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一名道士走了几十年江湖,有些事你们绝对没听说过…》
第10节

作者: 酗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望了一眼老道,老道并没有表示出让我问好的意思。他搓了搓手,对老蓍开口道,“老蓍啊,你可知道燚州城附近有一处煞穴,最近煞气泄漏,扰得百姓苦不堪言,民不聊生?”。
  老道这样夸大其词,老蓍像已经  了,继续淡淡研着墨,含糊应了一声,“唔…”。
  老道看到自己一行人没被轰出去,觉得有戏,赶紧又戴高帽又拍马屁,“老蓍,你我相识多年,我最知道你是菩萨心肠,一定不会看着百姓被煞气祸害,今日我四处找寻能人异士,就是为了一同前去封了那处煞穴。你精通堪舆卜算之术,当然会和我们一同前去的,对不对?”
  没想到老蓍把手中磨碇一搁,在原地留下一声“不去。”,转身就往里屋走。
  当着我的面吃了闭门羹,老道的脸上有些挂不住,用讪讪而装作硬气的语气对老蓍背影说道,“不去就不去。我玉决明被你弄走,自己也是一把老骨头了,这次恐怕凶多吉少,你不想去也是正常。只是若我有个三长两短,你就当我正常百年西去,每年今日给我坟头带瓶酒吧。”,说罢就欲转身离开。
  老蓍没料到老道会说出这样的话,脚步顿时停下,皱眉转身看着老道,“我上次不是说过你暂时不会有事吗。”,想了想又说,“你去找张全富嘛。带他走就没问题了。”。
  老道眼睛一转,猛的一拍手,把我们吓了一跳。
  “对啊,我怎么没早想到他。告辞。”
  张全富是个炭火火锅店老板。现在正是秋凉入冬时节,火锅店生意好得不行。
  我们三人辗转走了几条街,最终站在他火锅店招牌下,半天没挤进去。有服务员上来招呼,说店里满员了,等会儿才有位置。
  老道开口说,“我们找张全富。”。

  那服务员打量我们三人一眼。一个衣着破破烂烂道士模样的老头,一个身上沾了不少黑黢黢煤灰的中年男人,还有一个小孩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老板的朋友。但说不认识老板吧,又直呼的老板名字。
  她犹豫一下,还是进去替我们把张全富叫出来了。
  老板张全富,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他戴圆眼镜,顶着地中海发型,左侧的头发被抹到头顶,勉强遮盖住铮亮的头皮,一点没有高人的样子。
  张全富看见我们三人等在店门口,连忙堆起一脸灿烂笑容迎上来,一边给老道和吴师叔散烟,一边说,“哎哟,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好久不见啊,进来叙进来叙。”。
  老道接过烟,揣进怀里,说,“进去就先不进了,我们过来找你是有事。邹之,这是你张师叔。”。
  虽然没看出来张全富究竟是哪里厉害,我还是乖巧地张口,“邹之见过张师叔。师父早前就说自己的朋友全非等闲之辈,今日才知道果真不是虚言。”。
  张全富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说老道,“你去哪收了个嘴这么甜的徒弟喔。”,同时很自觉的从手上褪下一枚戒指递给我。又说:“师叔不像你师父出自名门大派,手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个戒指给你。”。
  “谢谢张师叔。”,我继续嘴甜。
  这戒指上面镶着一颗圆圆深沉绿色的翡翠,有丝絮状纹路。老道看到之后眼睛一亮,一把抢了过来,对着太阳看看后却轻轻“嘁”了一声。“我还以为你当老板后变大方了,出手就送糯种帝王绿,没想到你还是像以前那样抠门,往普通玉石里面填了东西就拿出来送人,也不怕被笑话。”。
  张全富听到后露出一副“你不识货”的表情,伸手把戒指拿来,往翡翠底座上一按。咔嗒一声轻响,那块翡翠往上弹开,露出一坨绿豆大小墨绿色带白丝的膏状物体。

  他把手上的戒指伸到老道鼻子下面,问,“你可认识这是什么?”
  老道看了看,又闻了闻,仍不得要领,正准备伸手沾上一点尝尝,张全富连忙收回手,啪嗒一声关上了玉石盖子。
  “这可是金丹南宗炼的金创丹,你无病无痛,用芝麻那么大一点都是暴殄天物。”。
  老道听到张全富说出的话后,着实吃了一惊。
  这金创丹几乎是最好的愈伤神药。虽然金丹南宗会定期开那么一炉子金创丹出来,但这丹在江湖上却是稀有无比。

  因为金创丹一般才开炉就被用光了,剩下的会被金丹南宗自己保存起来。保存这丹药的唯一办法就是用玉养,并且要活玉。如果要卖,必连着那块活玉一起卖,价格就高了,也鲜有人会买来自己备着。
  玉分死玉活玉。
  所谓“人养玉三年,玉养人一生”,讲的就是玉有灵性,养久了会诞生玉灵。玉灵认主之后,主人遇到危险便会舍身护主,这种护主活玉也被称作护身玉。
  活玉有自己的命门,会切玉的人,用手切住玉的命门,能感觉到里面微弱的炁场流动。而死玉就是普通的玉石,里面没有炁场流动,也切不到命门。
  养活一块玉,需要日夜佩戴,盘玩,如此数年,有缘分才能养活。而且由于活玉会排斥主人佩戴别的玉,所以一般一个人花费许多年才能养一块活玉,并且视它若自己的孩子。
  那张全富太大方了,见面礼就送了我一块活玉,还有里面的金创丹。
  老道惊讶得合不拢嘴,看着张全富。随即把戒指抢回来戴在我手指上,生怕张全富反悔。
  张全富嘿嘿一笑,对老道说,“我刚刚掐指一算,你们来找我不是为了什么好事。你看我礼物也给了,店里也正忙着,能不能就直接放我回去了?”。

  老道虽然刚才还在感激他送了我一份如此珍贵的见面礼,但听他这么一说,脸色瞬间就恢复如常,捋捋下巴上凌乱的白胡子,说道,“不行。今天这个事你必须跟我们走,晚饭我们就屈尊在你店里吃了,吃完还要去找一个人。”
  张全富笑容凝结在了脸上,嘿嘿干笑几声,眼巴巴看着我们三人就这样走进了店里。
  吃完饭,我、老道、吴师叔、还有一脸不情愿的张全富,一同踏上了去寻那最后一人的旅途。
  这次老道带着我们走了许久,天麻麻黑的时候,才到达一个城边上的武馆。

  武馆看上去很旧,里面传来收板凳的吱呀声。老道抬手敲了敲门,从门里面跑出来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抱拳道,“不好意思,今日我们已经闭馆了,请明日再来吧。”,说完准备回去继续收拾。
  但他一抬头看见老道,立刻变了一副表情,热情地喊道,“池爷爷。”
  老道微微颌首,向他说,“我来找莫青天。”。
  那小伙子立即向屋里跑去,边跑边喊,“师父,池爷爷找你。”。须臾,一个须发尽白却步态稳健,身穿黑色对襟服的老爷爷缓步走出来,微笑地看着老道。
  老道堪堪说明来意,老爷爷不假思索便点头答应了。他回头向刚才那小伙子嘱咐了两句,遂转身提步与我们一同离开。
  这时老道向他介绍我,说是自己新收的徒弟。我抬头甜甜地叫,“邹之见过莫师伯。”。
  莫师伯慈祥地摸了摸我的头,突然一拍额头,回头就往拳馆走。我们一行四人,除了老道,三个人脸上都是一副不明就里的表情。
  莫师伯再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颗杏子大小的药丸。他走到我面前,伸手便把药丸塞进我嘴里,同时向老道笑着说,“我还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吗。”。
  我还没反应过来,只觉苦得眼前发黑。老道伸手拍了拍我的背,那药丸就变成一股凉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流了下去。

  莫师伯看着苦得五官皱成一团,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的我,说,“这是洗髓丹。虽然不如大门派炼的丹药,但也能洗掉身体内不少杂质,是好东西啊。”
  我噙着眼泪谢过了莫师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