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00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很好奇他和林南的那些故事的细节,但我知道,华辰风是不会告诉我的。那是他最为珍贵的记忆,不许任何人去窥视。
  果然华辰风的话题在此就打住,“我有些困了,想睡一会。晚上你作东,请苏文北吃个饭,感谢他的支持。”
  “好。”我轻声应道。
  华辰风躺下之后,我一个人走到院子里,用手去摩挲他之前摸过的石凳。虽然是热天,手触及石凳,还是微凉。
  我幻想着当初华辰风眼睛看不见时,靠摸索和数步数,每天生活在这里的样子,他是如何一天一天地捱过那些最黑暗的时光的?
  忽然之间理解华辰风对林南的情深意重了。
  座旧的宅子,一个年轻而英俊的男人,双眼失明,心如死灰,跌到了人生的最低谷。这时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出现,处处体贴,深情关爱,伴随这个男子慢慢走出来。
  此份情意,我要是华辰风,我也不能忘。
  换句话来说,如果华辰风忘了,那他也不是一个有担当重情义的男人。

  所以有些人永远无法替代,因为有些时光无法替代。
  太多的东西都可以用金钱来买到,唯有时光,无法用金钱和任何东西换取。所以时光沉淀下来的东西,亦是无价。
  心里想着,便有些失落起来,也说不上来自己到底为什么失落。
  我想着想着,倦意也有些袭来,我回到床上,也睡了过去。
  竟然又做梦了,梦里又是华辰风,他又看不见了,他就在‘南居’里,一边摸着墙走路,不时摔倒,然后他狂怒,用头撞墙,头上冒出血来。
  我急得过去抱住他,不让他用头撞墙,他一使劲,将我摔倒在地,我一下子醒了过来。
  然后发现真的华辰风真的就站在我床前,“你叫我干什么?”
  我抹了抹恶梦吓出来的汗,“我叫你?”
  “是啊,我从门口过,听到你叫我,开门进来,看到你正在床上翻腾呢。又做恶梦了?你这身体是不是也太差了,白天睡觉也能做恶梦?”
  我翻身起来,他递过来湿纸巾,我轻轻拭了一下脸,感觉很累,做恶梦也挺消耗精力的。
  “梦到什么了?肯定有我吧?不然也不会叫我名字。”
  我犹豫着,“梦到你看不见了。你很暴躁,然后你就用头撞墙,我去拉你,你把我推翻在地上了。”
  “嗯,其实当初我看不见的时候,也确实是用头撞过墙的。你梦到的,也不全是梦境,不过是曾经发生的事而已,只是当时你没在场。”
  我点了点头,心里在想,要是我当时参与了你的过往,现在你会不会对我就不这么冷漠和不在意。
  “昨天晚上你哭的时候,也是梦到我了,你梦到我什么了?”华辰风继续问。

  “我不想说。”
  “说。”华辰风又恢复了那种霸道的口吻。
  “我就是不想说。”这次我坚持。
  “你说了,我也会告诉你,我在这房子里更多的故事,我们可以作为交换,这样不是很好吗?”华辰风诱我。
  这确实让我有些动心。我对华辰风过去的事,确实是有兴趣的,而且非常的有兴趣。
  “我昨晚梦到你站在院子里,回转身来,眼睛里全是血,我吓着了,所以打电话给你。”
  华辰风靠近一些,伸手来抬我的下巴,“所以你哭了?你是爱上我了吗?在梦里梦到我受伤,你都会哭成那样。”

  “华先生,你这种自恋的行为,很破坏我们聊天的氛围。我如果在梦里梦到一头狗受伤了,眼睛里全是血,我也会哭的。我是一个有同情心的人。”
  我给华辰风怼了回去,他竟然也没有生气,还真是难得。
  “姚总真是极富有同情心的人,在梦里梦到狗都会哭,是因为同病相怜么?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伤的。”华辰风淡淡地说。
  我还没来得及回怼,这时电话响了,是苏文北打来的。
  他在电话里说:“姚总,听说华总亲自过来了,如果方便的话,想请他一起吃个晚饭。”

  我说:“华总说了,他也想作东请你吃个饭,感谢你的支持。”
  苏文北说:“既然来到阳城,那我自然该尽地主之谊,地方我已经安排好。就是纯私人聚会,请华总务必赏光。”
  我看了看华辰风,他微微点头示意,让我同意下来。
  晚些时候,我们在苏文北的私人别墅里,参加了苏文北特意为我们设的晚宴。
  在座的客人,只有我和华辰风,苏文北也没有邀请别的客人作陪。

  菜品很精致,但数量不多,并不奢华,其中两个菜最为贴心,一个是红烧豆腐,一个是清蒸鱼。
  这是我和华辰风分别最喜欢吃的菜。
  苏文北真是有心的人,这么私人的信息,他竟然也打听过。
  “听闻华总到了阳城,我就吩咐下面的人想办法弄一条最新鲜的鱼,他们办事还算给力,在乡下的河里钓到了这条鱼,这鱼生长的地离那条河的源头不足五百米,所以水质绝对零污染,请华总放心品尝。”
  华辰风微微点头,“谢谢苏总款待,辰风受宠若惊。看其颜色,就知道是很难钓到的水晶鲤,真是难得的好鱼,我今天真是有口福。”
  华辰风是吃鱼专家,能得到他夸赞的鱼,那自然是极品了,我都忍不住想尝一口那鱼的味道了。
  “客气了,华总能喜欢那就是我的荣幸。我们喝什么酒?白酒,还是红酒?”苏文北问。
  “苏总太客气了,你准备什么,我们就喝什么吧。”华辰风说。
  “我都有准备一些,只是看两位愿意喝什么。”
  “她不喝,我们喝杯白酒吧,这鱼太好,配白酒才是最合理的搭配。”华辰风说。

  他不让我喝,我自然也不敢说我也想来一杯。
  正式开动,我先尝了一块我喜欢的豆腐,味道是真不错,再尝了一块鱼,倒也品不出什么好来,很鲜倒是有的,但也没华辰风说的那样好得上了天。
  “苏总,感谢你对我太太的关照和支持,工作上的事,我们今天就不聊了,很荣幸交你这个朋友。”华辰风举杯说。
  “华总客气,其实我和姚小姐很投缘。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哦,华总请不要误会,我说的那种感觉……”
  华辰风打断了他,“我明白,苏总是坦荡的人,我全都明白。淇淇,敬苏总一杯,谢谢他的支持。”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叫我‘淇淇’,我听起来还有些不习惯,我举起饮料杯,“谢谢苏总的关照。”
  华辰风今天表现很好,没有平时那么冷硬。
  虽然说不聊工作,但两人还是聊了很多经济上的话题,感觉两人都很欣赏对方,气氛比较和谐。

  正聊着,这时有佣人过来,告诉苏文北,高奶奶生病了,家里打电话来说,让明天过去看看。
  苏文北显得很在意,赶紧问是不是严重?
  下面人说不是很严重,今晚其他人去看过了,让苏文北明天再去,不然人多吵,反而让老人家烦。
  苏文北说知道了,明天一定过去看看。

  交谈完后,苏文化有些抱歉地解释,“我们家的一位老佣人了。在苏家做了几十年的活,后来做不动了,我们给她养老,但她喜欢和家人住在乡下,最近听说身体不是很好,家父通知我过去看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