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一名道士走了几十年江湖,有些事你们绝对没听说过…》
第9节

作者: 酗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树下狼群被突然出现的炸响惊得往后一跳,愣了片刻。
  老道等的就是这个时机。
  他猛然窜下树,用最后的体力催动双腿上的布虚符,拼命奔向我家的方向。
  狼群到底不会法术,追不上风一般逃窜的老道。而老道跑到我家门口,隐约看到大门敞开和我的背影,知道安全了,心中一松,便晕了过去。
  接下来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老道没能从根源解决煞气,只有在我家贴了几张镇宅符,勉强暂时压制那煞气。这次来燚州城,他就是为了找这里的高人解决此事。
  听完老道精彩的讲述,我惊得瞪大眼睛合不拢嘴,半晌回不过神来。
  老道这几日都不在我家附近,在铃铛失窃一事上彻底洗清嫌疑。爹娘的死因与他无关,场景却很邪乎,怎么看都不是常人所为。
  是不是偷走铃铛的人杀了我爹娘?那铃铛究竟是何物,值得他人这样做?

  我的心里满是疑问,稍微还有一点后怕。幸好刚才贴在我身上的是定身符,万一老道生气手一滑,摸成雷符,那我现在不就是具焦尸了吗。
  老道看着我的样子,伸手把我嘴合上,敲敲我的头,“你现在是我正式弟子了,你家那边的煞气我定会解决。”。停了少顷,又垂下眼小声而坚定接道,“你父母的死因,我也一定查明。”
  我心里涌起一阵暖流,突然想起老道之前回房间似乎不高兴的样子,试探地询问是怎么回事。
  刚说到这个,老道就气得双腿往床上一盘,整个人缩在了床中间,“那帮崂山的饭桶,说离萁镇都有百里的煞气,不会波及到燚州城,不打算管此事。我问他们除了吃香客的白饭还会干啥,他们就把我从堂口轰了出去。”
  我听得哭笑不得,又有点感动。连十二岁的我都知道,去别人家求人办事,别人不办后指着人鼻子骂,一定会被轰出去,没想到老道却为了我的事,去求那些他最讨厌的崂山道士。

  老道的眉头又舒展开,略有得意地说道:“幸好我池岚广交好友,个个本事不错。等会儿咱去找他们,一同灭了那煞气根源。”
  说罢把我摁在床上,硬要我午休,自己却在一旁的地上打起了坐。
  说到打坐就必须提一下“炁场”这个东西。
  炁场是一种反磁场。已知磁场对物质作用,在一定强度下可影响人的意识,是由现实物质制造的。而炁场与之刚好相反,它对意识作用,在一定强度下可以影响物质,是由意识制造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炁,区别只在有些人能控制,有些人不能而已。
  所以,现世中所谓法术道行深浅,其实就是炁的控制能力强弱,而那些各式各样的内功修炼秘籍,不过是锻炼自身炁的不同技巧罢了。
  老道现在正在进行的打坐,就是其中修炼功法的一种。
  第一步是盘腿坐下,两肩放松,炁流始于百汇穴,慢慢沿经脉延伸,直至均匀布满周身经脉,最后炁流首尾连接于百汇穴,形成静态稳定的炁场。

  第二步则需要让此时周身经脉里所有的炁匀速流动,不急不缓,形成动态稳定的炁场。用这种方法锤炼自身的炁,先做到收放自如,才能催动法术。
  大概下午两点过,我从床上醒来,老道也收功起立。
  老道看了看窗外的太阳,说,“走,师父带你去见江湖上你的野师叔师伯们,等会嘴甜点儿,把他们捧得高高的,少不了你的见面礼。”
  第一个见到的,是一位铁匠。老道拉着我东绕西绕,在一个偏僻的死胡同尽头到达了这个铁匠铺。
  这铁匠铺的地,比巷子的青砖地面矮一截。我们先下了几级台阶,然后才到铺子门口。铺门半掩,里面冒出温热干燥的气息,没有传来意料中打铁的叮当声。
  老道推门而入,里面黑漆漆的,我适应半天才看清楚周围的环境。

  铁匠铺里墙上桌上铺满各种铁具,还有一个冒出暗红色火光的炉子,在角落有个竹躺椅,上面躺着一个闭眼打盹的净脸大叔,看上去完全无法把他和铁匠一词联系到一起。
  老道咳了一声,故意大声说,“这是你吴师叔,一身打铁功夫炉火纯青,不光做普通铁器,还能打法器坯子。乖徒儿还不快来见过师叔。”,随后偷偷向前推了我一把。
  普通铁器从烧制到淬火,并不需要太多复杂工序。但法器坯子的制作就严格很多了,从铁烧红开始就要往里面印阵法,直到淬火,每一步都需要精确的控火和耐心。一步操作失误,轻则铁器损毁,重则爆炸受伤。
  能制作法器坯子的人,都是道门内行,并且对火术尤为精通。
  吴师叔睁开朦胧的双眼,先是瞧瞧老道,然后再看看我,又瞧瞧老道,再看了看我,突然露出惊喜的表情。
  我刚好酝酿出问好的话,趁机开口,“邹之见过吴师叔。常常听师父提起吴师叔,说吴师叔玉树临风胜潘安,今日见到,果然十个潘安都比不上师叔半张脸。”

  吴师叔听到我这样说,脸刷地一下就白了,瞪着老道,“你在我背后说我长得俊?别的不夸你夸这个?你个老妖怪,莫不是……”。老道听到我说的话之后本就强行憋笑,此时完全忍不住了,“嗤”一声笑了出来。
  见吴师叔不复倦意,老道正色,跟他谈起去断地煞气息的事。吴师叔只略一思考,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他一把提起挂在竹躺椅上的小布袋,准备跟我们出门。
  老道拉住他,“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一边用眼神瞟了两下站在一旁一脸懵的我。
  吴师叔一拍脑袋,噢,对。他摸索一下,从兜里掏出几张纸塞给我。我低头一看,居然是三十块钱人民币。
  那时三十块钱可是一笔巨款,我从来没摸过这么多钱,一时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影子从眼前晃过,手里的钞票突然没了。抬起头来,原来是老道。
  老道一边用手捻这钱,一边从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响声,说,“谁叫你给钱了?吴老板真是大方,这钱我就替邹之收下了,不过见面礼,按规矩肯定得是稀罕玩意儿,别想用这种充满铜臭味的东西抵赖。”,然后把钞票揣进了自己兜里。

  才到手的巨款被老道搜刮走,我心里虽然有点失落,但想起老道之前为我买东西时的大方劲,也不生气。倒是吴师叔又被老道惊得睁大眼睛,嘴里碎碎念着,“从前我就知道你无耻,但今日才知道你居然无耻到如此地步。真是无耻,实在太无耻……”,一面脚下随我们走出门,给铺子上了一把锁。
  我们三人,随后又一同去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地方。老蓍家。
  老蓍家只有他一人居住,位置在城正中央的闹市区,是个高高围墙里面一栋两层小楼的奇怪格局,那周围熙熙攘攘,可一进院门,市井之声便被隔绝到别处似的,变得弱不可闻。
  老道领着我俩推开门,径直上了二楼,只见老蓍背对四开的大窗,面前桌上铺开一张宣纸,正在研墨。
  日期:2018-05-14 14:19:37
  老蓍对我们的拜访毫不惊讶,淡淡抬头看我们一眼,就低头继续研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