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22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涂老板看到秦书凯,赶紧过来,握着秦书凯的手,装着很是抱歉的说,秦书记,公司出了问题给你添麻烦了,作为工人们的老板,我真是不好意思?
  秦书凯微笑着说,涂老板,事情总有一天要处理,早来了反而更让人放心,不过我现在是一心为公,你是一心为财,各有目的,理解,理解。现在大家坐下来就是好好谈谈,增强彼此更加的了解,我认为很好,对以后的合作更有好处。
  涂老板心里想,只要你能听老子的话,那当然好,要说合作也不是没有可能,就说,当然,长期合作就需要了解。
  后来,秦书凯和工人代表谈论相关的问题,工人代表的意见很是明确,就是把这个月的工钱给他们,其余的关于涂老板公司和港口之间的矛盾和他们无关。
  工人也知道,和政府闹起来被抓进去做几天那是太有可能了。
  秦书凯就说:“拖欠工钱给钱,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国家从上到下都在要求解决欠薪问题,港口委员会不会做这样的不好典型,但是我要警告你们,如果你们把工钱领到了手,继续闹事,那就是阻碍政府机关正常的办公秩序,相关人员会承担责任的。”
  工人代表说:“我们知道不该如此激进,但是要不到工钱,只能这样,我承诺只要钱到账,保证无人闹事,也不会闹事,不敢闹事。”
  秦书凯说:“那好,你们的话我很信任,现在涂老板也在这边,你们现在就让涂老板开出证据,那就是公司欠你们每一个工人的工资数额,我就会让港口委员会按照你们公司提供的名单、账号和数字,一分不少的拨付到每一个工人的账户上,不过,我还要对涂老板说句话,这些钱是从你的工程款上垫付的。”
  秦书凯转脸又对涂老板说:“涂老板,我还要说的就是根据相关要求,我明天就会让相关部门进驻你的工地,下发暂时停工整改通知,等到按照相关要求整改后再继续施工,当然整改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几个月,那就要看看你们的整改力度了。”
  涂老板心里不愿意了,心里想,***,如果把钱都拨付给工人,到时候整改就是停工,这些工人拿着钱跑了,老子跟谁要钱?还有就是港口现在要找个理由整改,那可是遥遥无期,老子的公司可真是不要生产建设了,老子以后依靠什么发财?
  于是,涂老板态度坚决说:“秦书记,你刚才的提议我不能同意,我的钱你凭什么发给工人工钱?我自己会做这个事情,不用麻烦你。”

  秦书凯强硬态度说:“如果你不同意,那么这些工人继续闹我也没有办法,到时候只能让公丨安丨进驻你的公司,因为工人的工钱我已经答应拨付。
  现在工人的代表也都在这儿,你不同意,说明这次上丨访丨根本不是工人的真实意愿,有人背后被策划鼓动,如果真是这样,我想国家对故意煽动上丨访丨的人如何处理,我想你是知道了。”
  涂老板坚持说:“秦书记,你有什么证据说有人煽动?不要冤枉人?工人这次上丨访丨就是要工钱,那也是合法的行为。”
  “涂老板,是不是有人故意煽动,我想很快就会有结果?还有就是如果你不同意我们给上丨访丨的工人拨款,那么我现在就下去和全体的上方人说说清楚,那不是我们不拨付,而是你涂老板不同意,是你公司的行为,要闹就到你公司闹,你看如何?”
  涂老板想不到事情变为这样,蛊惑工人闹事,本来是想逼着秦书凯妥协,现在如果秦书凯说是公司不愿意给钱,那么就会把工人不满的情绪弄到自己的身上,还会有工人说出自己公司蛊惑闹事的事情出来,现在看来许家玉蛊惑工人闹,不是什么好的主意,反而让自己更加的被动。
  更主要的是,秦书凯和自己的矛盾是越来越深化了,如果真是如他所说,发出整改通知,那么自己的工程不是更加无法拿到工程款?
  涂老板想了半天,后来说:“秦书记,欠薪的处理我可以接受你的说法,可是该拨付我的工程款还是要拨付的,这次解决了,以后不能按时发工钱说不定还会继续闹,我认为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你我之间解决问题。”
  秦书凯说:“本来我想和你解决问题,可是如此大规模的闹事那就不是解决问题的步骤了,至于说闹事不会有下次了,因为整改通知已经让人送到你的公司,你的公司管理不严格导致打架斗殴出了人命,必须认真整改。
  什么时候能恢复生产,那不是我说了算,也不是你说了算,而是看整改的效果。所以这些工人拿到这次的工钱后,大部分就不会在你公司干了,因为谁也不知道你的公司什么时候能够恢复生产。”
  涂老板这个时候着急了,***,秦书凯和自己来真的,如果是这样,那不是损失很大,恶狠狠的说:
  “秦书凯,如果这样,我会让你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秦书凯毫不退让:“那就走着瞧,不过上丨访丨的事情你还是和我出去给工人们通报一下,否则,不拨付那就是你公司的问题,我想工人们回到你公司闹的话,什么后果你是知道的。”
  那天,涂老板被秦书凯逼着出去,向工人们解释同意港口的解决方案。
  见到市政府大门口上丨访丨工人们四下散去,市委书记朱家友的心情也很高兴,于他来说,只要定城市内四海升平,平安无事就是大大的好事。
  朱家友真在想着秦书凯是如何处理此事,让工人们离开的时候,房间的门传来敲门声,心里有些纳闷,心说,“这谁呀?”
  “进来!”

  随着声音,进来的是分管信访的副市长,他坐下后,给朱家友汇报了秦书凯和涂老板之间的较量,说秦书凯真是流氓作风,转嫁矛盾,如果涂老板不同意,那么就是公司的问题,工人就要到公司闹事,而公司同意那么拨付的还是公司的钱。
  副市长继续说,在现场,秦书凯还警告了涂老板,说已经让港口委员会给他们下发了整改通知,要求公司严肃改,看来之间的斗将很长。
  朱家友想不到是这样,就说:“事情目前是平息了,但是秦书凯是有责任的,希望以后秦书凯能吸取教训,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就行了,否则的话,工人们再闹事,我要好好的收拾他,不过,这个涂老板以后做事也要注意,不要给人抓住什么把柄。”
  “也是,这次那是其实那是愚蠢,明眼人都看出来那是涂老板故意的,想逼着秦书凯就烦,可是他还要在港口发展,秦书凯怎么能就范,就是这次就范,下面人家一定会找个理由收拾公司。”副市长分析说。

  “话不能这么说,秦书凯如果不是因为在省委某些领导眼里形象还是不错的,否则这样个性较强的官员,谁敢用?他都需要别人顺着他的毛捋那是不对的,但是作为涂老板,一个商人如果玩过了,那么对他公司的发展也就不好了,希望能吸取教训。”
  朱家友是老甲鱼,脑子清醒,分析问题头头是道。
  上丨访丨的事情闹出来后,港口委员会的安检、住建等部门,按照秦书凯的要求进驻涂老板的公司,对仓库工程进行检查,要求整改。
  日期:2018-11-26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