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93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好像不是苏家的南和实业的一把手,他只是董事副总,地位和华辰风在苏家差不多,只是辰风没进入董事会。”
  “苏二公子,是尊大神。”陈木认真地说。
  陈木是海城三少之一,自己本身就是尊大神,能得到他这样大神的称赞,那自然不是简单人物了。
  “多大的神?”我也来了兴趣,“就因为他是苏门的后代,所以就是大神?”

  “如果只是沾了苏门的光,那不算大神。他是典型的精英。哈佛和牛津的双料硕士,著名投行的首席分析师,他的履历光鲜得让人仰视。最重要的是,他在华尔街打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是苏家的人,也就是说,他是一个真正靠实力崛起的富二代。苏家二公子,只是他最不值得炫耀的身份。”
  我吸了口气,“那真是厉害了,难怪气宇不凡。”
  “你不会是动心了吧?小心辰风吃醋哦。”陈木竟然也会开这样的玩笑。
  “怎么可能?我只是觉得,他是真厉害。对于这么厉害的人,我欣赏一下,还是允许的吧?”
  陈木笑了笑,“允许不允许,那可不是我说了算,得辰风说了算。你住哪里?一会我们找个机会吃饭,你输了,得认账。”
  我看了看一旁杵着的蒋轩龙,尴尬地笑了笑,“改天再说吧。”
  “好,那我先回了,”陈木笑了笑,向他的车走去。

  我上了车,蒋轩龙默默地开车回酒店。
  “不是四哥非要烦你,而是陈木真的是一个危险人物。你不要被他外表所骗,他其实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蒋轩龙忽然冒出一句。
  “我知道,你和四哥都是为了我好,我明白的。”我淡然应付道。
  “四哥说了,让我们在这里再了解一下那个项目的情况,四哥在调动关系,想办法让我们和这个项目的主要领导见上一面。如果有必要,四哥会亲自过来。”蒋轩龙说。

  “好。”我应道。
  然后就一路无话,一直到酒店。
  我在房间休息了一会,突然床头酒店的座机响了。我接起电话,是前台打来的,说有位先生要见我。
  我心想应该是陈木,于是说马上下来。打开房间门,发现蒋轩龙竟然一直守在门外。

  我有些感动,我说:“龙哥你怎么不去休息?一直站在这里很累的。”
  蒋轩龙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地道:“我受四哥的嘱托保护好你,就不能让你有任何差池。”
  我说:“下面有个人要见我,我去看看是谁?”
  他说:“那一起去。”
  还特意加了一句,“你也不要烦我这样,我只是在尽自己的职责。”
  我说:“我没有烦你,我只是怕你太辛苦,我自己也过意不去。”

  “没事,走吧。”蒋轩龙作了一个请的姿势,我朝前去,他在后面跟着。
  出了电梯,我一眼就看到一个男人身材修长,气质卓然地站在那里,竟然是苏文北。
  他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难道是跟踪我来的,他要干嘛?
  我里有些紧张起来,苏门在阳城可以说是如日中天,如果苏文北真要对付我,那这里可是他们的地盘。
  苏文北先是冲我微笑,然后向我点了点头,向我走了过来。

  他的微笑真是很有亲和力,这一笑之间,几乎就让我对他的戒备松了几分。
  对于这个人,我明知道他有可能是我在这个项目中最大的竞争对手,但却对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也不知道是因为知道他的高学历和光鲜履历,还是因为他本身体现出来的高贵气质,让我莫名的就觉得他不是一个坏人,至少对我没有恶意。
  这完全是一种莫名的毫无依据的判断,完全只是因为一种感觉,事实到底是不是这样的,其实并不一定。
  “苏先生,这么快又见面了?”我向他点头,意思是这么快就见面,是不是你在跟踪我?
  “请姚小姐不要见怪,我只是随便让手下人查了一下公司旗下的酒店,看有没有姚小姐这位客人,如果有,也好吩咐下面人好生接待。没想到运气好,随便一查,就查到了姚小姐果然入住我公司的酒店,真是荣幸之至,唐突之处,还望多多包涵。”

  也就是说,我住的酒店,是苏家开的。
  其实这也不奇怪了,苏氏的南和集团是阳城的第一企业,涉足本地的酒店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恐怕就算我不选这家酒店,选了其他家,也会是苏家旗下的产业。
  “苏先生这么费心查我住哪儿,我很荣幸,也有些惶恐,不知道苏先生到底意欲何为?”我有些不客气地说。
  “一方面是想让下面人对姚小姐给予最好规格的贵宾接待,以尽苏某地主之谊。姚小姐在酒店的一切花费,都算在苏某的头上,阳城排名前十的饭店,姚小姐可以随意进餐,都算在我的头上。”
  我赶紧摆手,“无功不受禄,谢谢苏先生好意了。苏先生还是请直言,到底找我做什么吧?”
  “能不能请苏小姐到酒店咖啡厅聊几句?”

  “不了,我们就在这聊吧。”我有些冷淡地说。
  苏文北迟疑了一下,“那好吧,打扰姚小姐了。姚小姐那边请坐。”然后指了指酒店大堂的休息沙发。
  蒋轩龙看了看我,我示意他没事。不用隔得太近。
  苏家是阳城第一旺族,再怎么也不会在他自己家的酒店里对我下手。
  苏文北要想害我,根本不必自己出面。
  我看了看表,“苏先生有话请说直说吧,我一会还还有个视频会议。”
  “好,其实我就想问问姚小姐从哪儿来?”苏文北礼貌地问。
  “苏先生要想查我,其实根本不用问我,暗地里一使劲,就什么都查出来了。”
  苏文北并不否认他能做到,“所以我想和姚小姐当面谈,这样显得更有诚意。”
  “在我回答之前,我想先请问苏先生,为什么对我的来历如此感兴趣,是因为我出现在那个项目的发布会现场,所以苏先生需要知己知彼,确保万无一失吗?”
  苏文北脸上很不自然,似乎是我的话说得有些直接,他显得有点尴尬。
  “嗯,其实我是对姚小姐这个很感兴趣。我觉得姚小姐是故人,有曾经相识的感觉。”
  “故人,曾经相识?”我问。
  “是的。”苏文北答道,他的眼神很真诚,我觉得他不像是在撒谎。
  其实我对这个问题是有兴趣的,因为我是一个没有根的人,我从来也没有放弃过寻找自己的来历。所以当我听到他说对我熟悉时,我还是会想,难道我失忆之前和他认识?
  “那我们在哪见过?”我直接问。
  苏文北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或许……没见过。我从小在英国念书,后来去了美国,姚小姐有在那边念过书吗?如果有,我们就就是在国外见过。”
  “没有。”这一点我很确定,我高中在海城念的,后来大学也在海城,我哪有机会去什么国外念书。
  他脸上略出些失望,“那姚小姐……觉得对我有熟悉的感觉吗?”

  其实我心里有个微弱的声音说,有的。说不上是熟悉,但有一种亲近感。
  不过我面对一个男的,当然不能这样没皮没脸地说我对你有亲近感,我只是摇了摇头,“没有,我们从未见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