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第67节

作者: 皮唐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1-15 20:28:40
  [148]
  李世民的动作非常迅速,等窦建德大军开到成皋县的时候,唐军已经抢先进驻了虎牢关。
  这个关口的确易守难攻,窦建德的大军无法挺进,只好就地筑起营垒,并在板渚(黄河古渡口,与虎牢关隔河对望)建造了宫殿,和唐军对峙。
  在这里,两支天底下最强大的军队展开了第一次交锋。 
  试探交锋
  三月二十六日,李世民挑选了五百名精锐骑兵,一起奔夏军大营而去。他让李勣、秦叔宝、程知节等人在附近设下埋伏。自己则与尉迟敬德带上两个随从,亲自上阵诱敌。
  “敬德,我执弓矢,你执马槊,虽百万之众能乃我何?”
  “嗯。”尉迟敬德答应着。
  “前方就是夏军大营,我们过去看看。”

  “好。”
  几个人一边走一边聊,聊着聊着就到了距离夏军大营三里左右的地方。这时,前方出现了一支夏军的游骑。一个恶作剧似的冒险念头在李世民心头闪过,他轻轻从马鞍上拿起弓箭,瞄准了敌人,突然大喊一声。
  “我秦王也!”
  敌人听到这话,回头一愣,李世民的箭早已飞出去,射死了一个人。
  这一举动让夏军游骑非常惊恐,这个射死我们战友的人居然是秦王?秦王李世民!他居然亲自来杀我们的人。但同时又非常惊喜,因为他们发现,这位大名鼎鼎的唐军主帅居然只带了三个人,如果能抓到他,岂不是一次天大的立功机会?
  于是,这支敌军一边拍马过来追击,一边派人回去报告。很快,夏军五千多人马就集体出动了。

  敌人蜂拥而来,后方烟尘滚滚,两个随从都吓得变了脸色,李世民却一点也没有惊慌,反而还有些兴奋。
  “你们先回去吧,我与敬德自会为你们殿后。”
  说罢,李世民微笑着看了尉迟敬德一眼。两个随从渐渐跑远了,李世民和尉迟敬德依然慢悠悠的驱马前行,但他脑后却长着一双眼睛,这双眼睛一直在估算着追兵与自己的距离。
  追兵越来越近了,差不多已到了射程之内。这时,李世民突然勒住缰绳,回身一箭,射死了一个敌人。追兵害怕了,停下了追击,但过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再追。这时,尉迟敬德也回身一箭,同样射死了一个敌人。追兵又害怕了,但过了一会还是忍不住想追,然后.如是往复再三,追追停停,李世民和尉迟敬德总共射杀了十几个人,这支追军也就慢慢被引到了唐军早以设好的伏击圈里。

  这时,等待已久的李勣、秦叔宝和程知节领着精锐骑兵杀出来了,他们向这支追兵发动了猛烈的攻击。虽然他们的兵力只有敌人的十分之一,但我们也要看看领兵的是谁。再加上伏击的突然性和唐军精骑的战斗力,一番激战下来,居然斩首了夏军三百多级,还活捉了两员大将,余下的全部逃跑(逃回去又有的吹了)。
  .
  初战不利,窦建德被唐军的战斗力吃了一惊,但无论如何仗是不能不打的,此后他又向唐军发动了数次攻击。可是因为唐军占据着虎牢关,夏军到底也没能前进一步。
  李世民虽然初战胜利,但也明白夏军人多势众,仅凭一两次伏击战是起不到决定性作用的,眼下最应该做的是保存实力,因此之后也没再主动出击。
  此时的窦建德仿佛被李世民锁住了喉咙,虽然身强力壮,却无法使出全力。李世民虽然锁着窦建德的喉咙,但因为对手块头太大,一时也无法把他撂倒。
  双方在这种形势下陷入了相持。
  这一相持就过去了两个月。
  在唐军和夏军相持的过程中,王世充的心思活跃起来了。
  看见来了窦建德的救兵,他给自己壮起了胆,打算出其不意,来个里应外合。于是搜罗了一批残兵败将,让骁将单雄信带领他们出战,争取打破唐军的包围。
  但是,单雄信没能干掉李家的老二,也同样斗不过李家的老三。在洛阳城外,他中了李元吉的埋伏,当场阵亡八百多人,还有一千多人被俘。
  我们不得不说,李元吉这小伙子还是很能打的,只不过后世很多人都有意无意的忘了这一点。
  王世充那点可怜的兵力本就已经不多,经此一战,又损失了接近两千人,可谓是雪上加霜。从此,他彻底失去了出城的勇气,只能龟缩在洛阳城里,等着窦建德的消息。
  日期:2018-01-15 20:29:59
  [149]
  但是,窦建德又能给他带去什么好消息呢?他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了。两个多月以来,夏军不仅毫无战果,士气受挫,而粮食也即将吃完。更要命的是,就在这节骨眼上,夏军的运粮车队还遭到了唐军袭击,连押送粮车的大将张青特都被活捉。
  消息传来,夏军大骇,人心思归。
  饭都没得吃了,这仗还怎么打?
  窦建德也开始焦虑起来,对下一步的打算,这个盖世英雄的脑海中也是一片迷茫。
  这时,夏国一位著名的谋士给他出了个主意。
  “大王,要不咱们不打了。”
  窦建德听完一愣。
  “不打了,难道你要我逃跑?”
  谋士捋了捋自己的两撇胡子。
  “非也非也,我说不打并不代表我们要逃。而是我们不在这里打了,换个地方继续打。”
  这个谋士的名字叫凌敬,堪称是夏军中最有战略眼光的人。接下来他将要说出自己的想法,这个想法让我们知道夏军中还是不乏超一流的战略人才的,只不过遗憾的是,窦建德完全没有认识到他的才能。
  凌敬是这样谋划的:
  让窦建德带领全部兵力渡过黄河,攻取河阳,然后留下重兵把守。之后进行战略迂回,北上西进,越过太行山占领上党,凭险据守,继而占领山西河东的大片土地。
  这样行动有三个好处,一是大军北进,可以进入唐军疏于防备的地区,不会损失太多兵力;二是能拓展河东的领土,收拢兵员钱粮;三是如此一来,唐朝的后院就会着火,为了将这把火灭掉,唐军当然会立刻回援,郑国之围当然也会因此不攻自解。(悉兵济河,攻取怀州河阳,使重将居守。更率众鸣鼓建旗,逾太行,入上党,先声後实,传檄而定。渐趋壶口,稍骇蒲津,收河东之地,此策之上也。行此必有三利:一则入无人之境,师有万全;二则拓土得兵;三则郑围自解。)

  我们可以形象的打个比方,窦建德亲自跳上擂台给李世民和王世充拉架,却挨了李世民一记重拳。凌敬看情况不妙,于是说咱别打了,咱走,直接去李世民家里放把火,他自然就会放开王世充。这样一来我们不仅能省点力,还能顺便抢点东西。至于王世充,反正他活下来就行,被揍到什么程度,下半辈子生活还能不能自理,那就和我们没关系了。
  我们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高明的主意。兵法有言“避实击虚,攻则必下,攻其不守也”,围魏救赵就是这一策略最完美的发扬和体现,而凌敬的建议则更加稳妥,几乎相当于围魏救赵的升级版。如果战略能够顺利实施的话,可收一石二鸟之效,甚至实现唐、夏、郑三国鼎立之势都不是没有可能。
  窦建德非常激动,非常动心。但他到底却没有采纳。
  只因为有人不同意他这么做,而且这个人还有办法阻止。

  日期:2018-01-15 20:31:34
  [150]
  王世充很捉急,他的洛阳城已经危在旦夕了,实在是容不得窦建德下这样一盘大棋了。我都火烧眉毛了,你们还要玩这些花样儿,等你们打下河东来,我们大郑国岂不是都要完蛋了。
  不行!坚决不行!一定不能让你们走!
  于是,狡猾的王世充耍起了那套混官场的手腕,一面让亲信接连不断的赶往窦建德大营,在他面前声泪俱下的诉苦,把他吵的心烦意乱、举棋不定。一面派使者带着许多金银财宝,使出浑身解数来贿赂窦建德的左右,让他们劝说窦建德不要听凌敬的话。
  在糖衣炮弹面前,夏军将领纷纷沦陷了,他们倒向了王世充一边,转而开始劝谏窦建德。
  “凌敬不过是一个书生,哪里懂得打仗的事?”
  “就在这打吧,不要劳师远征了。”
  “再坚持几天,唐军会退兵的,我们大夏国的军队有这个实力!”
  窦建德并没有察觉到将士们的异样,只是看到他们都不同意绕弯子,士气斗志还很旺盛,主意随之有点动摇。再加上他对自己能力也有一定的自信,于是最终决定留在这里。
  “凌敬同志,你讲得很有道理。但我却不能因为你一个人寒了众位将士的心啊。你不想打,人家还想立功呐。咱们哪儿也不去了,就这样吧。”
  但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这一回更是如此,凌敬深知继续耗下去就等于慢性自杀,因此他表现的也极其倔强,言辞激烈,据理力争,一定要让窦建德出兵河东。
  可窦建德毕竟是夏王,大王总是有点脾气的。看到凌敬如此的不通人情,大庭广众之下和领导抬杠,他很快发怒了,直接让卫士把凌敬架出了门外(建德怒,命扶出)。

  工作进展的不痛快,窦建德闷闷不乐的回到家里。
  但没想到,王后曹氏居然也跟他说起了凌敬的事,并认为凌敬说的有道理。
  其实,窦建德平时对曹氏还是不错的,但是可能因为正在气头上的关系,他此刻已变的异常固执,不仅不能容忍下级唱反调,更不能容忍一个女人左右自己的决策。
  于是,他生气的向曹氏吼道:
  “你一个女人懂什么!”(此非女子所知)
  “现在郑国危在旦夕,我如果舍之而去,岂不是显得我言而无信、胆小怕事?你不要多嘴,就这么定了!”
  促使窦建德做出决策的并不是理智,而是面子。
  为了那虚无缥缈的尊严,他选择继续和强大的李世民正面对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