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69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火山还从来没有见过师尊如此和自己说话,当下冷汗便冒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广仁的身前,还没有等他说话,大方师便什么都明白了。看了一眼这个接了自己道统的弟子,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他说道:“火山,从此刻起,你我师徒的缘分已尽。你速速从我的面前离开,从今往后你不可对外再称广仁的弟子。好自为之吧!”
  几句话让跪在广仁面前的火山打起了哆嗦,正想要说几句乞求之话的时侯,突然听到吴勉一声冷笑:“既然你们的师徒缘分已尽,那我替馆驿当中的无辜冤魂报仇。广仁大方师你应该也没有意见吧……”说着,手起刀落再次举起来贪狼对着火山的头颅砍了下去。
  没有想到第二次又被广仁用两柄短剑挡住,随后大方师看着自己的‘弟子’说道:“你想要活活气死我吗……”
  这个时侯,火山才明白了广仁大方师的用意,当下他跳了起来,转身便向着客栈外面跑去。一边跑一边施展了五行遁法,当着吴勉的面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白发男人数次想要阻止火山逃走,都被广仁用两柄短剑阻拦。大方师的术法克制吴勉,原本有几次机会都可以让火山斩于贪狼之下,随后都被这位大方师破坏。
  火山逃走之后,吴勉也动了火气,当下对着广仁一路猛攻了下去。不过他的术法每次都被大方师轻松的化解,论起来术法吴勉已经在广仁之上,偏偏就是不能将这位大方师如何。
  两个人动手之后,整个客栈都跟着斗个不停。眼看着客栈就要被他们两个人震塌的时侯,归不归突然大喊了一声:“广孝!你就这么躲着看热闹吗?再不出来的话,老人家我现在就去了结你的好弟子灌无名……”
  “到底是归师兄,我这边刚刚到门口,你那里就知道了……”说话的时候,广孝已经顺着大门走了进来。他好像不知道广仁也在这里一样,一脸诧异的看着已经和吴勉分开了的大方师,继续说道:“远来广仁大方师也在这里,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剩的和尚我到处去找你和火山的下落。”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孝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张绢帛。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之后,他开口说道:“徐福大方师法旨,因事态发生了变故,故而暂时留住韩淮的性命。对他的后续责罚,要看事态的继续发展。这是大方师的原文法旨……”
  说话的时候,广孝已经将绢帛上面的法旨交给了大方师广仁。法旨上面是用方士慧文书写,说出来的时候有些生涩,远不如广孝所说的大白话。
  广仁大方师接过来法旨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确认了上面是自己师尊的笔记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将法旨收好。冲着广孝微微一笑,说道:“麻烦广孝大师亲自去取的法旨,不知道师尊还交代了什么,广仁也好尽力去办。”
  “大方师不用客气,我这样的身份怎么有脸面去见徐福大方师?”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是请了泗水号的两位东家转交的信函,徐福大方师三天给的回函。如果不是又替徐福大方师办了点事情,三天之前广孝便应该赶到这里的。”
  他们俩相互暗斗了多年,都想将对方置于死地,现在说话的样子却好像是多年未见的朋友一样。听到广孝被徐福指派办事,广仁竟然还流露出来一丝妒忌的表情。
  “那么说,韩淮也好,空海也罢都不在必死的名单里面了,是吧?”‘看’着他们俩有说有笑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说火山了?平白无故妄杀了这么多人,又应该如何处置?”
  “刚才外面馆驿的火是火山那孩子放的?”广孝很是‘诧异’的惊呼了一声之后,马上又变了另外一副表情,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火山怎么说也是继承你道统,成为最后一任大方师的人。几条人命虽然可惜,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看在和尚的面子上,您就饶了他这一次。让火山面壁思过几天也就算了,那些亡魂就交给和尚我了。我摆下水陆道场,做一场法事送他们转世投胎也就罢了。”

  “广孝大师说的晚了,实不相瞒,广仁已经和火山划清了界限。”广仁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之后,继续正色说道:“从此刻开始,火山不在是我的弟子。他在外面惹下的是非,由他自己承担。如果几位要诛杀他给死难之人报仇,也由得几位,不必在和广仁商量。”
  广孝也没有想到这位大方师会做的这么绝,而广仁也没有再留下来的意思。客气了几句之后便转身告辞。临走的时候,吴勉突然开口说道:“广仁,火山的事情我不管,不过你我的事情还没完。今天没有分出胜负来,我们有缘改日再战。”
  “广仁随时恭候。”这位大方师冲着吴勉微微一笑之后,又对着他后面的归不归说道:“归师兄,广仁几年前遇到了一位神医,你的眼疾要不要这位神医诊治一下?广仁可以引荐……”
  “不麻烦大方师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些年来,老人家我这双眼睛也慢慢的好起来了。现在已经能模模糊糊能看到一些光影了,反正我老人家一时半会也死不了,慢慢熬着吧,照这个样子过不了百八十年,这不错就能看到大方师你的样子了。”
  听到归不归话里话外还是对自己有些不放心,当下广仁也没有继续说话,转身向着客栈门口走去,他没走几步已经运用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吴勉、广孝的眼前。
  看到广仁消失之后,广孝微微笑了一下,随后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广孝也还有一点事情要办。就不打扰你们清修……”
  “广孝你留下…….”没等这个和尚说完,吴勉已经拦住了他。这个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跟着说道:“广孝你别着急走啊,说说这个空海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找这个麻烦,还去请了徐福的法旨。老人家我都想不到你会去冒这个风险。你真不怕徐福把你也留在他的身边,一起在海上钓鱼吗?”
  “如果师尊他老人家能再将广孝收在门墙之内,我就算陪他老人家钓后半生的鱼,那又如何?”说到这里,和尚有些神伤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就算将长生不老之体收走,再废掉广孝全身的术法那又怎么样?可惜,回不了头了。”
  说到这里,广孝重重的再次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瞒吴勉先生和归师兄,广孝只是觉得这韩淮不像是大奸大恶之人。只是替他说了两句话,师尊也的广孝说的在理,这才继续回查当年的事情。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暂时免了韩淮的死罪。这么多年,广孝我的弟子灌无名一直跟在空海和尚的周围,只要徐福大方师有了再次处死他的法旨,灌无名直接动手,不会耽误多久的。该说的广孝也都说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广孝也就告辞了。”

  日期:2018-01-16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