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里的黄皮子》
第45节

作者: 成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张道:“吉林梅河口这个地方你们知道吧。94年的时候就在梅河口曾经出现过开天门事件,当时很多人都看到了。开天门顾名思义,就是天上开了一道门,地上的人能看到天门里出现的很多景象,有闹市啊,龙凤啊,甚至还有人看到过猪八戒和孙悟空。”
  曹元呲着牙笑,看看黑森森的天空:“真的假的?”
  刑警队的人对这种迷信说法不感兴趣,既然没什么大事,就准备回去接着吃饭。这时,黑脸膛的刑警队长异常警觉,突然抄起手电对着西北角的林子照过去,厉喝一声:“谁?!”
  刺眼的光斑落在摇晃的树枝上,我们看到在枝枝叉叉中间,有一个黑影跑的极快,身体一拱一拱的,不像是人,好像什么动物,转眼就没了踪影。
  胡头儿赶紧说:“下过雨之后,山里很多野兽都出来了,今晚大家早点休息吧。”

  队长说:“老胡,我还想带着队伍进山看看。”
  “别了。”胡头儿赶紧拦住,说下过雨后山路湿滑,天色黑了,进山十分危险。
  今晚怪事频出,众人心头都不怎么痛快,刚才挺好的气氛也破坏了。大家收拾好碗筷,胡头儿去安排这些丨警丨察住下。今晚轮到我值班,他们都去睡了。
  大晚上我一个人不怎么担心,这里又是丨警丨察又是警犬的,借那些不法分子俩胆儿,他们也不敢来。
  我把办公室收拾收拾,晚上太冷,屋里没什么取暖的,只能把棉袄披上。我正收拾桌面文件的时候,忽然看到桌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纸,上面写的字。
  我狐疑片刻,拿起来看,一看就愣住了。纸上写着:明天到山涧野坟来,有重要的事说。
  看到这里,我皱皱眉,又看到了落款,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胡婷婷”。
  我咯噔一下,胡婷婷是那只狐狸精,和我颇有渊源。我拿着纸条翻来覆去看,不知道胡婷婷什么时候来留下的。难道只是个恶作剧?
  纸条上文字娟丽秀气,是非常漂亮的小楷字,要说整个林场谁最有可能整蛊我,那只有曹元了,可曹元那两笔狗爬似的字,比字条上写的差远了。
  我忽然想到晚上的那起小插曲,刑警队长曾经发现一个怪异的影子,莫非就是胡婷婷来送信?
  这一夜我都不安心,拿着字条翻来覆去看,决定还是去看看什么情况。
  第二天早上,众人很早就醒了,吃过饭之后进行安排,老张和我守家,胡头儿和曹元带着丨警丨察巡山。等他们都走了,我也坐不住,主动跟老张请缨,说他们干他们,咱们还得依工作条例巡山,我年轻多跑跑腿。
  老张夸了我两句,本来他想去巡山,让我留下来值班。我赶紧给他分析,说必须有人坐守大帐,运筹帷帐之中,还是老张你这种老江湖最合适。我小年轻,嘴上无毛,更适合在一线打打杀杀。
  老张听得这个舒服,拍着我的肩膀说我孺子可教。嘱咐我说,下过雨天冷湿滑,去看看就回来,安全第一。
  我长舒口气,总算把他说服了。
  我换上工作的装备,穿了防滑的大头鞋,这就进了山。胡头儿和刑警队的人去了山下,而我绕了一圈,直奔山碑后面的禁区。
  胡婷婷字条上说的山涧野坟,就是我当时被她蛊惑,晕死的那地方,至今记忆犹新。
  我加紧脚程,那地方还真是不近。山路崎岖,多是烂泥,非常滑脚。我小心再小心,深一脚浅一脚终于过了山碑地界。
  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站在山头上往下看,下面就是要去的山涧野坟。
  因为下过雨,本来干涸的山涧此时溪水奔流,除了哗哗的水声,四面一片阴森的寂静。
  细算起来,我一共见过两次胡婷婷。一次是她诱骗我,差点把阳气吸走。还有一次是老中医丁先生作法,引她出来谈判。我对这个妮子记忆犹新。
  我从山坡上滑下去,来到水涧旁,四周树木凋敝,一片肃杀,坟丘一个接着一个。
  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人影,我不知道该怎么和胡婷婷联系。
  正迟疑的时候,忽然觉得身后有异,我回头去看,这一看浑身都麻酥酥的。我看到一只硕大的红色狐狸,正猫在一处坟丘后面,小眼睛眨呀眨的,然后慢慢缩回头,再也看不到了。
  最近的一段经历,让我对世界观人生观有所颠覆,这个世界上或许真的有精灵存在,动物也能修出人一样的思维和智慧。
  我仗着胆子往那里走,拐过坟丘,看到一处老坟。没有墓碑,能看到大理石的底座,应该是发生过什么意外,墓碑已经没有了。周围静悄悄的,狐狸踪迹不见。
  我在周围仔细查看,发现了不寻常的东西。这座老坟年头太久了,周围边缘长满了树,奇怪的是坟丘上却寸草不生。刚下过雨,坟上的土大多流了下来,非常泥泞。

  我观察这些树,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树根,下面有个大概A4纸大小的圆洞。我蹲在洞旁往里看,实在是太黑,又用手电筒照了照。
  这条洞是斜着四十五度往下打的,到几米深的地方,忽然转弯,光只能找到折角处,后面的情况就不清楚了。
  我估算了一下时间,从我过来到狐狸消失,这段时间正好容它钻进洞里。我蹲在地洞前,仗着胆子往里喊:“胡婷婷,我来了,你有什么事?”
  招呼了两声,四周静悄悄的,雨后的阳光很充足,堪称暴晒,我头皮有些发痒,实在不想再呆下去,觉得这一切近乎离奇的胡闹。

  这时,地洞里蒸腾出一团烟雾,闻了闻有股骚臭的味道。
  我马上明白过来,会不会是什么地方在下面排气。
  我捂着鼻子要走,烟雾顺着风来得很快,迅速把我包裹住。
  我熏得头昏恶心,勉强扶着树站起来,就在站起的这一瞬间,眼前突然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心脏狂跳,苦笑着想,又来。突然暴盲,已经很熟悉了,我经历过两次,两次都卡到了阴,难道现在又是这样?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这种暴盲有没有规律,凡是我卡到阴就致盲,如果这样还好说,事后用柚子叶洗脸就行,就怕盲着盲着习惯了,以后真就变成了一个瞎子。
  正胡琢磨着,耳边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有些耳熟。她说:“冯子旺,你来了。”
  “胡婷婷?”我问。

  “嗯。”胡婷婷说,口气有些冷淡。上次遇见她,她装着崴了脚,那个腻人劲就甭提了,今天这是怎么了,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口吻。
  “冯子旺,你还算守信,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她说。
  没由的我反驳,就感觉一只小手拉住了我,我懵懵懂懂在黑暗中跟着她走,感觉上似乎转了很多圈。她停下来,我跟着停住,听到右前方有女人嘤嘤的哭声。
  “谁?”我急忙说。

  胡婷婷道:“你们不是在找一个失踪的女人吗?”
  我大惊失色:“她就在山里?快,让她跟我走,外面人找她都找疯了。”
  胡婷婷幽幽的声音:“她走不了。”
  “怎么呢?”我心头涌起不祥的预感。
  胡婷婷道:“因为她已经死了。”
  我倒吸冷气:“死了?”
  “嗯。”胡婷婷道:“她还没过头七,只是中阴身,现在阴神的神智还有。你要真为她好,只有一个办法,找到她的尸骨带出去,把她安葬超度。”

  “好吧,你告诉我她现在的位置在哪里,我一会儿出去就叫人来。”我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