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里的黄皮子》
第44节

作者: 成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伸个懒腰坐起来,看到曹元也是刚醒,他骂骂咧咧,一边揉着眼一边脚在地上探着找鞋。
  我看向窗外,外面停着一辆警车,胡头儿正在跟几个丨警丨察说话。老张在旁边听着,不停抽着烟。
  我和曹元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尴尬,什么话都不说,各自穿鞋出来。

  胡头儿看我们来了,招手示意过去。他给我们介绍:“这位是派出所的刘副所长,来林场打听点事,你们两个也听听,看看能不能提供线索。”
  刘副所长是个五十开外的老汉,长得不太像丨警丨察,倒有些像敦厚的邻家长者。他和我们说明了来意。
  前几天有人报警,说是自己老婆一大早骑着电动三轮车上亲戚家送东西,一走就没影了,半夜没回来。打电话问过亲戚,人家说早走了,又给老婆打电话,手机关机。家里人怕出事,赶紧报警,请求公丨安丨机关帮助寻找。
  经过几天调查,有群众举报说,在一条胡同里发现了一辆红色三轮车,特征符合失踪的那辆。

  丨警丨察带着失踪者的丈夫到那里检查车辆,确实就是他老婆骑的,驾驶座上还有他们家人用螺丝刀划的名字。
  车发现了人却没了,警方认为这辆车价值一万多块,失踪者不可能随意将车丢弃,极有可能是遭遇了不测。丨警丨察以发现车辆为中心点,向四周辐射开展搜寻工作,调查附近的监控探头,还在网络上发布了协查通告。
  查来查去,有监控录像表明,这个失踪的女人曾经拉过一个男的到了大青山附近,进了通往林场的山路。我们这里没有摄像头的监控,所以也就没法确定两个人进山是干什么,什么时候出来的。
  目前推导出的时间链是这样的:失踪的女人一大早骑车去亲戚家,上午从人家出来,半途拉了个陌生男人,拐进了大青山地区。后来发生什么事不知道,再有线索的时候,就是那辆车被遗弃在附近乡镇的胡同里。
  我们这里不算大城市,就是三线的小县城,平时没什么重大的刑事案件,现在出了这么个事,十里八乡都传遍了,丨警丨察面临的压力很大,市公丨安丨分局已经安排了刑警大队进行侦查,务必尽早破案。
  刑警办案自然有他们的章法,本地派出所属于打外围的,进行周边地区的走访和调查。根据唯一的视频线索,失踪的女人被害地点极有可能在大青山,而且就在通往林场的必经之路上。
  林场员工里这几天唯一下山的人就是我,我和老周师傅开车送货嘛。派出所的刘副所长重点问询了我,反复问当时在路上遇到了什么。说实话,我脑子是一盆浆糊,什么都想不起来。我和老周真是倒霉,这一趟活儿走下来,卡阴不说,他住进了医院,我还被丨警丨察调查。
  那天我和老周离开林场,我唯一记得就是老周在路上喋喋不休。我当时特困,眼皮子黏在一起,路上发生了什么真是不知道。
  我实话实说,都和丨警丨察说了,让他们再去问问老周。
  末了他们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刘副所长临走前对胡头儿说,这几天刑警队的警犬队会开进山里,让我们多多配合。

  等把他们送走了,我们四个人到办公室开会。曹元嘴里哼哼唧唧说:“真他妈邪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出了个失踪妇女。”
  胡头儿不高兴:“行了,就你怪话多。我和大家交待两句,要积极配合警方的工作,但是也别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还有一个事,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真像丨警丨察说的,尸体埋在这,凶犯没落网,那他极有可能会故地重游。大家都精神点,这几天巡山看见反常的人或事,别急着咋咋唬唬的,能稳住就稳住,马上呼叫我或是老张,等大家到齐了再说。”
  他到仓库拿了三个对讲机,分给老张、我和曹元。胡头儿还修改了近期的巡山表,两人一组,不准单独行动。
  鉴于我和曹元矛盾还没解开,现在山上又出了这么个大事,怕我们两个互相撕逼没轻没重,出现不可预测的后果,所以把我们两个拆开分组。我和老张一队,胡头儿带着曹元。
  我对这个结果比较满意,老张见多识广,性情沉稳,绝对是江湖老油条,就算我们真的遇见那凶犯也不怕,两个大老爷们收拾这么个人怎么都够了。
  下午的时候,来了刑警队的人,牵着好几条大狼狗。胡头儿和曹元这一队今天值班,负责带他们进山搜索,做向导。谁知道还没出发,山中多雨,突然下开了大雨。刑警队本想冒雨进山,可谁知雨越下越大,简直是大暴雨,雨水成了雨帘,落地生烟,远处的山脉升起一层层的白色瘴气。
  林场基地有的是房子,就暂时让刑警队的人安顿下来,不急着这一时。众人凑在办公室里开会,满满当当都坐满了,炉子上烧着热水,屋里暖暖烘烘的。刑警队的人非常辛苦,正好趁下雨好好休息。

  大家一开始还探讨案情啥的,说着说着就成了吹牛逼讲故事,喝着热乎乎的茶水,外面大雨倾盆,这叫一个惬意。
  这大雨,好家伙,一直下到晚上。下午四点多钟就全黑了,天色漆黑如墨。胡头儿招呼我们到厨房准备伙食,什么菜硬来什么,好好招待人家丨警丨察。冰柜里都是现成的。不多时,食堂里就摆满了一桌子,众人团团围住。刑警是执行任务来的,不能喝酒,大家就以水代酒,气氛倒也热烈。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的雨停了,大家还在吃着,就在这时,门口的警犬“汪汪”叫了几声。
  有个小年轻的刑警停下筷子,出去看怎么回事。曹元腆着脸笑:“是不是它饿了?”
  小刑警说:“警犬不是普通的家狗,对饮食是有严格训练的,不会因为饿了就乱叫。”
  我们几个似懂非懂。
  小刑警到门口去安抚这只狗,我们这边正吃着,小刑警忽然进来,惊喜地说:“大家快出来看!”
  其他丨警丨察还以为有情况发生呢,他们的素质真不是盖的,一听这话,饭不吃了,马上结队出来。这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山风很冷。
  我们跟在后面也出去瞧瞧怎么回事。小刑警牵着警犬,指着黑暗的天空说:“你们看。”
  我们眯着眼往天上看,虽说雨停了,可淅淅沥沥还有雨点,勉强看过去,黑暗的天空果然反常,深邃的夜空露出一道缝隙,不知道是云层的效果还是怎么的。那道缝隙竟然以肉眼能观察到速度在慢慢合拢,像是一条急速愈合的伤口。
  “大惊小怪。”刑警队的队长是个黑脸膛,不满的看着小丨警丨察,认为他谎报军情。
  小刑警赶紧说:“队长,你们没看着刚才的情况,刚才天上的这道口子裂得非常大,我居然看到里面有很多人。天上人来人往的,像是赶庙会似的,穿的衣服都是古代那种的。”
  我们面面相觑,看小刑警这个表情,不像是作伪,况且他也不可能去骗自己的队长和兄弟。
  老张叼上根烟,瞅着黑暗暗的天空,此时缝隙已经没有了,恢复了正常。阴云密布,风很大。

  “难道是看到开天门了?”老张在寒风中吐着烟圈说。
  “那是什么?”我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