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里的黄皮子》
第32节

作者: 成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程实苦笑:“然后我就成了众矢之的……那小媳妇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白天嚎叫挣扎,晚上奄奄一息,眼瞅着就要没气了。他们家人天天堵着我家的门口骂。我的名声越来越差,那些同道开始落井下石。我那时候太顾及自己的脸面,面子比天大,比命重!我被挤兑到了死胡同,走投无路的时候我想了一个铤而走险的绝招。”

  “什么?”我问。
  程实看着远处的苍山,缓缓说:“虽然我不知道那个妖精是什么,但我有办法让它离开那女人的身体。条件是,”他顿了顿:“我必须再找另外一个身体来容纳它,让它附身。”
  我倒吸一口凉气。
  程实好久没说话,低着头喃喃:“我还是有良心的,不会无谓伤人,我想到了一个最佳的人选。”
  我看着他,忽然明白了,磕磕巴巴问:“你选了自己的儿子?”

  他无力地点点头,悲怆地说:“程海小时候我带他去看过命,他来历不凡,以前是胡三太爷身边的小仙童转世。我对他很有信心,程海体质不凡,常人压制不了的精怪,我们爷俩联手或许就能解决。”
  程实当时为了挽回自己的名声,他亲自跑到吉林请了一个大仙儿过来。这大仙儿是他的老朋友,颇有道行。大仙儿来了之后看过病人,然后又听了程实的计划,着实吃惊不小。他奉劝程实,用不着这么冒险,就算程海来历非凡,可这件事风险太大。这只邪灵妖精修行的道行很深,邪气很重,如果解决不好,恐怕后患无穷。
  这些风险程实翻来覆去都想过了,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固执的念头,铤而走险才能解开眼前的死局!他是个特别好面子的人,对脸面极为看重,让人戳自己的脊梁骨,还不如一头撞死得了,这样的日子他一天都过不下去。
  他一个电话从学校叫来了自己的儿子,然后跟儿子商量,现在老爸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你能不能帮忙?
  程海听了之后,态度很平静,同意了。
  作法那天,程实大摆香案,请了很多本地同行过来见证,很多人听说他要把附身的邪灵精怪转移到自己儿子身上,都感觉匪夷所思,觉得这老小子是不是疯了。大多数同行都是抱着看笑话的态度来的。
  程实和请来的吉林大仙儿,两个人合力作法,果然驱动邪灵离开了那个小媳妇。现场情况极其凶险,邪灵大怒,必须马上给它找下家。他们便引导邪灵附身在程海的身体里。
  女人昏沉沉睡过去,情况明显好转,那家人也转怒为喜,夸赞程实道法精妙。程实暗暗得意,诸多同道看没什么热闹了,悻悻要走,就在这个时候出事了!
  端坐在神桌前的儿子程海,突然双目泣血,身体向后栽去,仰面摔倒,随即开始四肢抽搐,嘴里吐出许多鲜红色的沫子。
  听到这里,我大概已经明白了:“附身的这只邪灵是狐仙吧?”

  程实苦笑:“你很聪明。”
  “很容易想到,要不然你为什么来这里骂九尾灵狐呢。只是有个问题不明白,当时附身的狐仙和眼前的九尾灵狐是什么关系呢?”我问。
  程实看着寺外苍山,静默了片刻,表情极为痛苦,实在是不想回忆。
  好半天,他继续说起来。儿子程海中邪后,他第一时间不是关心儿子怎么样,而是怕当时的混乱被同行笑话,丢了自己的脸面。
  他和吉林的大仙儿,两人带着程海离开,到了家之后,程海的情况已经极为严重了。两人联手克制邪灵,可这只邪灵道行极深,修为远远在两个人之上。
  程海遭老鼻子罪了,症状和原先那小媳妇类似,白天昏迷不醒,晚上开始折腾,挣扎嚎叫面如恶鬼。程实把自己儿子用绳子捆在后院的柴房里,眼睁睁看着他饱受折磨而无从下手。
  他的老伴,也就是程海他妈,看儿子这样心都碎了,天天以泪洗面,骂程实是个畜生。程实还辩解呢,说这叫普度众生以身伺鹰,是一种大慈悲。
  听到这里,我叹口气,这其实是程实给自己好面子找的借口。
  程实的老婆根本不屑听这些鬼话,天天哭着要儿子,要不然就拿头撞墙。也幸好,程海确实来历不凡,他的体质不同于普通人。在痛苦的折磨中,居然还能保持几分理智,在程实的帮助下,他居然尝试着和体内的邪灵进行谈判。
  直到这时他们才搞明白,这只来历非凡道法通玄的邪灵,原来是大孤山九尾灵狐家族的子孙。
  说起这九尾灵狐可大有来历。
  程实细细讲解起来,他说在东北,出马仙的总头领是胡三太爷,隶属于胡家,也就是狐仙。胡三太爷相当牛逼,乃是长白山众仙之首,统领东北仙家,立下种种天条规矩,就连玉皇大帝也得礼让三分。可东北这么大,教派众多,各个地域都有一些散仙,道行并不在胡三太爷之下,大孤山的九尾灵狐就是其中之一。
  这九尾灵狐原是山间狐仙散修,吸取日月精华啥的,修成人形。九尾灵狐后来入了截教,有了传承,道行越来越高。据说这只九尾灵狐的香火在大孤山已经传承数百年,明朝时候就有了,护佑一方平安。
  如今附身在程海身上的这只邪灵,就是九尾灵狐的子孙,不但修为高深,而且带着家族背景,可不是一般散仙能媲美的。
  程实和吉林的大仙儿用种种办法和它沟通谈判,希望它能离开。可这些散仙鬼怪,脾气很古怪,不能用人的思维来构想它们。他们怎么谈判这只狐仙就是不愿意走,还传出一个信息,说自己修成人形要历经很多的劫难,莫不如直接夺舍程海,直接用他的身体继续修行。
  程实这才知道当初的决定多么莽撞,他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一天深夜,程海还有一丝理智,他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他告诉爸爸,自己做出一个决定。
  程海决定在自己被夺舍前,自断经脉和这只狐仙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程实哭得泣不成声,握着程海的手不撒开,如果没有这次的劫难,这孩子以后前途无可限量。程海倒是看的开,他像老人一样抚摸爸爸的头发,和程实说,这是命中之劫,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既然来了就不要怕。
  他还告诉程实一个事……说到这里,程实没有说下去,而是若有所思看着我。
  我被他看毛了:“程老师,怎么了?”
  程实说:“程海临终前告诉我,他不是常人,死后阴神不散,会附在照片上。如果找到合适的人,他还会有继续行走世间的机会。我问他什么是合适的人,他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我心里一颤:“程老师,你的意思是,那个人是我?”
  程实道:“你昨晚睡觉看到了照片上的阴神显灵,这是我儿子放出来的一个信号,你和他有缘,要不然他根本不会让你看到他。”
  我一脑袋跟浆糊似的,心如乱麻,苦笑着说:“程老师,我现在乱事缠身,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
  程实不高兴了:“小冯,我没跟你开玩笑。你命中注定要出马搬杆子,是道法中人。可你现在命在旦夕,体弱多病,身上还有阴毒,你就算想请我儿子,我也不会答应。我还要看看你能不能熬过眼前这道劫难。咱们修行人讲究的是三灾八难,每一道都是修行的槛,熬过去就有境界的提升,熬不过去就永远止步不前。你现在身逢大难。不过你放心,我指定会帮你。”

  我心跳加速,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害怕也没鸟用。我问他,程海最后怎么样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