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8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为什么?”梁玉香不理会他的不要脸,咬着嘴唇,泪流满面,“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我就是想把事情变得简单一点,”萧晋讪讪道,“有了既定事实,所有的错都是我的,沛芹接受起来也能更加容易一些。”
  “然后呢?我们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就瞒沛芹一辈子,是吗?”
  “这……这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吧?!”
  闻言,梁玉香气的浑身颤抖,用力抽回擀面杖,咬牙骂道:“萧晋,我真是看错你了,你就是一个王八蛋!”
  “好吧!我承认我是王八蛋,行不?”萧晋挠挠头,说,“不管怎样,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以后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了,对你、对沛芹、对我们所有人都是好事,你还这么生气干嘛?”
  梁玉香深深的看着他的眼睛,良久深吸口气,沉声道:“萧晋,我只问你一句话:在你的心里,我到底算什么?”
  “看你问的,当然是我的女人啊!还能算什么呀?”
  说着,萧晋上前一步企图去拉梁玉香的手,却被她甩开了。

  “你撒谎!”梁玉香大声道,“如果你真当我是你的女人,怎么可能不事先问一问我?”
  萧晋满头黑线:“大姐,因果关系不是你这么扯的,当时机会难得,你又醉的不省人事,你让我怎么问你?把你叫醒吗?就你当时的那个样子,就算我叫醒了你,你又能有几分清醒来做决定?”
  梁玉香一滞,又道:“那……那我以前不是说过了这件事要由我亲自来吗?你就那么不相信我?”
  见她的口气没那么硬了,萧晋便趁机再踏前一步贴身站在她的面前,低头看着她的眼睛柔声道:“又说傻话,你和沛芹那么多年的感情了,我怎么可能会不相信你?只不过,我是个男人,没道理自己犯了错却让你去承担责任。
  另外,沛芹深爱着我,事情由我揭出来,她生气也好,发怒也罢,朝我发泄完了也就完了,可若是换成你,结果会怎么发展,就不那么好说了。万一你们关系破裂,老死不相往来,我怎么办?那个时候要是再偷偷摸摸的跟你保持这种关系,可就真说不过去了。”
  梁玉香虽然外在看上去非常强势,但其实,论起柔弱和对萧晋的顺从,也只是仅次于苏巧沁而已。
  而且,她还比周沛芹要更加传统。周沛芹视萧晋为自己的生命,而她则直接把萧晋当做了她的天。
  刚刚还气的痛彻心扉,这一被近距离温柔的哄,她的态度立马就硬不起来了,脑袋也慢慢的垂下去,低声道:“可是,你那样做,让我觉得自己好卑鄙,明明做了对不起姐妹的事情,却要靠你使手段去欺骗。
  你不知道,早晨沛芹一边哭一边求我原谅你的时候,我都恨不得直接死过去。

  我梁玉香虽然不是什么好女人,但也知道什么叫做‘担当’,如果是我跟沛芹坦白,她骂我打我、甚至把我赶出囚龙村,我都认了,因为我偷了她的男人,她有权那么做,但不管怎样,起码我可以站在她的面前接受那一切。
  可是,现在你把事情弄成这个样子,让我今后有什么脸去面对她?有什么脸和彩云巧沁站在一起?”
  这种事儿根本就掰扯不清楚,所以萧晋索性不再解释什么,伸臂抱住她,哄道:“好了好了,这件事是我欠考虑了,没有想到这些,对不起!好在你当时就向沛芹说出了实情,没有让我的错误发展出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
  所以,你就看在我是为了你好、而且事情也已经过去的份儿上,别再生我的气了,行不行?”
  梁玉香微微倔强了片刻,额头就抵在了他的胸膛上。
  “是沛芹让你来的?”她幽幽地问。
  “嗯。”萧晋点头,“她让我来喊你回家吃饭。”
  梁玉香叹息一声,说:“真羡慕她!”
  这话听着可就有点儿不对劲了,萧晋眉头皱起,刚要开口,就听梁玉香又接着道:“可我也有点庆幸自己不是她。毕竟,我自己就是不光彩的,对于你其它的女人,就算再怎么吃醋难过,因为本身就心虚的缘故,接受起来相对也容易一些。

  可她不一样,她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将我们一个个打出家门,可以理直气壮的和你大吵大闹,却为了和你在一起,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下我们这些所谓的……妹妹。”
  说到这里,她抬起脸,用一种带着些忐忑的恳求表情说:“萧,我求求你,到此为止,好吗?我们几个都会好好的伺候你、爱你,你不要再带别的女人回来了,沛芹的命已经很苦了,好不容易有了你,你不能让她再苦下去了呀!”
  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内,两个女人提出了同样的要求,萧晋还能说啥?
  郁闷且内疚的长叹口气,他没好气道:“都是我的婆娘,该怎么疼怎么爱,还用不着你来操心。去,赶紧把脸洗一洗,然后跟我回家!另外,以后要是再敢拿擀面杖偷袭老子,老子就给你掰折了,让你一辈子都只能找我要。”
  “去你的。”嗔怪的推他一把,梁玉香就乖乖的洗脸去了。
  一次不大不小的风波算是平安度过,家里的气氛又恢复了新年应有的喜庆和欢乐,虽然周沛芹和梁玉香之间相处起来还有一点小小的诡异,但能看得出来,她们都在努力的做出调整和改变。
  对此,萧晋除了欣慰还是欣慰,对于以后再也不能带新的女人回家这件事一点都不郁闷。毕竟,一场在别人家有可能会闹出人命的大事,他只是道个歉哄一哄再做出一个保证就轻轻揭过,还要啥自行车?

  人的无耻总该有个限度的。
  吃过午饭,贺兰鲛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宋小纯的父母已经找到,正在带回龙朔的路上。
  这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萧晋正愁一肚子的负面情绪没地方撒呢!于是,贺兰鲛当即就收拾东西离开了囚龙村,带着他“只要外表上看不出来、不留残疾、不弄死,就往死里收拾”的命令直奔龙朔而去。
  接下来,萧晋哪儿都没去,就乖乖的待在家里陪几个孩子玩。说起来也不能算陪,因为主要是几个孩子在忙,而他只是在一旁翻看医书而已。
  今年囚龙村的村民都有了钱,给孩子压岁钱自然也变得大方起来,尤其他萧晋家的孩子,一句简简单单的过年好,总是能换来一个厚厚的大红包。

  村里一圈转下来,巫飞鸾、宋小纯和梁小月这三个小家伙就又开始趴在炕上计算自己的收入。
  原本萧晋并不怎么在意,冷不丁的听见梁小月冒出一句“我刚才数到七十几了”,把他给吓了一跳。因为,他之前注意过,几个孩子的压岁钱都是红票子,七十几也就等于是七千多,而且看情况还不止这些。
  仔细想想,全村几十户人家,一家给个两三张、三四张的,最后算在一起,可不轻轻松松就上万了吗?
  小孩子手里有那么多钱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于是萧晋放下医书走过去,故作夸张的说:“哇!你们都赚了这么多压岁钱啊!想好放在什么地方了吗?要是不小心丢掉,你们的娘可是会打屁屁的哦!”

  日期:2017-12-13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