,就问她干嘛,她手里拿了一个挂钩,说是要钉到墙上,问我要钉子。
  日期:2018-05-15 14:41:00
  我看看就找了锤子和钉子帮她钉到了她想钉的位置。
  第一天我和徐若卉没有再多交际。
  次日她早早起来就去了幼儿园,而我很晚才起来吃饭、开店,也许我的运气真的回转了,我开店没一会儿,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就进了我这小店。
  她问我算卦的师父在不在,我说我就是,她便露出了一脸的诧异,更多的是不相信。
  我问她算什么,她皱皱眉头说:“先说好了,不准我可不会交钱的。”
  我点头道:“那是自然,不如这样,你先听我断下你要问的事儿,如果我说对了,你再继续问,如果我说错了,你大可以转身离开,我不强求。”

  那女人点头让我说。
  其实她的面相上写得很清楚,小鼻子,“土薄”之相,山林部位命气阴重,印堂无光,今日会有灾祸降临。
  而她官禄宫纹理错乱,眼角、瞳孔附近有血丝,说明她最近要吃官司,极有可能会有牢狱之灾。
  我把我看出来的向那个女人简述一遍,她脸上对我的怀疑之色瞬间一扫而空,转而恭敬地叫我一声大师,问我该怎么去解这件事儿?
  我摇头道了一句:“此事无解,这牢狱之灾,你避不过,因为你有错在先,你的财帛宫邪财之气很重,说明你得了本不属于你的财物。”
  那女人哭丧着脸不说话了,我继续道:“虽然这牢狱之灾躲避不了,可却可以减,若是消了你财帛宫的邪财,你山林、官禄、两处相门的灾气自然也会减少,你的牢狱之相也会减弱,不过却是躲不了,你要是躲的话,只会加重你的牢狱之相。”
  听我说完,那女人就对我鞠了一躬,然后对着我道了一句:“谢谢大师指点。”

  说完她就留给我一千块钱,转身离开了。
  等着走远了,我就小声自己喃喃了一句:“财迷心窍,枉灾!”
  接下来几日,我和徐若卉的关系依旧没啥进展,我一天也跟她说不上几句话,她宁愿一个人在屋里闷头看小说,也不会跟我这个大活人说几句话。
  我和徐若卉关系虽然没啥进展,可我小店的生意却是越来越红火了,接下来我这里求卦的人络绎不绝,他们有的来自市里,说是周睿和熊九介绍来的。
  要么就是县城这边,说是成果介绍来的,总之来我这里算命的人非富即贵,几天下来我就赚了几万块。
  而且他们还送了我一个绰号,“一卦千金”。
  一个星期后,我就看到一则新闻,说是县城某单位的女会计联合某领导私吞公款,向纪检部门自首,新闻下面那个照片上的女会计我认识,正是前不久来我这里求卦的女人。
  看到这则新闻,我不由摇头替那个女会计惋惜,一念之差酿成大难。
  此时我并不知道,这则新闻会给我惹来了一个不小的麻烦…。
  日期:2018-05-15 15:01:15
  由于最近每天生意都不错,所以我不用每天再把店开到很晚,傍晚六七点我就会把店关了,然后去一趟银行,在柜员机上把钱存起来,今天也是如此。
  存了钱,我就寻思着去吃点啥,所以过马路的时候就稍微有些走神儿,这一走神儿不要紧,迎面来的一辆摩托就差点把我给撞到了,幸亏我最后一刻反应过来,跄踉了两步躲开。
  不过还是因为没站稳摔了一个跟头,手扶在一个石块上硌出一个大口子,瞬间那血就染红了我半个手掌。
  骑摩托的那个人见我受伤了,也没敢停,踩下油门一溜烟就给跑了。

  手掌被划破,我这也算是血光之灾了,难不成是因为我最近解卦太多,好运用完了,开始要走霉运了?
  旁边有几个热心的路人过来问我情况,我摇摇头说没事儿,大家也就散了,我一个人就去了附近的诊所包扎了一下,所幸只是划破皮,不用缝针。
  我包扎之后,刚准备离开,就在诊所墙壁上的电视里看到了这么一则新闻,说是县城某单位的领导,因为被女下属自首检举后,在家中割腕自杀,因失血过多,送医抢救无效死亡。
  咦,这个家伙不会就是来我这里算卦的那个女会计检举的那个吧。
  我正在纳闷,给我包扎的那个医生就道了一句:“这种贪污犯,自杀就自杀了,还抢救个啥,要是送我这里,我还送他一程,浪费国家的钱。”

  日期:2018-05-15 15:21:15
  我心想,这县城医疗条件再不济,也送不到他的小诊所,嘴上就对那医生道了一句:“医者父母心嘛,毕竟是一条人命。”
  那医生摆摆手说:“他的命也配叫人命?”
  看来这医生还是一个愤世嫉俗之人。
  包扎好伤口,我在外面吃过饭才回家,进门的时候就发现徐若卉房间的灯已经亮着了,我试着去和她打个招呼想要说几句话,可她却只是“嗯”、“哦”的回答我,说了两句,我自己觉得没意思了,就回屋修习我爷爷教我的气功法门了。
  这一夜黑的很快,到了九点多的时候外面还下起了小雨,我怕楼顶的门没关,就拿着手电去关门,上到二楼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周围有些阴森,特别是向丽丽那间屋子,给我留下的“症结”太深了。

  我家院子的顶是玻璃封着的,雨滴打在玻璃上“啪啪”作响,节奏不是很快,听起来好像安静的黑夜在用单音符唱歌,很是惬意。
  渐渐地我就感觉自己不是那么怕了。
  关好了顶楼的玻璃门,我顺着梯子准备下去的时候,忽然那玻璃门“咯吱”一声又打开了,同时“呼”的一阵冷风带着雨水吹进来,把我整个脸都打湿了,我整个身子不由打了一个激灵。
  抬头去看玻璃门,已经又开展了,而且在风中不停地摇摆,“咯吱”作响,刚才那种惬意全然消失,现在的气氛反而是有些恐怖了。
  日期:2018-05-15 15:41:15
  我觉得自己没有插好门闩,就上去把玻璃门关上,用力把门闩插上,然后反复检查了两遍,才从梯子上下来,这次那玻璃门没有再开,我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我去关顶楼的玻璃门,肯定会有一些声响,估计是惊扰了徐若卉,她就穿着一件长袍睡衣从屋里走出来,问我在楼上干嘛。
  有人跟我说话,我也不是很怕了,就道了一句,是去关顶楼的门。
  徐若卉“哦”了一声就回屋了,也不给我多说话的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