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里的黄皮子》
第46节

作者: 成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子旺,我要告诉你一件大事,”胡婷婷说:“有人在用她的尸骨做邪术,你如果冒然去动,会得罪那个人。”
  “什么意思?”我问。
  胡婷婷说:“前两天,这个女人劫持进了大青山,被一个农民害死在山里,农民把尸体埋了。本来这事就完了,恰好这一幕让一位路过的高人看到了。”
  “高人?”不知怎么,我有点发毛。
  胡婷婷说:“我不知这人是从哪来的,也看不出是什么道行。他在埋尸的地点布下了阵法结界,每天来作法,我能感觉到女人中阴身的悲恸哭泣,却无法靠近,这个阵法我从来没见过,非常邪门。”
  连一只狐狸精都说邪门,那得邪门到什么地步……
  “那个高人想干什么?”我问。
  胡婷婷说:“不知道啊,不过我感觉和最近的奇怪天象有关系。昨晚开了天门。”
  “开天门的事你也知道了。”我大吃一惊。

  胡婷婷道:“开天门是有极大福缘的人才能看到,是天地精华的一种预兆。我们这些精怪的修行本来就要感天时契机的,开天门是几十年难遇的启悟良机。我相信那个高人一定是奔着这个来的,可他到底想做什么,就不是我能揣测的。”
  “那我应该怎么办?”我问。
  胡婷婷急切地说:“此人道行深不可测,他还在周围的山里整天整夜的游走观测,不知道想干什么,我怕他找到我……还有曲家姐妹。你要帮帮我们。冯子旺,咱们一荣俱荣,我要确保自己在你出堂前不能出事,如果我遇到了事,你的堂口也会完的!”
  我冷笑:“我记得当初你要害我来者。”
  “我没害你啊。”胡婷婷都快哭了:“我要真害你,你还能活到现在吗?开始的时候我是有……其他的心思,可当我认出你的前世和我认识,马上意识到这辈子我们还要在一起修行……冯子旺,你别这样好吗,我在你出堂之前真的不能出事,等你开了堂口要把我接出山去。那时候我就可以行走世间红尘,不必为形体所缚了。”
  其实我知道我和她之间的渊源,以前的事我也不想提了,我说:“那你说该怎么。”
  胡婷婷说:“我把你送出去,再告诉你尸骨埋藏的方位,你出去找丨警丨察,让他们来挖,你不要轻举妄动。那个高人想要报复,也只能去找丨警丨察了。”
  我苦笑:“我出去怎么报案,怎么跟丨警丨察解释我在山林里找到尸骨的?”
  胡婷婷道:“我教你个法子,你出去找和你相熟的神汉或是神婆,假托他们占骨寻尸。这样你就能洗脱自己的嫌疑了。”
  这胡婷婷难怪是狐狸成精,一肚子鬼心眼。
  和她交流,感觉自己完全受制于她,不知不觉就按照她的思维来办事。这小丫头,还挺有点世俗手段。
  胡婷婷可能是看我不说话,便问“行吗?”我点点头。
  “对了。”胡婷婷说:“我让你到赵家庙去找你的掌堂大教主,找到了吗?”

  “找到了,”我说:“他叫黄小天,是黄家人。具体的事,等日后再跟你说。对了,我还见到一个女孩,叫胡浈浈,她说认识你。”
  胡婷婷“啊”一声:“这个小丫头……她怎么样了,长大了吧……我警告你,你不要打她的主意……”
  话没说完,胡婷婷忽然慌张起来:“不好!他来了!我要走了,你按我说的办。”
  随即我问道一股尿骚味,脸上湿湿的,好像升腾出一片烟雾。
  我急忙说:“你还没告诉我尸骨埋葬在哪里呢。”胡婷婷的声音渐远:“山涧东面两里地,有一座老槐树……”
  声音没有了。
  这人真是干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我

  什么都看不见,摸索着往前走,走了两步脚下打滑,摔在地上,这是下坡,我顺着土坡一路滚滑下去。
  很快就到了底,摔的屁股疼。我揉着屁股站起来,心想坏了,这鬼地方我目不视物,怎么出去都不知道,这可麻烦了。除非能找到柚子叶,可深山老林的上哪找?
  这时,忽然有人拉住我的胳膊,一个男人声音传来:“你没事吧?”
  我心中一抖,心里转了一百多个念头,难道胡婷婷就是被这个男人吓走的?
  我赶忙说:“你好,我是附近林场的员工,巡山的时候眼睛突然看不见,从山上摔下来。你行行好,帮我送出去。”
  那人说:“你别害怕,我以前拜过老中医,学过掐脉,我看看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他摸了摸我的脉搏,“哎呀”了一声:“小伙子,你这情况不乐观啊,身上有隐疾,赶紧得调理调理。”
  “我的眼睛呢?”我问。
  感觉一双温和的手翻开我的眼皮看看。哪怕这么近,我也什么都看不见,只是一片均匀结实的黑暗。
  那人说:“你眼睛没有问题,没有病变。”
  “那我为什么看不见?”我问。
  那人道:“你这是鬼遮眼了。”
  我赶紧说:“你是高人,救救我啊。”
  那人爽朗大笑:“我哪是什么高人。行吧,咱们相逢是缘,我送你出去。你是巡山的工作人员,我也不好说什么,这是你的职责所在,只是提醒一下,此地少来,阴气太重。”
  我心中狐疑,不敢多问。
  那人拉着我的手往前走,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他,有点害怕,不知道他能带我到什么地方。这个人会不会就是胡婷婷说的那个高人呢?
  从第一面的初次相识来看,我倒觉得这个高人没有胡婷婷形容的那么可怕,感觉性情开朗通达,说话大声大笑,并没有为难我。
  走了没多久,隐隐听到远处有很多人说话的声音。那人停下来:“前面我就不带你过去了,你回去后用柚子叶洗脸就能破除鬼遮眼的障法。你的体质比较特殊,很敏感,容易感染到阴气,回去还是想办法换个工作吧。”
  “为什么?”我问。
  那人说:“这座大青山存在上千年,自然环境保护不错,山里有很多古老的事情都超出你的想象,你很容易撞邪。”
  他的声音渐远,我赶紧道:“高人啊,你留个姓名,我以后好感谢你。”
  那人大笑:“相逢何必曾相识。”
  声音渐渺,无影无踪而去。
  这个时候,前面有人大喊:“这儿有个人!”随即是胡头儿的声音:“呦,这不是小冯吗?怎么跑这来了。”
  能感觉很多人凑过来,还有狗叫声,胡头儿说:“小冯,你怎么在这,你咋了?”
  我颤着声音:“刚才巡山,突然看不见了,然后被一个人救了,他告诉我回去以后用柚子叶洗脸就能看到东西。”

  没人说话,只有狗叫声,估计他们正在消化这个事。
  胡头儿问我,救我的是什么人。
  我苦笑:“我也没看见。正巡着山突然暴盲,什么都看不见,只知道是个男人。”
  刑警队长的声音响起:“荒郊野岭的一大早上,会是什么人呢?小冯,你还记得你遇到那个人的地点吗?”
  我在心里暗暗舒了口气,这下好了,我可以直接把他们带到埋尸骨的地点,连找托的程序都省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