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一名道士走了几十年江湖,有些事你们绝对没听说过…》
第8节

作者: 酗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这种拍花子的已经很少了,但如果有人看见,希望你们直接报警。这是题外话。
  老道行走江湖多年,看到那些乞讨的残疾孩子就明白是拍花子的在背后指示。他不做声,当晚偷偷跟踪一个断了腿的哑巴女孩,找到了羊老三的老巢。
  老道心地善良,看到这么多奇形怪状的小孩聚在一堂,哪里还忍得住,直接冲出来把那群拍花子的一顿暴打,又报警说明情况,看着这群人进了警局才转身离开。
  可这群人混迹江湖多年,作为地头蛇在警局眼皮子地下作案,哪能不打点好关系。最终一群人被关了没多久便放了出来,继续行凶作恶。
  而羊老三不依了。
  想想自己入这一行后,一直顺风顺水,就连总瓢把子也让着自己三分。如今一不留神,居然在一个外人身上吃了瘪。
  于是羊老三决然离开那伙拍花子的,踏上了寻仇之路。
  当时在拍花子的堂口老道义愤填膺地突然冲出来,在羊老三的眼中就是暗算。羊老三也要暗算回去。
  那日他在这荒山野岭看到老道走入山洞,心中虽然狂喜,但却是按捺住兴奋,不断告诉自己,要突然出现,以绝对优势碾压,才能杀他个猝不及防。
  于是羊老三先花了一整日,在林中找到一条巨蟒,又驯得能听懂指令,才准备偷袭老道。

  就这样,羊老三与那条巨蟒,在山洞门口硬生生守了三日。中途,那条巨蟒屡次差点脱离控制,又一次次被他用自己坚韧的仇恨强行制住。
  第四日,太阳渐西斜,明月慢慢爬上树梢。在洞口踌躇许久的羊老三迟迟不见老道出来,几乎快要控制不住巨蟒了。他心想,这老道士莫不是已经死在了洞里?
  羊老三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于是驱使巨蟒,想让其进山洞探探。他对老道的仇恨,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就在这时,一个身着青衣,满头白发的身影跌跌撞撞,从山洞里跑出来。羊老三定睛一看,这不就是那个老道士吗?
  羊老三上次在堂口被老道打个措手不及,当时那么多人也没能防住老道,挨个被打得满地找牙,不由得就多了个心眼。他观察老道,发现老道拿出符纸、朱砂、毛笔等物品,似乎准备画符,心中一喜。
  画符需要集中精力。自己只需在老道画符时偷袭,一定能得手。
  但没料到这巨蟒被驯不久,又接连几天被强行控制,身上禁制早已濒临崩溃。此时羊老三驱使它急速冲去,不禁有些力不从心。
  巨蟒趁羊老三不注意,一个扭身就脱离了他的控制。本性温顺的巨蟒重获自由后,受到符箓材料合欢花蕊吸引,吞食过符箓,便翩翩离开。
  羊老三看到眼前老道吐血的情形,觉得他受了重伤,毫无反抗之力。于是也那么不在意溜走的巨蟒了,昂首挺胸地拍着手向老道走去,边走边说,“你当日暗算我,打伤我们堂口众位兄弟,随后又把我们送进了局子里。但你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出来了吧?今日老天有眼,让我又遇到你,这仇这怨终于可以报了!”
  老道转眼,便想清楚了眼前的情况。他把脸上因炁流紊乱而导致的潮红压下去,收腿站起来,一边理气一边说道,“你与那些孩子素日无冤无仇,为何要对他们做这等残忍之事!”

  羊老三见老道面色如常地站了起来,心中暗暗吃惊。
  这道士明明刚刚还在吐血,现在怎么就像没事人一样的了?之前想用蟒蛇缠住老道,令其不得动弹,再把他折磨致死,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他的实力,类似的法子恐怕都不行了。
  于是羊老三负手而立,一边偷偷往身后撒聚兽散,一边对老道说,“金门要脑子,蓉生意要身手,蓝道太凶险,汉门要口才,哪样春点都难学,我一个糕老宽,只有拍花子哟。难道排琴要介绍我别的杵门子么?”
  羊老三说的都是江湖黑话,“金门”就是看相的,“蓉生意”是小偷,“蓝道”是骗子,“汉门”是卖假药的。而“春点”的意思是手艺,“糕”是老人,“老宽”是外行,“排琴”是兄弟,“杵门子”是赚钱的法子。
  老道也是行走江湖多年的人,这些黑话哪能听不懂。他看出来羊老三也是想拖延时间,也没接他的话茬儿,默默地捋气。
  两人在月下对峙。不久后,四周密密麻麻聚集了一群饿狼。
  羊老三看着眼前的老道,得意地说,“看来今天这全尸是留不成了,你还有什么遗愿,说吧。反正我不会替你完成,你不说出来憋着也是憋着。”

  老道想起之前那些孩子的惨状,又看看周围的狼群,明白今天不放手一搏的话恐怕凶多吉少。于是悄悄从怀里摸出一枚雷符,趁羊老三得意洋洋说话时向他射去。
  与此同时,周围狼群也一并向老道扑来。
  羊老三驭兽功夫不差,但拳脚功夫却十分不行。他只隐约看到眼前黄光一闪,还没来得及惊叫,胸口就正中那枚雷符,整个人被电焦了。
  而老道那边,他左手罡掌拍飞一匹最先近身的狼,右手肘击打断了一匹狼的鼻子,却被背后一匹大狼扑倒,咬住了后颈。
  老道向前摔了个狗啃泥,忍痛双手反手掰开那匹狼的嘴,抓住它下颚向前扔了出去。

  这时周围的狼群被老道突发的神威震慑住,一时不敢向前。反观那边羊老三的尸体,已经被狼群啃得血肉模糊没有人样了。
  那羊老三威胁老道不留全尸的话,最后反而落在了自己身上。
  日期:2018-05-14 14:18:53
  刚才那匹被老道扔出去的大狼是这群狼的头领。眼看到嘴的猎物就要飞了,也不顾摔得有多痛,一个骨碌爬起来,对着月亮就是一阵狼嗥。
  这群狼在聚兽散的刺激下凶性大发,此刻又听到首领的呼喊,哪里还把持得住,一个个红着眼睛,一起冲了上来。
  老道虽然刚才还能勉强抵抗,但终究孤身难敌群狼,很快就体力不支,浑身是伤。

  不行,这样下去迟早会被这群狼杀死在这里。
  被围在狼群中间的老道,抬手击开一匹向他冲过来的狼,瞅准空档,飞身冲向最近的一棵大树,三下两下爬了上去。
  这群狼打红了眼,纷纷围过来守在树下,望着树上的老道不肯离去。老道扶着树枝,身上的伤口带着刺痛滴答滴答往下淌血,看着周围黑暗中发着绿光的狼眼,一时心里犯了难。
  这是森林里,不能用火符烧,否则起了大火容易伤及无辜。雷符只有寥寥几枚了,面对群狼完全不够用。该怎么办呢?
  过了不到十分钟,老道只觉身体发飘,眼前阵阵发黑,扶住树枝的手越渐无力。开始有狼靠近树干,舔舐他流下来的血液了。
  看着四周饥饿的狼群,老道决定孤注一掷,冒险突破。
  他靠着树枝点亮煤油灯,往腿上贴了两张布虚符。再把怀里仅剩的几张雷符抽出一张,揉成团,往树下狼群中一扔。

  符箓本是靠黄纸上由朱砂构成的小阵法运转,这被老道一揉,阵法头尾相衔,中间也皱了,没办法再发出成形有攻击性的闪电。但符纸上炁场流动,却发出了巨大的爆裂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