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99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辰风注意到了我的反应,“哎,不用太感动啊,我主要是过来看看项目进展情况。”

  我拭了一下眼角,“我又没感动。”
  华辰风吃完,“我有点困,带我去你住的地方睡一觉。”
  也对,他昨晚凌晨过来的,一直没怎么睡,难怪他脸色看起来有些暗。
  “听龙哥说,苏文北给你介绍的房子?价格还很便宜?”华辰风又说。
  我在分析着他话里有没有其他的意思,最后得出的结果是没有。
  于是我才接道,“是啊,主要是在市中心,到银行和一些机构办事,都比较方便。房子是苏先生一个朋友的,他的朋友一直定居在国外,所以可以很便宜租到。”
  “带我去看看吧。”华辰风说。

  上班高峰期已经过了,也没有塞车,开车很快就到了南居门口。
  “你看,这房子是不是很牛,周围都是高楼,就这么一座旧宅子没有被拆,这说明房主很有钱啊,不然早就把这卖了,这地方绝对的寸土寸金啊。”
  但我没有得到回应,我回头去看华辰风,他竟然在走神,眼睛一直盯着南居的大门看。
  “怎么样?这房子是不是很不错?”我问华辰风。但他还是没有说话,眼神有些迷离,完全的心不在焉。
  “喂,在想什么呢?”我提高了声音。

  他这才恍然醒过来,轻轻‘噢’了一声。“这房子,是苏文北租给你的?”
  “不是他租给我的,是他的一个朋友的房子,他的朋友长期定居在国外,这房子空出来,他觉得太过冷清,于是就租出来,让房客替他料理着,说是这样显得有人气一些。”
  华辰风却没有应声。
  将车停好,我和华辰风下车。华辰风走向院子旁边青石雕成的石凳,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摩挲。脸上有奇怪的表情。
  “怎么样,很喜欢这房子吧?我也很喜欢。”我问华辰风。
  但他却没有说话,只是坐在石凳子上,眼神更加的迷离起来。
  “不要坐这里了,里面坐吧,洗一下,然后好好睡一觉,你太累了。”我说。
  “你住哪间卧室?”他忽然问。
  “呃,我住侧厅的第二间,龙哥住这边。”
  “嗯。”华辰风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又陷入沉默之中。感觉他来到这南居之后,他的表现就显得很怪。
  “走,我带你去四处看看。”
  华辰风走到正厅门那里,伸手摸旁边的柱子,慢慢地摸,像是在进行一个很庄重的仪式。然后他是闭着眼睛的。
  “你在干什么,你就这么喜欢这房子?我也挺喜欢的,但没想到你比我还喜欢呢。”我笑着说。
  “来,我背你。”华辰风忽然说。

  我愣了一下,“什么?”
  华辰风已经弯下了腰,“来,爬我背上。”
  我有些莫名其妙,但难得华先生这么给我面子,我当然要尝试一下被他背的感觉了,于是我爬了上去。
  “你现在抱着我的头,蒙住我的眼睛。不要让我看到。”华辰风说。
  我更加奇怪,“你要干什么?”
  “你不用管,你就照我说的做就是了。”
  “不是,你背着我,又要我蒙住你的眼睛,一会你摔倒了,我不是很惨?我是在你背上呢。”我叫道。
  “你不相信我?”华辰风问。

  “不是,这风险真是太大了,我不行。你也不要这样玩,没必要。”
  华辰风叹了口气,“我就知道没人会相信我,只有……”
  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又问我,“那你有丝巾吗,黑色的最好。”
  我想了一下,“我行李箱里有一条,但是灰色的。”
  “你拿来。”华辰风说。
  虽然我觉得很奇怪,但我还是给他找了出来。

  他把丝巾系到自己的头上,把眼睛完全蒙了起来,“你现在跟在我后面,我带你参观这房子。我们现在先去你的卧室。”
  他说完,也不等我反应,迈步往前走去。嘴里在数数:“1,2,3……”
  虽然我也不是很确定丝巾系在眼睛上是不是完全能遮住视线,但我确定就算是遮不住,华辰风也不会睁开眼睛偷看,他好像在表演一件很神圣的事情。
  数到36的时候,他开始左转,然后开始数数,数到17的时候,他说:“你的卧室到了。”

  是的,他站的位置,正是我住的卧室。他不用眼睛看,就找到了我的卧室。我隐隐间已经明白了点什么。
  他回过身,但没有取下蒙在眼上的丝巾,“我走的对吗?”
  我点头道:“是的,你走的一步也没错。”
  华辰风转身又走,然后数着步子,很顺利又走到厨房,然后又把我带到后面的一个更大的房间。
  我心里一酸,“你失明的时候,就是住在这里?所以你能用步子丈量这里的一切?”
  华辰风取下蒙在头上的丝巾,点了点头,“那时这边的高楼没有全部修起来,黄昏的时候,会传来隐约的钟声。我问他们,这附近是不是有寺庙,但他们说并没有。后来我好了,我亲自去找,然后在很二十公里外,真的让我找到了一座不起眼的小寺庙。那么远的钟声,竟然让我听到了。你说,是不是很神奇。”
  “也不神奇,那钟声一定很轻。只是因为你看不见,听东西的时候,变得更专注而已,所以才能听见,要是现在,你肯定是听不到了的。”我轻声说。
  不知为什么,我很想哭。
  我脑海中总是浮现一个盲人在黄昏时侧耳倾听远处钟声的样子,那是一副让作很伤感的画面,非常的伤感。
  可是那时候我还不认识华辰风,他发生的事,都与我无关,我自己伤心什么呢?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华辰风原来住的房间很大,现在里面床都搬走了,什么也没有。
  “这里原来放着一张书桌,上面有一些盲文的书,后来我都搬走了。还有其他另外的一些东西,我也搬走了。”
  这个其实我是知道的,后来他都搬到枫林别苑别墅的三楼藏起来了。
  “正如你所说,眼睛好了以后,再没有听到过钟声。我常常想,那钟声到底有没有真的被我听到过?是不是我脑海中的幻想?”华辰风说。
  他言语很淡,却不经意间传递出一种哀伤。
  “都过去了,你现在不是已经好了吗?只是当初,你为什么会住在这里呢?”我问华辰风。
  “我是来苏城办事,后来被人下毒,眼睛看不见了。老爷子请了最好的医生来看,都说损伤太重,不可能恢复。我心一死,也就不再想回海城。当时附近有一家医院,我就在那家医院治疗,于是就近租了这套房子住,没想到几年后,你竟然也住到了这里,真是缘份。”
  “你在这里住了两年?”
  “近三年。”华辰风说,“刚看不见的时候,我感觉世界末日要到来一样,暴躁,抓狂,甚至自残。我接受不了当一个瞎子的事实,我还有很多的事要去做,我不能瞎。但后来慢慢平静下来,知道那是事实了。接受了,也就心如死灰了。再后来,她出现了……”

  不需要华辰风的解释,我也明白,他口里的‘她’是林南。那个在华辰风看不见时一直照顾他,直到他重见光明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