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一名道士走了几十年江湖,有些事你们绝对没听说过…》
第7节

作者: 酗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己进山洞时正是正午,刚进山洞也是全凭着微微的天光往前走,怎么一转弯就变得四周伸手不见五指了?
  老道望向此时两侧的石壁,是和刚进山洞时一样的光泽,触手一样坚硬,就连那条地煞的炁场也和之前别无二致。
  现在回忆刚才经过的那些路口,无一例外是三岔路,虽然没有细看,料想应该也与第一次经过的那个洞口一模一样。
  中招了。
  想到这里,老道立即气沉丹田,意守百会穴,正当进入忘我之境时,周身炁场猛的往下一沉。

  睁开眼,眼前一片漆黑,而背后有微弱的光。老道摸索背包,发现煤油灯、幌鬼索之类全在原来的位置放着。
  方才的确是幻境。
  此地不宜久留。来不及点灯,老道连忙退出山洞,却发现一轮圆圆的明月悬在天幕正中。居然已经天黑了。
  老道退出山洞后,捏了一把汗,细细思考了一下这件事。
  这山洞能让我陷入幻境,情况可能有三。
  第一,曼陀罗之类的植物被煞气感染变异,散发出强烈致幻气体。这种可能性很小,自己没闻到特别的味道,也没有在幻觉中头脑不清。
  第二,高人在背后操纵。能让自己都不知不觉陷入幻境的高手,修为必定十分了得,可若是真的,在这种修为下,明显用幻境隐藏山洞更为轻松。
  第三,这也是最有可能的,即洞内有个防御大阵。让人进入幻境的阵法,大部分原理都是使人炁场内收,从外觉转为内觉,所以这时脑子里的想法、欲望,决定自己身处的幻境。
  老道来自茅山,制作符箓是强项,对阵法不算精通,对植物也没有研究。若是有高人在,自己更不应该挑起事端。
  于是他也不打算进洞冒险了,伸手从包里翻出黄纸朱砂,凝神运气,想画八张镇宅符在洞口打散这条地煞的路径。
  制作符箓的方法各门各派均不相同。有些要脚踏罡步,有些要先洗漱沐浴,但原理相通的是,制作时要笔笔相衬,让画好的符箓自成一个炁场和谐的小阵法,最后注入法力推动其运转。
  老道作符多年,不必运那些花架子,提笔便画。
  他正作到第六张符,小心翼翼收着符上最重要的那个缺口。须臾,从背后吹来一阵罡风,直打得背部生疼。老道堪堪侧过头,看见一只碗口粗的青纹巨蟒,赫然已经扑到自己脸旁了。
  老道手里拿着符纸和毛笔,跪坐在地来不及躲闪,慌乱中被这条蟒蛇撞飞了出去。自己作符时被陡然打断,蓄好的炁不由得也反震回体内,令胸口一阵憋闷,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见那蟒蛇并未追来,老道干脆原地盘腿坐下暗暗理顺体内乱窜的气,一边小心观察不远处的蟒蛇。
  这蟒蛇身长六七米余,约有碗口粗细。它爬到符箓旁,衔着之前画的那六张符,缓缓吞了下去。
  一般蟒蛇不会直接咬住猎物,而是慢慢缠绕猎物致死,再一口吞掉。而这条蟒蛇却是冲撞老道,还吞掉了那五张符箓。
  老道刚才画的符箓,是用来镇煞气的镇宅符,细节处和普通的镇宅符略有不同。不过最重要的是,往符箓中注入法力的最后一步都还没做,蟒蛇吞掉的,不过是一些原料珍贵的废纸而已。

  这时,从旁边的树林里,缓缓地走出一个人来。
  日期:2018-05-12 23:39:57
  这人头发半白,头戴一顶羊剪绒帽子,身着一件军大衣,下身穿着牛仔裤和皮鞋,却是当时最流行的款式。与穿着不搭的,是他突兀得嘴都包不住的龅牙,显得五官有些滑稽。
  这是羊老三,一个在江湖上臭名昭著的驭兽人。
  羊老三本名不叫羊老三。

  相传他小时候家里穷,给地主放羊为生,经常饥一顿饱一顿,还常常被地主打的遍体鳞伤。
  有一日,一位驭兽人前辈途经此地。羊老三看着以为是无家可归的乞丐,起了同病相怜的心,施了碗水给他。
  喝水时,那驭兽人见他手臂上露出来的伤口,询问是怎么回事。羊老三心中苦闷已久,又是第一次被别人这么关怀,就竹筒倒豆子似的,把苦水统统向驭兽人倒了个干净。
  驭兽人见他可怜,教给他一些简单的驭兽法子后才离开。

  羊老三在地主家受尽屈辱,学到本事后哪里还肯再待。他当晚便赶上羊群,往后山上的林子里连夜出逃了。
  又说那边地主半夜起来小解,发现羊圈门开着,里面空空如也,心说不好,立即带了一群人循着脚印追进了山里。
  看着身后火把闪烁人声鼎沸,羊老三一着急,羊群顿时控制不住了,纷纷四散逃开,只剩下最后两头羊跟他逃走。
  地主那边看到漫山遍野的羊,追来的人都转而去抓羊,居然也就这样让羊老三钻空子逃远了。
  羊老三逃走后与这两头羊相依为命,羊也有灵性似的一直照顾他。
  直到几年后,有一日他在山里摘了松茸,拿到集市上去换物什。等傍晚回家时,却发现只剩下一地的血,不见两头羊踪影。
  羊老三追着血迹,找到一个大户家口。他走近大声唤那两只羊,许久也没听到回声。
  羊老三心说不好,恐怕两只羊已经性命不保了。着急之下,他在那门前撒泼打滚又哭又闹,说那人杀了他的两个哥哥,引来不少路人围观。
  那时虽然有法院,但那种山沟里的平民百姓还是习惯由乡长评理来解决事情。
  乡长来,听说那大户上山打麻雀,见到两头野羊,便打了带回家,准备分给乡亲们一起尝尝野味。又见追来哭闹的是个小孩子,便没当回事。
  那家人毕竟算是个大户人家,眼看着羊老三哭得几乎昏厥,以为他是在伤心失了自己家的羊,便好心拿出钱和一点煮好的羊肉汤盛给羊老三。
  羊老三一见死去的羊被做成汤端在自己眼前,悲痛难忍,顿时发狂。他摔了羊肉汤和钱,当晚上山找了几条剧毒的银环蛇,放进那户人家里,杀死了那家六口人。
  从那以后,羊老三就开始自称羊老三,也开始嫉富如仇。
  老道也是前些日子才第一次遇到羊老三。
  那时羊老三刚加入拍花子的行当不久,专拐富人家的儿女。多少赎金都不行,一定要折断了四肢或者戳瞎双眼割去舌头,装作先天残疾,放养在陌生的地方。
  他们白天出去乞讨,晚上便把乞讨来的钱交给羊老三,以换来残羹冷炙苟延残喘。
  那些小孩,要么没有手脚,要么看不见也说不出话,所在陌生的地方几乎无法逃跑。就算有几个试图逃跑的,羊老三有一身驭兽手段,也总能把那些试图逃跑的孩子抓回来。
  抓回来后,再把他们饿上几天,再加严刑拷打。
  如是一段时间,再没有一个人敢逃跑。所有小孩都只能在人间地狱里生熬着。
  拍花子这一行从古至今都真实存在,在江湖上最为人不齿,因为他们是完全没有良心的恶人。在乞讨的时候每一个或几个孩子周围都有专门监视他们的人,如果有人试图询问那些小孩的家在哪之类的,监视他们的人就会上来装作父母,如果孩子吐露了什么,就会被带走严刑拷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