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里的黄皮子》
第43节

作者: 成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丨警丨察正和小老板说着话,冷不防我插嘴进来,他们转过头看我。丨警丨察疑惑:“你认识死者?”
  我磕磕巴巴说:“可能是我朋友吧。我们打过他的电话,他一直没接,都担心是不是出事了。”
  “这就好办了,”丨警丨察说:“你和我们走一趟吧,看看尸体,确定身份。我们正愁怎么找他们家人呢。”
  我满嘴泛苦,怎么这么倒霉,插这个嘴干什么呢,没事找事这是。
  我赶忙说,我和这个人也不熟,从来没见过,是听其他朋友这么说的。这丨警丨察还真有个执拗劲,让我找其他朋友来,谁认识死者就找谁。
  我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嘴巴,越描越黑。
  这时,老周从厕所走出来,他脸色蜡黄,擦着嘴,看样子是刚才吐过了。我咳嗽一声:“老周师傅,人丨警丨察找到大发了。”
  “大发在哪呢?”老周擦着嘴问。
  “你们两个跟我们走一趟吧。”丨警丨察说。
  老周愕然地看着丨警丨察,突然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老周毫无征兆中摔在地上,浑身抽搐,嘴里不停泛着白泡沫,就跟金鱼似的,时不时还打个挺。
  在场人谁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两个丨警丨察和我,还有超市员工的帮忙,七手八脚把老周抬上了警车,一路拉到了最近的巴尔虎旗镇中心医院。
  这通忙活,镇中心医院毕竟不是大医院,医疗力量有限,给老周做了处理,人还是没醒。丨警丨察也就不提带我们验尸的事了,他们给我留了电话,告诉我联系上了大发的亲人,尽快和他们联系。
  可算把他们对付走了,我赶紧给林场的胡头儿打电话。胡头儿一听老周人事不省送进医院,也愣了,告诉我哪也别走,守着医院,后面的事他来处理。
  等到快晚上的时候,人来了,不止胡头儿一个,七八口子一大帮,有老周的老婆还有亲戚,老周直属林场,来的还有我们上级领导。
  一大群人把我围住问怎么回事。我在医院已经翻来覆去把整件事想过了,我们遇阴这个事不能往外讲,一是太惊世骇俗匪夷所思,说了其他人未必信,二是问询的人里还有林场上级领导,官方肯定不承认这些迷信的存在,说实话除了给自己找麻烦,没别的好处。
  我便跟他们说,我们来巴尔虎旗的时候,遇上修路,老周师傅开车走了小路,进到一处镇子上,他在镇子上吃了碗拉面,等出来就变成这样,会不会是食物中毒?
  正说着,医院那边的结果也出来了,检查过老周的血液,发现里面确实有不明毒物,镇医院处理不了,家属们商量转到大医院。我作为老周陪车的唯一见证者,得跟着一起过去,我倒想走了,可老周的家里不让,表面客客气气的,就是不放我走。
  他们商量转院的事,瞅没人注意的空当,我把胡头儿叫到一边,详细说了我们在那个诡异小镇上的经历,包括后来听说了大发的车祸。
  胡头儿听得目瞪口呆,饶着他见多识广,听来还是觉得像天方夜谭。他抽着烟,凝神想了想,告诉我,怎么处理他要考虑考虑。
  晚上转了院,到市里的大医院住下,到底是大医院,到后半夜的时候,老周情况终于稳定下来。其实他在镇子上没怎么吃东西,就是喝了杯茶,结果就折腾到现在。
  第二天早上他醒了,看看陪护的这些人,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小冯哪去了。”
  我一宿没怎么睡,让老周他家人看得死死的,上厕所都有人跟着。此时叫我,我赶紧凑过去,老周拉着我的手,哭着说:“小冯,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昨晚我做了个梦,又梦见自己回到那个拉面馆,那怪老头和大发居然都在。大发还坐在地上抓拉面吃,老头阴森森跟我说,幸亏你没吃那碗拉面,否则就来这里跟大发一起做伴了。我都快吓死了,小冯啊,幸亏你,要不然我就回不来了,咱俩算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我长舒口气。进了那个小镇从失明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果然是阴间地界。
  说来我也有些惭愧,这次小镇的恐怖经历会不会跟我磨三关有关呢?这就是第一关。如果这么来看,老周本是无辜的,是跟着我吃了挂落,是我害的他这样。
  不过这些只能窝在心里想想,真要说出来,我能让老周家里人活扒了。
  老周醒了,皆大欢喜,老周告诉他们家里人,要好好对我,是我救了他。老周家的人对我千恩万谢,说等老周身体好了,一定要给我送上一份厚礼。

  我客气客气,跟着胡头儿从医院出来,这一天的经历简直恍若如梦。胡头儿开着车,把我拉回了林场。晚上我们林场的四个人凑在一起吃饭,我把真实的经历详详细细讲了一遍。
  曹元和老张听得啧啧称奇。忽然曹元道:“小冯,我怎么觉得有些奇怪呢,大家想想,小冯第一次遇到了狐狸精,第二次又进到了阴间,怎么这样的事全让你摊上了。你们说怪不怪?”
  老张摸着下巴,叼着烟说:“还真是,说不定小冯是阴性体质,对这样的事特别敏感。”
  曹元说:“我不可敢跟你巡山了,太吓人了,说不定再碰到什么邪乎事。”
  我气得拍桌子:“看你那个倒霉样,你以为我爱跟你一起巡山。”
  曹元喝的晕晕乎乎,正在酒劲上,一听就恼了:“你骂谁?我草你大爷的。”他一拍桌子站起来。
  我冷笑,我能怕他吗。我也站起来,踩着椅子瞪他。
  就在我们两个剑拔弩张的时候,胡头儿大吼:“行了!马尿灌多了停尸去!我看你们两个都是精力旺盛,明天就去巡山,就你们两个!这是工作单位,不是你们家,想耍脾气回家耍去。”
  老张过来和稀泥,拉着我们回宿舍。我和曹元脸色铁青,我看他不顺眼,他看我也膈应。曹元跟老张说:“张哥,这算什么事,某人自打来林场不是休病假就是在宿舍躺着,要这么个废人有什么用,以后我也装病得了。”
  我气得脖颈的青筋都蹦起来:“曹元,草你姥姥,你有话说明面上。”

  曹元大怒:“说的就是你!都拿一样工资,凭什么你这么潇洒,我看就是给你惯的,臭毛病!”
  我冲过去要干他,曹元也不含糊,过来抓着我的肩膀,我们眼瞅着要干起来。突然有人重重扇了我个嘴巴,曹元也挨了一大嘴巴,打我们的正是老张。
  老张沉着脸:“你们两个真出息了,我得跟头儿说说,以后好好调理调理你们俩,就是闲的,闲出病来了,滚回去睡觉!”
  曹元哼哼两声,他还不敢跟老员工炸刺,一甩衣服回宿舍了。老张看看我,叹口气没多说什么,让我回去休息。
  我回到宿舍,曹元已经躺下了,一只鞋子在地上,一只鞋子在我床上。我恨得牙根痒痒,又不想和他一般见识,把鞋扔到一边,衣服都没脱,上床就睡了。
  第二天正睡着,有人“哐”一脚把门踹开,我这个烦躁,曹元真是该收拾了。我揉揉眼翻个身,谁知道踹门的不是曹元,门口响起老张的声音:“真是懒驴懒马屎尿多,都几点了?!两人还在这停尸呢,赶紧起来,出大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