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112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俩,就像是两只蜗牛一样,伤心的时候,想要把自己藏进壳里。
  只可惜,我们两个,连壳儿都没有!
  我特别怕齐阳会怪我,可是,一直到离开,他都没说一句责备的话。更确切地说,他是一句话都没跟我讲。
  再后来,我就很少能见到他,每次见到,他身上也都带了大大小小不同程度的伤。
  听别人说,齐阳最近变坏了,总爱跟别人打架,而且,他还打了他的后妈——何红梅。只不过,何红梅打他打得更狠。
  我很替他担心,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讲。
  直到大年夜的深夜,春晚都结束了以后,我睡梦中被人推醒。

  醒来时,看到齐阳一脸都是血地坐在我旁边的台阶上,很神经质地冲我笑。
  我吓了一跳,差点儿就尖叫出声,幸好被齐阳捂住了嘴巴。
  齐阳小声跟我说:“伍悔,我是来跟你道别的。我要走啦!”
  他从兜里摸出一沓零钱出来:“看,这二百块钱,是我从何红梅柜子里偷来的,够我买一张去海城的火车票。”
  一听齐阳要走,我就着急了,拉着他的衣角,问他可不可以不走。

  他说不行:“伍悔,我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我真怕我有一天会控制不住我自己杀了她!”
  我知道那个她是指谁,何红梅打他打得越来越狠了,齐阳脸上的血肯定也是她的杰作。
  既然留不住齐阳,我就求他带我一起走。
  齐阳摇摇头,说:“伍悔,这些钱只够我一个人用。你放心,我一到海城就会给你写信。等我在海城安顿下来,就回来接你。”

  我还记得自己一直抓着齐阳的衣角不肯撒手,最后,他是强行掰开我的手,才脱了身。
  他说他会给我写信,还说一定会来接我。
  我哭着追着他坐的那辆公交车,一口气追出了两站地。在结了冰的雪地上,不知道滑倒了多少次。
  齐阳走后,我就像是失去了身体的一部分一样,心里空落落的,浑身都不舒服。

  每天都盼着能收到他的信,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我的希望每一天都会变成失望。
  对于孩子来说,一天时间,其实很漫长。
  对于我来说,那些日子,度日如年,我甚至开始有些恍惚起来。
  几个月后,伍家人晚饭后,我正在厨房刷碗。
  伍家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电视里,正在播放一条被拐卖儿童被人贩子打断双手双脚,扔在街上行乞的新闻。
  秦翠花突然说了一句:“那个齐阳,不知道天高地厚,一个人跑出去。我看啊,他八成也是这么个下场!”
  我脑袋里轰得一声,手里的碗“啪”地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在秦翠花尖叫着跑过来打我时,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那次昏迷以后,我生了有生以来第一场大病,持续高烧,就算去诊所吊瓶也不起一点儿作用。
  连续几天的高烧,烧得我整个人浑浑噩噩,虚弱地躺在地上,浑身都像是骨头被打断了一样疼。

  迷迷糊糊间,我听到秦翠花和伍大财大吵了一架,姑婆好像是站在秦翠花这边的。
  后来,就陆陆续续有人上门来看我。
  他们站在我身旁,看我的眼神,就好像在菜市场买东西一样。我听到他们每一个人都跟秦翠花讨价还价,谈不拢就悻悻而去。
  我虚弱地站都站不起来,伍大官似乎很不习惯,肥大的屁股坐在齐阳之前坐过的那个台阶上,拿着一根树枝拨弄我。
  “伍悔,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啊!你再不站起来,我妈可就要把你给卖了。”伍大官说得很小声,一副通风报信的样子,似乎还很舍不得我
  我特别想说,伍大官,你换个台阶,别坐那儿,那是齐阳的台阶。
  可是,张张嘴,嗓子却疼得厉害,根本发不出一丝声音。
  后来,有一个女人隔三差五地来了伍家好几次,秦翠花从她手里接过一沓钱以后,让她把我带走。

  女人就开开心心地抱着我,去了她的家。
  经过河堤的时候,我看到柳树都冒出了绿芽,竟然已经到了春天。
  从冬天等到春天,等了这么久,都没等来齐阳一封信。
  女人的家是三间荫暗巢湿的茅草屋,那时,就算是农村,也几乎见不到茅草屋了。

  她一把我抱回家,就高兴地招手,招来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儿啊,快看,娘给你买了个媳妇儿回来啦!”
  少年蹦蹦跳跳地拍手叫好:“噢,有媳妇儿咯,我有媳妇儿咯!”说完,伸手就拽住我的头发,力气大得很,直接把我从女人的怀里给拽了出去。
  我头皮疼得厉害,却虚弱地几乎睁不开眼睛。
  女人一巴掌拍在少年的手背上,他才松开手。
  “去去去,不通人事的东西!”她把少年轰出去,又用热水给我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然后,又请赤脚医生来给我看病。
  那个医生没穿白大褂,我不知道他到底算不算是医生,不过,连续来了几天后,我居然退烧了。
  一看到我退烧,女人开心坏了,跟他男人讲,说这回花钱花值了,出个病怏怏的价格,买回来个好女孩子。
  女人笑眯眯地给我介绍了他们家里人,让我喊她妈,喊她老公爸,还有她那个傻儿子,说是我未来的丈夫。
  我瞪着一双懵懂的眼睛,看着这陌生的一家人。
  八岁那年,我被人贩子给卖到苏家,还能明白自己是被拐卖了。那会儿,我还不到七岁,根本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起来,都觉得好笑。那么小的我,竟然两次被别人买去当儿媳妇儿。难道,我天生长了一张当媳妇儿的脸
  若是那些人知道我现在的职业,会不会觉得自己眼瞎了呀 !
  只能怪世事弄人,天道无常。
  女人逼我开口说话,我听话地张张嘴,竟没办法发出一丝声音。

  两次三番之后,当确定我真得没办法说话后,女人气急败坏了:“我还当自己捡了个便宜呢,原来是个哑巴呀!”
  从那天起,我就不能说话了。
  齐阳走了,我也不想跟别人说话,所以,不能说话这件事,对我来说,并没造成多大影响。
  我在茅草房里的生活,几乎跟在伍家一样,干同样多的家务,吃同样少的饭,时不时也会被痛打一顿。
  我曾经有几次想要逃回伍家,我怕齐阳写信来,我会收不到。
  每次逃跑,都要被吊起来痛打一顿,直打得皮开肉绽,女人才会轻声细语地劝我认命,说人活在世上,跟谁都能争个输赢,可是,唯独别跟命争。
  他家那个傻小子,每天都会揪我头发,像是现在那些虐猫虐狗的变态一样,往死里虐我。
  我以为,我就要这样过一辈子了,可是,转机却在那个女主人不在家的午后发生了。
  日期:2018-05-15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