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一名道士走了几十年江湖,有些事你们绝对没听说过…》
第5节

作者: 酗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摊位上摆的东西也很奇怪。别的摊位卖的,我虽然都没见过,但书读了不少,看一看总能猜出个大概。唯独这个摊位上的,我却一样都看不出是做什么的。
  除了一串木珠子手串。

  老道发现我在注意那串木珠子,又看看那个摊主,犹豫了一下,问我,“喜欢吗?”。
  我并没有对那串木珠子产生什么兴趣,只是在整个摊位就认识这东西是手串,所以多看了两眼。
  但从进鬼市来我就没看过什么物件,一路都在看别人买卖,老道见我目光第一次落在一个物件上,以为我定是喜欢极了,没等我开腔便拿来抹到我手腕上。
  我正待开口回答不喜欢,突然从手串上传来一阵暖流,生生把在嘴边的“不”字压了回去,想点头说喜欢,又心想今日老道为我破费买了这么多东西,这个手串看着也价格不菲,不禁有些犹豫。
  正在心理挣扎中,不经意抬眼一看,老道正一脸关切地看着我的表情。
  老道虽言行举止略有幼稚,这么多年米饭也不是白吃的,我这一犹豫,瞬间就被看出内心的想法。随即他向摊主伸出手,只见他们两人袖中来往半晌,又各自收回了手。

  “老蓍啊,这么多年交情了,孩子喜欢个手串,怎么你还来敲我棒棒。”只见老道睁大了眼睛,一脸震惊地说。
  “一颗玉决明就换,不收你钱。”那摊主半闭着眼,缓缓地说。
  见状我感觉让老道为难了,褪下腕上手串,准备放回摊位,却被老道一把拉住。
  “这个东西。你也知道我在江湖上仇家不少,给你了我怎么办呐?”老道也不管半闭着眼的老蓍看不看得见,满脸写着“你不为我着想你天打雷劈”,老脸皱成一团。
  老蓍睁开眼,从上到下打量了老道一遍,又闭上眼,说道,“你暂时用不着这个东西。”。老道见状有点欢喜的样子,把我扯到老蓍跟前,又问,“那他呢?”。那摊主却是不再理会他了。
  最后老道嘟嘟囔囔地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黄豆大的物件,留恋地看了一眼,扔给老蓍,拉着我离开了那儿。
  许多年后的某天,老道喝醉酒后损我,一不小心说出来这个手串是当时那个摊位上所有东西中最差的货,我眼光稀巴烂,偏偏看上了它。不过那也是他当时唯一换得起的货。这是后话。
  日期:2018-05-10 17:46:07
  从鬼市出来,天光正亮,路边的梧桐树叶铺了一地,走上去嘎吱作响。
  这个位置离我三岁前那个家并不远,走着走着就看到了熟悉的景色,我凭着仅存模糊的印象,走到那栋灰色老楼旁,老道跟在我身后,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
  从老院子离开时,我只拿了那木盒,还有母亲枕边一块莲形压枕玉作念想,这次回到这个家,是为了整理父母遗物的。
  这屋子是那个年代最基本两室一厅的样式,进门是四四方方的客厅,左边两间卧房,一间被改成了书屋,与大门成对角的门里是厨房,有一个开放式阳台,而从阳台一边可以进到厕所。
  踏进屋子的那一刻,熟悉的景色唤醒了我尘封的回忆,我忍住眼泪,挨个走进书房、卧室,把所有东西细细查看了一遍,然后示意老道,可以离开了。
  老道罕见的露出疑惑的神色,径自走进客厅,在卧房门框上摸了两把,居然摸出一枚铜黄发黑的钱币,递给我,说,“这个带上,以后有用。”。
  只见那钱币正面用阳文写着“道宝通光”四个字,背面也用阳文印着两串形状怪异的符号,原来是一枚是道光通宝古钱。
  道光通宝原是道光年间流传的货币,圆形,中有方孔,正面是道光通宝四个字,背面刻有星月纹。
  由于那个时候朝廷动荡,鬼怪妖物也趁乱作妖为祸人间,心怀慈悯的道人纷纷以法力用各种方式加持在钱币上故意流传到民间,从而为平民百姓辟邪镇宅。
  有传说古钱背后的星月纹并不是作为防伪图案,而是一位高人指点,把有法力的符文刻上钱币以此造福人间的,所以道光通宝背后的星月纹与其他古钱币的都不一样。
  道光年间世事纷乱,由于道光通宝便于携带且不容易引起注意,不少道人也以它制为法器,携带防身。

  只是不知眼前的这枚道光通宝是哪一种。
  老道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带我出门住进了招待所。
  连日的奔波露宿令年纪尚小的我疲惫不堪,洗了澡不一会儿便睡着了。老道看着我疲惫的睡颜,絮絮念着,“唉,真是个造孽的娃哟……”
  第二日,老道留下几个 一清早就出门办事了,叮嘱过让我等他回来后,留下我独自一人待在房间里。

  这是打那天起,我除方便外第一次独处,心中忆起之前种种,仿若隔世。也不敢让自己闲着,就打开行李,逐一翻阅之前带来的书。
  书一共有六本,分别是《堪舆》、《蛊经》、《相术》、《藏山易三讲》、《驱邪手札》、《风水秘闻》。
  这其中,堪舆我完全看不懂,风水秘闻像是讲解版的堪舆,要简单一些。
  蛊经里记载的是各种蛊物的辨认方法,以及一些解法,完全没谈养蛊的事,而且我也不太相信世上真的有这个东西。
  驱邪手札似是某位高人的驱邪日记,有些地方字迹潦草难以辨认,但大多地方还是能看懂,颇为有趣。

  相术一书里介绍了各种面相手相骨相命相等的解法,我年纪尚小,阅历不足,还无法参透。
  而藏山易三讲记载了古今大师对《归藏》、《连山》、《周易》的见解,颇有独到之处,但我只觉晦涩难懂,最少翻阅。
  木盒角落里那个布满灰尘小铃铛的不知何时不见了,当初我抄上这盒子就走,一眼也没检查过盒里的东西。
  虽然我不在意那个铃铛,但毕竟是家人留下的遗物,心里总有些惦记。
  我上次开盒子,还是生病前一晚拿书,那时铃铛都还在,之后我们去学校住了五日,那段时间家里没人。还有就是我去镇上拿书的时候,爹娘遇害了,那个时候家里没人。
  除此之外,这段时间我天天包不离身,除了昨晚一直抱在胸前,所以铃铛也有可能是昨晚遗失的。
  现在想想,那个铃铛边缘铭文,铃身小小却入手沉重,大约不是凡品。
  还有一个我一直不愿意去想的问题,那就是为何我镇上一去一回的功夫,爹娘就横死在了家中?他们为何被杀害,而杀手又是何人?
  正当我沉思的时候,老道带着一阵风回来了。

  他略有不豫的样子,把手上用油纸包着的烤鸡扔给我,说,“尝尝。”。
  我接住烤鸡,顺手放在了一旁,看着老道,问,“师父见过我的铃铛吗?”,一面观察他的神情。
  只见老道白眉诧异一挑,看向我,什么铃铛?我说就是装在这盒子里的铃铛,一边用手指着我的小木盒。
  老道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又说,“没见过。”。
  “那你为何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我心中认定是老道拿的,师父也不喊了,暗暗咬紧牙齿,称呼变成了“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