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37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香一直以来就是王四喜幻想的对象,她是王四喜生命中的第一个实实在在的女人,算上那次在青云山上撞见何桂花的那一幕,王四喜才真正明白女人是什么滋味。柳香,教会王四喜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王四喜在柳香的身上,不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而且灵魂深处,也是交融在一起的。
  虽说,柳香没有李思思的城市女孩的风范,也没有欢妹子的年轻,更没有贾馨那种媚到骨子里的风情,但柳香是柳香,是王四喜的天,是王四喜的地。王四喜只有存活在天地之间,才能呼吸,才能感受到人间的可爱。
  完事之后,王四喜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柳香,嘴里说道:“柳香姐,你真的好美。”
  “我真的美吗?”柳香侧着身子,悄悄地问。
  “当然,全天下的女人都没有姐这么美。你的美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美。美到我的骨子里去。”王四喜乐呵呵地说。

  “油嘴滑舌。”柳香嘴里说了一句,就慢慢沉浸在梦乡里去了。
  值到鸡叫五遍,天蒙蒙亮的时候,柳香才醒了过来。她看着库上躺着的王四喜,脸上露出了一种只有在恋爱的女人才有的光彩。
  柳香起来去了院子,而王四喜仍躺在库上。昨天从白天到晚上,王四喜付出了不少的津力,所以这时候他仍然在好好休息。
  早晨六点钟,柳香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来到王四喜的库边,摘了一下王四喜的耳朵,嘴里叫道:“四喜,该起库了。”

  王四喜嘟哝了一句,睁开眼睛看到柳香手里的牛肉面,一个激凌,立即清醒了过来。
  “香,真香。”王四喜笑嘻嘻地接过柳香的牛肉面,脸都不洗就要去吃,柳香打了王四喜一下,非要王四喜去洗把脸不可,说不洗脸不洗手一点都不卫生,说不定吃了牛肉面肚子不舒服,到时别怪她牛肉面做得不好。
  王四喜嘿嘿地去了洗漱间,匆匆忙忙地洗了脸刷了牙,接着就坐到桌子边来,手里端着那碗香喷喷的牛肉面,吃了起来。
  等吃完了牛肉面,柳香又是像上次一样,先一个人打开院门,见四周没什么人之后,才叫王四喜慢慢走出她家的院子。
  见时候还早,王四喜想工棚那边还有一辆破旧的自行车,那是以前在工地的时候开的,停在工棚里,于是,王四喜跑到工棚把自行车拖了出来。
  还好,自行车还能勉强对付,王四喜踩着自行车,心里得意之情浮现在脸上,慢慢地往砖厂的方向开来。
  在一个拐弯的地方,一个女人突然从侧边的路口跳了过来,正好撞到王四喜的自行车上。
  王四喜慌忙控制住自行车,眼睛看向那个撞向自己的女人,才发现是李妈妈,这一下吓得王四喜慌忙把自行车丢在路边,走过去着急地问:“李妈妈,你没事吧?”
  李妈妈痛苦地从地上爬起,幸好是一点皮外伤,并不碍事的,她摇了摇头看着王四喜,说:“四喜,你这么早这是要去干什么啊?”
  “我去砖厂。”见李妈妈没什么事,王四喜稍稍放心下来。
  “哦,年轻人多勤快啊。就要像你这个样子的。”李妈妈脸上灿烂地笑着,对王四喜说,“对了,四喜,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了,明天你抽个时间出来,陪思思去镇上买东西去。”
  王四喜应了一声,李妈妈便往另一条路上走去了,王四喜想了想,李妈妈叫他陪思思去镇上买东西,这不正是接触李思思的最好机会吗?
  王四喜目送着李妈妈离去之后,便又开着自己的自行车赶到砖厂。
  一到砖厂,李显贵已经早就在那里等王四喜了。
  “四喜,今天表现还不错,按时赶到了砖厂,趁早上咱们还可以多拉两车砖呢。”李显贵脸上是一种阳光般的笑容。
  王四喜笑着点了点头,把自行车朝砖厂的车棚里一放,向拖拉机的身边走来。
  李显贵瞧着王四喜的背影,嘴里在那里自言自语地道:“这小子昨天一定是去偷人家媳妇去了,不然眼圈怎么黑了呢?”

  王四喜把拖拉机停在砖墙边,一边搬着砖一边对李显贵说:“显贵哥,你昨天晚上去爬寡妇墙了没?”
  “爬了,当然爬了,我李显贵这一生就爱好这一口。昨天晚上那寡妇真真够劲,比起窑子里的姑娘来,不知津彩了多少倍。”李显贵说着,嘴里同时叼起了一根香烟,接着眼睛眨了眨,对王四喜说,“你小子是不是在跟哥学样?看你的黑眼圈,昨天晚上好像没睡好似的,一定也去偷人家媳妇去了吧?”
  “哪有?”王四喜不好意思地一笑,他知道,尽管李显贵在王四喜的面前毫无掩饰,但王四喜和柳香的事,还是不能透露半句。这并不是王四喜不相信李显贵,而是柳香叮嘱过他,不管是任何人,王四喜与柳香的事都要绝对保密,否则,柳香便会永远不理王四喜。
  “偷就偷了。怕什么?咱大男人偷个女人怕什么?”李显贵哈哈大笑,跨着他的摩托车,在砖厂周围指挥着去了。
  等王四喜的砖全搬上车了,这次李显贵学了一点乖,他要王四喜把拖拉机交给一个砖厂的兄弟开,而自己就坐到他的摩托车上去。这样一来,就算镇上那帮流氓要来找事,他们也好方便应付。

  王四喜坐在李显贵的摩托车后面,对帮他们开拖拉机的小弟打了声招呼,便走了。
  王四喜紧紧地抱着李显贵的腰,摩托车突突突地开向了一条山路。
  “显贵哥,你说昨天晚上花老虎会不会气死?”王四喜笑嘻嘻地问李显贵。
  “最好是气死。”李显贵也笑嘻嘻地回答,“哪怕气得吐血身亡。也就让我们省事了。”李显贵的笑声爽朗,在清晨的山区里显得格外响亮。

  王四喜看到李显贵有危险,想都不想抓住李显贵的手臂往后一拉,流星锤险险划过李显贵的眉际,差点直接砸到脑袋上。
  可是王四喜没有防备后面,另一个流氓从他的背后偷袭过来,手里的流星锤同样快速地向王四喜背后飞来。
  而这个时候,花老虎嘴里发出一阵荫恻恻的叫声:“咱们人多,他乃乃的把那个小瘪三围起来,大伙一块上啊。”
  李显贵看到王四喜身后的流星锤,吓得变了脸色,想都不想立即把王四喜推向一边,结果自己脚下一个趔趄,直接朝前面倒了下去……

  看到李显贵已经摔倒在地上,花老虎脸上露出了可怕的荫笑,他一个飞跃,扑了上来,挥起手里的杀猪刀,往王四喜的手掌砍去。
  李显贵怒睁双眼,这是要废了王四喜的节奏啊。于是想都未想,把从王四喜递给他的长刀用力一掷,手里的长刀立即飞了出去,只听到一声尖锐的呼啸声,飞出去的那把长刀稳稳地扎在花老虎的手上。
  “啊——”花老虎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呼叫,接着手里的杀猪刀掉在地上,他另一只手紧紧地捂着受伤的手,疼得两条眉毛皱在了一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一下把全场的小流氓全都震住,三十几个流氓愣愣地站在马路中间,一个个都没有动静。
  日期:2018-01-16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