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69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嗓子喊出来的时侯,又夹杂了一些倭国人的叫声。这些已经喝得微醺的杂役们都被这一声惊醒,随后大叫着跑过去查看出了什么事情。这些人跑出客栈的时侯,便被眼前的一切吓懵了。就见不久之前刚刚将遣唐使和几位僧人们送进去的馆驿当中,已经着了起来冲天的大火。看着火势的样子,里面已经不可能还有生还的人。
  这些杂役都是跟随着遣唐使的,根据他们倭国的律法遣唐使暴亡,他们也又保护不周的责任,杂役们不是武士没有剖腹自尽的机会,回国便要被五花大绑送到刑场被砍掉脑袋。
  就在这些杂役哇哇大叫的时侯,突然从火海当中走出来一个全身冒火的人。他走出来之后,身上的火势才算开始逐渐熄灭,露出来他原本的相貌,正是不久之前被吴勉施法埋在码头青条石地下的灌无名。
  出来之后,灌无名直接走到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盯着他们两个人说道:“我明明已经说了,后续的法旨马上就到,你们连这么一回都等不起吗?一定要现在动手……”
  “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放的火?”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盯着:“想要弄死你们谁,我直接用贪狼劈过去就好,哪里会给你说废话的机会……”
  吴勉说话的时侯,随着“轰!”的一声响,正片的馆驿都在大火当中崩塌。随着里面房屋的倒塌,露出来当中一个小小的八角亭,里面满满的站了十几个人,当中就有这次入唐的两位遣唐使和那位空海和尚。
  这些人身上的衣衫都被烧成了破布。全身过半都是烧伤,不过就是这样,这些人竟然还能逃过一劫,一脸惊恐的看着火势外面的这些人。看到了两位正、副使没有丧身火海,当下那些住在客栈当中的杂役才忙活起来救火。这个时侯,被火势惊动的福州官员也都赶到了这里,开始组织人力一起救火。
  在这些人的努力之下,很快便开出来一条通路,将八角亭中的众人都搭救了出来。清点人数之后。发现除了八角亭中的这些人之外,包括跟着遣唐使一起住在馆驿的武士、随从和僧人一共被烧死三十余人,馆驿当中也有十几个人的伤亡。
  看到这些人都被救出来之后,灌无名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冲着归不归说道:“再有几日,徐福大方师赦免的法旨便会送到。果如这个时间他死在意外当中,归不归,看你如何去向徐福大方师解释。”

  “老人家我一个平头百姓,要和方士解释什么?”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还有,我老人家不信佛。用不着你一个和尚这样和老人家我说话。灌无名,再这样说话的时侯,别说我老人家不给你们佛祖面子……”
  这几句话老家伙是笑着说的,不过听在灌无名的朵耳里,心里还是一个劲的冒凉气。当下他冷笑了一声之后,不再说话。转身向着那几个被救助出来的人走去。拉过来一个正在忙活的杂役之后,从怀里面抓了几个金锞子给他,在这人的耳边说了几句。杂役连连点头,等到灌无名说完之后,急忙鞠躬跑开。百无求看的清楚,这个倭国杂役跑到了街对面的药材店,对着站在外面看热闹的伙计大喊要买药材。

  随后灌无名将买回来的药材加以手段炮制,很快便制成了黑油一样的膏剂。将这些膏剂抹在被烧伤之人的伤口处,抹上之后原本还想杀猪一样惨叫的倭国遣唐使也变得安静了来起。片刻之后竟然沉沉的睡去。
  原本这几个人就算侥幸得以活命,也只是多受几日的痛苦,多半还要因为烧伤惨死。不过被灌无名炮制之后,第二天被他们重新上药的时侯。才发现在这些人的身上已经长出来了新肉,除了个别地方还有一些烧伤的痕迹之外,剩下的部分已经不碍事了。
  根据这些生还者的诉说,晚上,当地官员再馆驿当中设下酒宴招待他们这些遣唐使。没有想到的是,刚刚喝了没有几杯酒,便听见外面有人大喊起火了。这个时侯他们再想逃出去已经来不及了。打开房门的时侯,一些邪风竟然将大火向屋子里面吹。
  还是空海和尚的那位中土和尚朋友将后窗打开,安排他们跳出后窗,随后藏身在外面院子当中的八角亭上。此处远离起火的房屋,一开始众人还以为此处安全。想不到的是众人到了八角亭中之后,不断有邪风将大火向八角亭里面吹,大有不把他们都烧死不罢休的样子。吓得这些人连连惨叫,有几个人逃出了八角亭打算重新找一条生路,没有想到他们刚刚逃出八角亭便被大火烧死。最后只有留在里面的人被大火当场烧死。

  这样的话不好向上禀告,说出去好像是老天爷要烧死这些遣唐使一样。当下负责纪录的官吏将这一段话抹掉,只说是天干物燥用火不慎之后才引发的火灾。
  看完了热闹之后。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回到了自己的客房。百无求回来之后第一句话便是:“老家伙,真是老天爷要收那个韩什么什么。可惜了,火势要是再大点的话,把灌无名那个秃头一起烧死,就不用听他胡说八道了……”
  “傻小子,这屎盆子别扣在老天爷的头上。这火不是咱们放的。还不兴别人放把火吗?”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侯,突然古怪的一笑。随后对着白发男人说道:“灌无名刚才失了方寸,现在差不多应该明白过来了。”
  吴勉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只是回答了四个字:“火山来了……”
  小任叁也猜到了几成,不过小家伙却不明白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咱们就会一口咬定是那位最后一任大方师到了。当下它眨巴眨巴眼睛问道:“就不能是广仁吗?就敢肯定是火山到了?”
  “这个还有猜吗?”归不归笑眯眯的接过了话头,顿了一下没有等到吴勉的话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广仁动手的话,里面一个人也跑不掉。火山以前和灌无名的术法相当,现在可能要高出不少了。他动手的话。灌无名还是可以支撑一会的。”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了起来。随后冲着吴勉的方向说道:“看来那两位大方师也不想徐福赦免的法旨送过来,这几年咱们到处游玩,似乎是错过了不少的事情。”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之后,百无求突然站了起来。二愣子皱着眉头抽动了一下鼻子,随后快速走到了门前,一脚将大门踹开之后,对着外面大声吼道:“那只妖在外面偷听!好好的妖不做,学他们人鬼鬼祟祟的偷听别人说话!”
  这一嗓子吼出来的时侯,吴勉和归不归才感觉到了一股似有似无的妖气出现在了客栈里面。比起来对妖气的甄别来,百无求还是要对他们俩敏感一分。
  “卑职是百疆大妖属下的百妖长洪铜,封了百疆大人之命,私下妖山前来向百无求大妖传话……”说话的时侯,一个人影已经从院子外面窜到了百无求面前。妖气便是从这人影当中散发出来的,对着二愣子磕了个头之后,继续说道:“属下是私下妖山,不能让外妖知晓,请百无求大人赏小的到屋子里面说话……”
  日期:2018-01-16 07: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