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97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文北笑了笑,“我其实也想过姚小姐会拒绝,所以我安排的房子,也不是我私人的,只是一间酒店式的民宿,住宿费用不高,是可以开正规发票的,只是环境相对清静一些,也更安全一些,不妨过去看看再作决定可好?”
  我心里其实还是很想拒绝,但看着苏文北真诚的眼神,善意的微笑,那一刻我内心柔软了一下。
  如果一直这样拒绝他,感觉有些过了。
  既然可以开发票报销,那就当住苏文北介绍的酒店好了,于是我点头答应。
  苏文北见我答应了,也是一脸的高兴,说那就坐他的车去看房。
  苏文北没有开什么太张扬的豪车,就是一辆普通的奔驰商务车。
  我和蒋轩龙打过招呼后,他也理解我的决定,说陪我决定去看看,如果可以住,就决定下来。但他也表示,让我要小心,而且他会向华辰风报告这件事。
  他介绍的酒店,其实是一个四合院,风格很古风,红砖青瓦,一看不有些年头了。

  更厉害的是,这房子的地段,是在阳城的市中心,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段,周围已经全部修成了高楼大厦,但这座房子依旧保存着,就已经说明这房子的主人不是普通人。
  房子外围的大门上,有一块黑色牌匾,上书‘南居’两个字。
  下了车,苏文北领我走进房子,房子装修不奢华,但极为精致,每一处细节,都让人能感觉到房子主人的细腻。
  “房子有些旧,但这里交通方便,就不知道姚小姐是否适应?”苏文北问我。

  其实我内心是非常喜欢这房子的,说不上为什么,就是第一眼看上去就很喜欢,我感觉来到这里,完全没有陌生感。
  “姚小姐,你……怎么了?我哪里说得不对吗?”苏文北忽然有些紧张地问。
  平时从来都面无表情的蒋轩龙,也显得很惊讶,盯着我看,“到底怎么了?”
  我浑然不觉,疑惑地看着蒋轩龙,“什么怎么了?”
  “你……怎么哭了?”蒋轩龙小心地说。
  我也惊了一下,忽然觉得自己脸上真有些凉,我轻轻一抹,真的发现自己脸上有泪水一样的东西。
  我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流了眼泪?这怎么可能?是我眼睛出问题了吗?
  来不及细想,我赶紧掩饰自己的尴尬,“没哭,就是眼睛突然有些不适。”
  “那要不要去医院看看?”苏文北关切地问。
  我拿出纸巾轻轻拭了一下眼角,“没事的,一会就好了。”
  房子里走了一圈,越发觉得喜欢这房子。
  房子有很多个房间,书房都有两个,别说是住了,把办公室搬过来都够用。而且因为在市中心,周围银行和其他设施都非常完备,生活和办公都会非常方便。
  “姚小姐,这房子你觉得还行吗?可以短租,每个月房租八千,可以开发票。”苏文北说。
  每个月八千块租这么大的房子,那当然是非常便宜了,简直是白菜价格,但就是这样,反让我觉得不安。
  “苏先生,这房子位置如此的好。房主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租得如此的便宜?”我说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是我一个熟人的房子,她常年居住在国外,所以把这房子租给别人住。八千块是她几年前定的价格,后来也一直没涨,她也不缺那点钱,所以对房租没有太多要求,只是希望有人时常打理一下,让有缘的人住在里面,可以增加这房子的人气,不然年代久了,又没人住,难免冷清。不过我这熟人对房客要求很高,普通人给再高价格,也是不会租的。”
  我听得心里更加纳闷,接着问:“如果是这样,那房主对房客有什么要求呢?为什么苏先生会认为房主愿意把房租给我?”
  苏文北略作沉吟,似在犹豫,最后还是说,“房主对房客的要求,其实就是我看着顺眼。”
  这话让我有些尴尬,一时不知如何接话,但苏文北马上化解我的尴尬:“我顺眼也是有标准的,那就是必须是正经职业的人,素质较高,我比较了解的人,所以很多朋友到阳城公干,我都介绍他们住这里。”

  我看了看蒋轩龙,“龙哥觉得如何?”
  “你作主就是。我觉得还行。”蒋轩龙说。
  蒋轩龙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
  我倒不是要看他脸色,只是他如果赞成,那他会说服华辰风,那样我的压力就会小一些。
  “苏先生,那这房子我就先租上一个月。发票要开,我会拿到公司报账。虽然这点钱也不多,但我还是希望能公事公办,这样大家都会轻松一些。”
  “好,没问题。”苏文北愉快地点头,“姚小姐能喜欢这里,我也高兴。那就这样定了。”
  “谢谢苏先生给我们提供这么好的住宿条件。非常感谢。”
  “我有个不情之请,我答应过四哥,我要保护姚小姐,所以我也会住在这里面,不知道我够不够资格?”蒋轩龙问。
  我也看向苏文北,我就怕他说不行,如果蒋轩龙不能住在这里,那我也不会住在这里。
  “蒋先生是姚小姐的随行人员,当然可以住在这里。而且蒋先生一看就知道是江湖豪杰,能住这里,也是房主的荣幸。”苏文北是真会说话。
  “那就好了,谢谢苏先生。”蒋轩龙说话也很客气,但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丝毫不露情绪。
  晚些时候,苏文北把我和蒋轩龙的行李搬进了‘南居’。

  彼时夕阳正好,高楼之间的一处低宅,反而显出一种奇特的优越性。
  我站在院子里,看着光线慢慢变暗,看着周围华灯初上,忽然觉得很安静很舒服。
  然后扭头之间,发现自己脸上又湿湿的。
  我吓了一跳,难道我又在不自觉间哭了?这怎么可能,我是不是生病了?

  这时电话响起,是苏文北打来的,说是给我设了洗尘宴,马上派车来接我。
  这个局我还真是推不了,我们是合作方,我也是刚到阳城,马上会和苏文北的团队进行一系列的磨合,这个饭局,相当于一次双方的见面会了。
  我问他要不要带上我这边的管理人员,他说已经邀请了,都会在。
  所以也就是相当于工作聚餐了,我必须得去。
  宴会很正式,但不是特别奢华。

  我感觉苏文北最大的特点,就是什么事都安排得合理。
  不显摆,不炫耀,却也不刻意的去低调,从内心来说,苏文北其实是我非常喜欢的那类人。
  大家落座,先是相互的介绍,然后一起喝了杯酒。
  期间大多数的话题,还是围着工作展开的。
  我和苏文北之间反倒没有过多的私下沟通,一直到饭局结束。
  苏文北提出让司机开车送我,但我婉拒了,因为有蒋轩龙就可以开车,他并没有喝酒,他一向滴酒不沾。
  我上车后,苏文北站在那里向我挥手,说明天办公室见。
  他喝了些酒,白皙的脸上泛着些红晕,越发显得贵气。

  他的气质,总让人想起《红楼梦》中的宝二爷。
  车到半路,华辰风的电话打过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