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42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青松成为了跑兵部队中指定单兵炮手最高标准的第一人,当时他还只是义务兵。
  看着李牧,那些深刻的记忆跑出来,余明才明白这个年轻人过去这些年带出了多少能打仗的部队多少成为标杆的干部骨干。
  “小李,你可算来了。”余明看了看时间,说,“你小子,我记得你可是从来不迟到的。我一会儿还有个会,咱们直接谈正事,先谈个大概,晚上我请你吃饭,具体的明天再谈。”
  李牧的态度却是不太好,坐下,说道,“老旅长,您的会就先等等吧,吃饭也不着急说,两栖步兵师的移防事宜,也暂且放到一边。我有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向您汇报。”
  余明点了根烟,把烟和火机推到李牧面前,说,“行,你说,什么事情。”
  李牧却没动他的烟,他道,“徐岩的事情。”
  “徐岩?哪个单位的?军区机关的干部?”余明没想起来。
  李牧心里冷笑,“107团团长徐岩,我的老连长,也曾经是您的老部下。您当年担任第九旅旅长的时候,他还是旅里面重点培养的连队主官呢。”
  “哦,我想起来了,他啊。”余明恍然大悟,随即马上就明白过来了,“你是想说徐岩转业的事情?”
  “是的,首长。”李牧用上了正式称呼。
  余明微微点了点头,沉声说,“小李,我真没想到这点事情惊动了你。干部转业,很正常嘛。你可知道,徐岩干了几年107团的团长,级别也一直在往上走。他是干得不错的,所以组织最后是给了他正师职待遇转业得嘛。”
  李牧的语气不太好,他压根没办法好,面前坐着的要是陈韬,他早就怼上去了,哪里会这么客气说话。

  现在面前坐着的毕竟是大区正职的上将。
  “首长,您也是了解我的,我有话直说。”李牧道。
  余明点头,“说嘛,有什么话就讲嘛。”
  李牧道,“您也不用跟我说徐岩主动提交转业申请这些话了,这里面是个什么情况我如果想知道,很容易。我现在不想谈事成定局的,107团不是我李牧的部队,是党和人民的部队,让谁担任107团的团长,我在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参谋长这个位置上也无权发表看法。我想在向和您谈一谈的,仅仅是徐岩个人的事情。”

  余明说,“小李啊,你别想多了,军区丨党丨委完全没有这些想法。您说得很对,部队是党和人民的部队,谁能胜任,就让谁上,这是肯定的。好,你接着说。”
  李牧道,“在我这里,徐岩同志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全程参与并且指挥了陆军第107试验步兵团的建设。可以肯定一点,在陆军新型部队建设以及部队编制改革这个方面,陆军中级干部里,没有比他经验更加丰富的。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党和人民花了这些年的时间和大量的资源把他从连队主官培养成能够为陆军新型部队建设以及部队编制改革的专家,不重用已经很难理解,更别说转业。”
  余明要说话,李牧却是毫不客气的摆手打断他,继续说道,“首长,我不是找您兴师问罪来的,我在阐述一个事实。您很清楚我和107团的关系。我有资格说这个话,有资格评价担任过107团职务的所有干部。”
  “是的,你完全有资格,这部队和这批干部都是你戴起来的嘛。”余明点头承认道。
  李牧道,“首长,我现在就一个请求。您不要,我要。徐岩同志的手续还没走完,您帮个忙让停下来,其他的我来办,我把他调到陆战队去。”
  余明苦笑着摇头,手指点着李牧说,“小李啊,我就知道你要这么做。”
  叹了口气,余明道,“可惜不行。”
  “为什么?”李牧皱眉。

  余明道,“从人事关系看,徐岩已经不是现役军人,他现在就是老百姓,接收单位的程序,那是地方的事情,和咱们部队是无关的。从党组织关系看,徐岩的组织关系还在部队,但是他没有担任党内职务。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
  李牧摇头,道,“他的档案还在部队,组织关系还在部队,这些已经足以说明他还是部队的人。”
  余明无奈的说,“小李,组织有组织的程序。你要把他调到海军陆战队去,首先把让他再次入役,然后再从陆军调到海军陆战队。或者直接以海军陆战队出面征召他再次入役。”
  李牧说道,“首长,您说的这些我考虑过。不过这样一来,他的级别和待遇,就全都要重新评估。这对他不公平。”
  摇了摇头,余明说,“没有其他办法。”
  李牧陷入了沉思。

  他心里很清楚,余明愿意帮忙,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所有的手续没有走完,就都还有挽回的可能,关键看什么人出面。扯什么地方接收单位程序没走完这些是没有意义的,部队要人,地方还敢扣着不放,这非常的扯淡。
  符合转业标准的军官士官,在转业过程中,会有一段类似于空白的时期。各层面的关系已经和部队割裂清晰了,但是档案还存放在部队,得等到接收单位发公函过去,部队才能进行档案的移交。这段时间里,转业军官或者士官有点黑户的感觉。
  档案没到,你回不到地方籍贯,不是黑户是什么。
  “好了,小李,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是自然规律。就这样吧,晚上咱们好好聊,我还有个会。”

  余明站起来说道。
  李牧却是突然说,“首长,您请等等。”
  余明停止动作。
  李牧指了指他的保密电话机,道,“首长,我借您的专线用一用。”
  这玩意儿不能借用,如果李牧要和上面通话,必须得是余明来拨打,要通之后得请示上面首长是否同意与李牧通话,同意了,李牧才能接过话筒。
  也就是说,李牧的意思很清楚——您请致电10010。

  他不是古板的人,思维更不僵化,放着那么浑厚的资源不用,为什么要浪费呢,关键看用在什么地方。
  李牧经常对他身边的人说一句话——战争与枪无关,与拿枪的人有关。
  权力本身没有错,错就错在一些掌握了权力的人犯了错。
  余明重新坐下来,盯着李牧看。
  “值得吗?”余明问。
  李牧缓慢而坚定的点头,“值。”

  “你这又是何苦。”余明长长叹气。
  李牧沉声说道,“为了吸引人才,咱们这些年来做了许多努力,放任人才流失我个人是非常不赞同的。”
  “你这是在批评我不善用人。”余明道。
  李牧道,“我不敢批评首长。”
  “但你就是这个意思。”余明深深呼吸了几下,开始陷入了沉思,慢悠悠的说,“你说得没错,我下面的会,是开不成了。”

  他整理了一下,说道,“小李,为一名副师职干部的去留把事情闹到最高统帅部,你考虑过后果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