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98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接电话的是小峰,他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就说大概两三天的样子。
  和小峰聊了一下,安抚了几句。华辰风把电话接了过去,“你明天回来吧。”
  我说:“不行,我今天刚来,这工作还没开始,怎么也不可能马上就回去。这样显得太过奇怪。”

  “我们是说好了的。”华辰风的语气很冷。
  “是说好了的没错,但也没说这么快就要回去吧?我再是来演的,那也要演出些剧情,什么也没开展就回去了,那如何向别人交待?”
  “你不需要向别人交待,你只需要向我交待就行了。”华辰风说。
  “这是两家公司合作的项目,我不能只向你负责。你给我些时间,我把这边处理一下,就按你说的做。而且这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我可以趁机学习一些新的东西。”
  “需要学习什么,直接向我学习就行。你呆在阳城,不会是因为其他的吧?”华辰风的声音越来越冷。
  “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姚淇淇我告诉你,你最好按我说的做,你要是坚持不回来,我就开除你。”华辰风说。
  我不想和他纠缠,也不想让他威胁闹心,我说:“知道了,我会尽快安排回来。”
  随后听到华辰风哼了一声之后,他挂断了电话,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我也很不舒服,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到了‘南居’,已经是晚上十点。
  洗过澡后,我来到卧室。看了一会新闻,我又走到院子里去。
  宅子虽老,但一出门,都市的繁华就扑面而来,眼看所及,都是闪着灯的高楼。
  这种感觉真是很奇怪,恍惚间会有一种穿越式的感觉。而且更为奇怪的是,我在这宅子里很舒服,没有一丁点的陌生感,我甚至对这宅子,有一种奇特的依恋。
  我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很复杂的感觉。
  想到明天还要工作,回屋躺下,不大一会,便睡着了。

  恍惚之间,我感觉自己起了床,很正常的走到了厨房,开始煮粥。煮好之后,我端着出来,看到一个男人站在院子里,背影很熟悉,好像是华辰风。
  我叫了他的名字,他转过脸来,我却看见他两只眼睛流出血来。
  吓得大叫一声,瞬间惊醒,原来是做了个恶梦。
  然后我就再也睡不着了。

  心里莫名的伤感,梦里的情境非常清楚,我一闭上眼睛,华辰风流血的眼睛就在我面前。
  我拿起电话,打给了华辰风。
  电话接通,他还没接的时候,我心里更加伤感,忽然很害怕,害怕他的电话再也没有人接了。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自己也不知道,可能是恶梦中的悲伤情绪一时之间无法消退的原因吧。
  “喂?”华辰风接起了电话。

  我话没说出来,就突然哽咽。
  巨大的,莫名其妙的悲伤忽然就排山倒海地向我袭了过来,我几次努力张口说话,竟然都说不出来。
  我自己都觉得太过夸张,不过是做一个恶梦而已,我竟然悲伤得不能自己。
  “你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华辰风那边声音有些急了。
  “没……事……”我终于哽咽着说出两个字。
  “没事你哭什么?到底怎么回事?”华辰风追问。
  “真的没事,就是做了个梦,梦到你了。”我终于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梦到我你哭什么?我在梦里吓着你了?”
  “不是,就梦到你受伤了,还很恐怖,所以就睡不着了,感觉很难过。然后就给你打了电话。没事了,你睡觉吧。我挂了。”我轻声说。
  “傻瓜,梦里受伤,又不是现实中受伤,你难过什么?真的只是做了个梦,其他的没什么事吗?”
  “真的没事,就只是做了个恶梦。不好意思,吵你睡觉了。”
  “嗯,没事就睡觉吧。”华辰风声音在安静的夜里听起来出奇的温柔。
  “好,拜拜。”我挂了电话。
  把电话挂了后,我心安了不少,再闭上眼,也不会出现那种恐怖的场景了,很快再次入睡。
  次日一早起来,洗漱后上班,今天是两个团队的第一次正式开会,商讨项目的一些事宜。

  会还没开完,有工作人员进来说,有人找我。
  我说:“我现在开会,让他等一下。”
  但工作人员说,“对方要求马上见我,不愿意等。”然后那工作员还低声说了一句,“您先生真帅,就是太冷了。”
  我先生?难道是华辰风来了?
  示意其他人继续开会,从会议室里走了出来。果然看到华辰风负着双手,正雕塑一样站在那里等我。
  “你怎么来了?”我有些小激动,又有些小忐忑,因为我担心他一来,就要把我带回阳城去。
  “昨晚你哭得那么悲伤,我过来看看你,到底有没有事。”他说完,好像又觉得这样说太给我面子,又改了口,“我主要过来还是看一下项目的进展和你的工作情况。”

  “我们过去谈吧,杵在这里影响不好。”我轻声说。
  “怎么就影响不好了?我和我老婆说话,还怕影响不好?谁说影响不好,让他站出来了。”华辰风生硬地说。
  “没有谁说影响不好,是我自己说的,走吧,我们出去吃东西,你一大早赶过来,肯定饿了。”我主动挽上他的胳膊。
  对于我挽他胳膊的举动,他没有排斥,只是一进电梯就盯着我,“为什么这样讨好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我松开他的胳膊,“华总,你是不是传说中的被迫害妄想症?随时都在想着别人对不起你,但事实上都是你在做对不起别人的事好吗?”
  华辰风冷哼一声,竟然一本正经地答,“那倒也是。”
  这可把我给气的,那倒也是?这意思是承认他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

  “你又做了什么了?”我没好气地问。
  他也很认真地答,“你问哪方面?”
  “对不起我的那方面!”
  他说得轻描淡写,“那太多了,一言难尽。”
  见我气得不行,他又慢悠悠地说,“比如说我私下里让小峰说他更爱爸爸多一点。”
  我知道他在逗我,当然也不上他的当。“你想吃什么?”
  “都行。”他简单地说。
  我带他来到附近一家面馆,给他要了一碗素面,他吃得很香。
  在等他吃的时候,我拿手机刷了一下新闻,看到也苏阳高速出现重大车祸,堵车五小时的新闻。
  “你开车来的吧?”我看向华辰风。
  “是啊,难不成我走路过来?”他反问我。
  “苏阳高速堵了五个小时,你从哪里飞过来的?”我晃了晃手机。
  “我上高速不久,就开始堵了,不然我早到了。”他淡淡地说。
  我愣了一下,“你在高速路上堵了五个小时?”

  “事实上不止五个小时,是近六小时。”他还是低头吃面。
  “那不是凌晨就来了的?”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有些女人太脆弱,做个恶梦就哭得稀里哗啦的,我就过来看看喽。”
  我眼眶一热,他的意思是,昨天凌晨接到我的电话,他就马上往阳城赶了?结果又遭遇堵车,现在才到阳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