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111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那时起,我就有了想要找到妈吗的心愿。随着时间的流逝,小小的心愿滚雪球一般迅速变大,变成了心中的执念。
  钱被何红梅拿走以后,齐阳有好长一段时间,都垂头丧气,提不起津神来。

  有一次,姑婆说漏嘴,说我妈妈在海城。
  我就跟齐阳讲,说我们再去捡废品卖钱吧,我们去海城找我妈妈。
  齐阳说,再攒钱,还会一样被何红梅拿走。
  那会儿,何红梅的强势和羞辱,在他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很深的荫影。
  他落寞了很久,直到有一天,他拿着一张纸跑来找我,说:“伍悔,我找到挣钱的办法啦!我们能去海城找你妈妈啦!”

  那是一张写着字的宣传单,齐阳用食指指着那些字,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给我听。
  原来,小镇上要举行一场少儿拳赛,要求两个人为一组参赛。
  宣传单上,最显眼的位置,写着几个大字“总冠军奖金5000元”。
  5000元啊!在那时,就算是对小镇上的大人来说,都是天价啦!
  我和齐阳立刻兴奋地跑去报名,更让我们开心的是,只是报名,我们俩每人就得了一百元的报名费。
  不需要我们交钱,还倒发给我们钱,从来没想过,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好事。
  齐阳说,钱放在他那里不安全,就让我保管钱。
  我偷偷地把钱藏在我盖的棉絮里,棉絮又脏又臭,除了我以外,没有人会碰一下。
  然而,伍大官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我和齐阳报名参加拳赛了,非得逼着我把钱交出来,不然,就威胁我说要把拳赛的事情告诉姑婆。
  他说,只要把二百块钱给他,他就替我们保守这个秘密。
  后来,我和齐阳一合计,就咬牙把钱给了他。
  拳赛的日子很近,我每天做完繁重的家务以后,要等全家人都睡着以后,才能偷偷跑去武馆后面的荒地,跟齐阳一起练武。

  每一天,都累到筋疲力尽,浑身酸痛。
  有时候,下雨了我们也舍不得休息,就在雨里练习,一次次摔倒,又一次次爬起来。
  齐阳比我练得更刻苦,每次我过去时,他就已经练得满头大汗了。
  等到拳赛开始的日子,那个用旧礼堂改造成的小拳馆里,挤满了人。
  伍大官也和他的一群朋友坐在观众席里,看见我,就跑过来跟我说话。
  “伍悔,你知道他们为什么给你一百块钱吗 ”他挤眉弄眼地冲我笑。
  我摇摇头:“不知道。”
  “傻了吧!”伍大官看起来特别开心,大笑着说,“那一百块,是买你命的钱!你签的那张,是生死状,一会儿你上台,会被人打死!哈哈哈!”
  那时,我真得太小了,对死亡根本就没有认知。

  我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伍大官,让他回座位坐好,不然他的座位会被别人抢走。伍大官一听这话,就赶紧听话地回去做好。
  其实,我才没这么好心提醒他保护座位呢。我就是特别讨厌看到他!
  前面的几场比赛,都算不上津彩,只几个回合就分出了输赢。
  很快,主持人就叫了我和齐阳的名字。
  齐阳的表情很严肃,牵了我的手,轻声问我:“怕不怕 ”
  我问他:“我们真得会被打死吗 ”
  齐阳摇头,说:“不会,我会保护你。”
  我冲他笑,说:“那我就不怕。”
  还记得,第一场比赛时,我们俩的对手,是一对身穿黄色练功服的兄弟,个子都比齐阳还要高一些。
  他们根本就不把我们俩放在眼里,一上来,就质问裁判:“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怎么搞两个吃乃的小屁孩儿到台上来了 ”
  台下哄堂大笑,但是,很快,我和齐阳就用实力打了他们的脸,让他们再也笑不出来。

  你们听过那个故事吗
  说是,有一个问题,为什么猎狗没有兔子跑得快
  那是因为,猎狗追兔子,只是为了主人能给它一餐饭,而兔子却是为了活命!
  我和齐阳就是兔子,齐阳说,伍悔,我们一定要拿到总冠军。
  我们必须逃离许镇!
  当齐阳把对手踩在脚下时,台下爆发了一阵嘘声。
  擂台的一侧,摆着一张绿色的赌桌,让观众下注。

  很显然,没有人看好我跟齐阳。
  真不好意思,让他们赔钱了!
  我被伍大财紧紧抱着,根本没办法反抗。
  伍家人就像是鬼子进村扫荡一样,一个个口袋地掏,不遗漏一丝一毫。
  大冬天的,几乎把我全身的衣服都给扒光了。
  当秦翠花看到我丨内丨裤里鼓囊囊的一块时,眼睛是亮得发光的,而我,吓得浑身哆嗦,使劲儿想往后躲,却被伍大财抱得死死的。
  秦翠花高兴地把手伸进我丨内丨裤里,把我和齐阳用命换来的钱,全都收了去。
  我嚎啕大哭,拼命想去抢我的钱,却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在伍家人面前,我自从知道越哭越会挨打以后,就再也没有哭过。

  这一次,我却哭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她们拿了钱以后,又暴打了我一顿,原因是我吃里扒外,竟然要跟野小子私奔。
  他们看到我就觉得心烦,却又绝不会让我离开伍家。
  这一次,我被他们打得鼻子、嘴巴里都往外冒血。
  打够了,姑婆就随手丢了一个抹布给我:“擦擦你的脏脸,擦完快去给我端洗脚水,记住啊,水不要太烫。”

  我觉得,我那时一定是被伍家人给打怕了,不然,我怎么可能看着秦翠花夫妻俩笑得眉眼弯弯地数钱时,还能耐着性子做他们安排下来的家务活儿 !
  那是我第一次品尝绝望的滋味儿,做完活,裹着破棉絮躺在门外冰冷的地面上时,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失眠了。
  我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齐阳!
  第二天,到了约定的时间,我鼓了极大的勇气去了武馆后面的荒地。
  天边冒出鱼肚白,世间的一切都在期待光明的来临。
  我到时,齐阳已经等在那里。
  一看到我,他就开始笑,晨曦中,他的笑容那样暖,那样好看。
  我却不敢再走向他,只低着头,两眼通红地站在原地。
  齐阳等了一会儿,见我不走向他,就朝我这边走了过来。他每朝我走近一步,我心跳就加快一分,最后,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跳出去了。
  齐阳拍拍我的肩:“伍悔,你发什么呆呀 我们快走吧,第一班去火车站的公交车就快来了。”

  他越是兴奋,我就越是痛苦。
  他多问一句话,我就再也撑不住了,蹲下身子,双臂抱着膝盖,猛哭。
  齐阳被我吓坏了,一个劲儿问我出了什么事,安慰我说:“没事了,没事了,等我们去了海城,一切不好的事情都会过去!”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仍旧把脸埋在双膝之间,哭得呜呜央央:“齐阳,我们走不了了。他们把钱拿走了!”
  齐阳一开始没听清楚我说什么,我又重复了两遍,他才听懂。
  听明白我的话以后,他眼睛里的光芒一瞬间完全消失了。一屁股跌坐在我旁边,慢慢地用手换成一个圈儿,也抱住膝盖,跟我一样,把脸埋在双膝之间。
  我们俩的动作一模一样,不一样的是,我一直在哭,齐阳却自始至终一声都没有哭过。
  太阳迅速从天边升起,照亮了世间的一切,但却好像永远照不到我和齐阳身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