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8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二丫还是摇头:“我会听,但我想用我自己的方式去解决。”
  “比如?”
  “比如,我可以选择先征得沛芹姨她们的原谅,而不是放弃喜欢你。”
  萧晋一滞,无话可说,因为他这会儿只想哭。

  确定了,梁二丫就是老天爷派来折磨老子的,这就是以前在京城荒唐的报应!要不然,常理根本无法解释一个才十二岁的丫头为什么能如此的让人无可奈何。
  摇摇头,他站起身,颓然低头向家的方向走去。梁二丫抿抿唇,追上去,像往常一样,将自己的小手塞进了他的掌心。
  值得一提的是,路过梁玉香家的时候,他让梁二丫上去推了推院门,里面闩着,没能推开。在犹豫片刻之后,他选择了放弃。
  这个时候,梁玉香可能并不想见到他。
  回到家,正要跨进院门,却见周沛芹和郑云苓火急火燎的跑出来。一见到他,周沛芹便抓着他的手臂急问道:“怎么回事?小鸾怎么说老族长快不行了?”
  “没有的事儿,别听那孩子瞎说,要是老族长真快不行了,我能这么快就回来嘛?”
  对于能有一件事让周沛芹主动找自己,萧晋是很高兴的,心中暗暗夸赞巫飞鸾好助攻的同时,顺势就握住了周沛芹的手。
  “那小鸾是什么意思?”周沛芹蹙紧眉,不悦道,“那孩子一向都很乖,怎么大过年的乱开这种过分的玩笑?”
  “他倒也不全是开玩笑,具体情况挺复杂的,来,咱们进屋说。”递给同样焦急的郑云苓一个没事儿的眼神,他就拉着周沛芹进了屋。
  一直走到里屋卧室,关上门,他才将梁庆有今天的表现大致说了一下,然后道:“老爷子这是终于没了心事,想好好的休息一下,本身没什么不对,只是他的身体全靠药物和一口心气儿吊着,我担心这股气一旦泄掉,有可能会让他的身体误以为他已经没了求生的意志。”

  “那怎么办?”周沛芹担忧道,“老族长操劳了一辈子,按理说早该歇一下享享清福了,可如果事情会变成这样,那我们要怎么做?故意去制造麻烦让他继续操心么?”
  “当然不能那样,”萧晋拉她到床边坐下,笑着说,“就算能让他多活几年,可疲惫痛苦的活着,或许还不如就这么了无遗憾的离开呢!”
  周沛芹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摇摇头,萧晋道:“来之前,我说了希望他活到村里出了大学生、满足一辈子的心愿,但不清楚这对他还能有多大的作用,只能先看看再说。毕竟,他现在的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我也不能强行对他做什么。”
  周沛芹沉默的低下头去,良久才幽幽地开口:“我当初主动站出来说要用身体伺候城里来的老师,其实……其实并不像老族长想的那么高尚。
  我很清楚,如果我那么做了,老族长一定会让全村的人一起供养我,这样的话,小月就再也不用为吃饭发愁,而且,家里住着一个老师,对她读书也有好处。”
  萧晋想起刚到这里的第一顿饭吃的是白面馒头还有鸡蛋,当时周沛芹也说了,那都是老族长送来的。
  “这又怎样?”他将小寡妇揽到怀里,柔声说,“不管你是私心也好,奉献也罢,从你站出来的那一刻起,就值得被全村人尊敬。
  说句不好听的,你拿出来的可是自己宝贵的身体呀!而且付出的只有你,他们的孩子却坐享其成,本就该对你心怀愧疚,你完全没必要对此有什么压力的。”

  “我明白,你说的我都明白。”周沛芹用力抱着萧晋的后背,眼泪汹涌而出,“可是,我一想到老族长会因为这件事而难受的睡不着,就觉得自己做了很对不起他的事情。”
  什么样的心才叫干净?周沛芹和梁庆有这样的就是。他们都做了非常了不得的事情,又都因为一点点私心而愧疚的要死。这在这个我讹你害你都要嫌你掏钱不够快的时代,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真是个傻婆娘!”捧起周沛芹的脸,萧晋低头吻去她脸上的泪水,说,“如果你真觉得对不起老族长,愧疚只会让你难过,于事无补,不如想办法向他赎罪。
  今后,我好好的教娃娃们读书,把他们教育成人成才;而你呢,就继续兢兢业业的履行好你的职责,把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牢牢的拴在你的裤腰带上,永远都想不起离开。

  这样,我们携手一起完成他最大的心愿,多重的罪过都应该能赎的清了吧?!”
  周沛芹闻言再次泪崩:“我栓得住你么?”
  “栓得住栓得住!”萧晋心疼的赶紧抱住她,“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将来还是我萧家的大少奶奶和主母。我向你发誓,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离开你,哪怕是死也要和你装在一个盒盒里。”
  “那玉香呢?”周沛芹问,“彩云呢?巧沁和城里那位董小姐呢?”
  “呃……一个盒子貌似装不下这么多人。”萧晋挠挠头,无耻道,“要不这样,中间的盒子里就咱俩,她们的摆咱们旁边,另外,咱再在自己盒子上开个口,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偶尔爬出去见见她们,或者她们时不时爬进来跟咱们挤一挤了。”

  周沛芹就算是再伤心,听到这样无厘头的话也不禁愣住了,片刻后无奈一笑,轻打他一下,嗔道:“你总是喜欢这样胡说八道!”
  “好了好了,笑了就是没事了。”萧晋像哄孩子一样抱着她轻轻摇晃,“刚才说了那么多愧疚,其实,我才是那个最应该愧疚到生不如死的家伙,但很可惜,我不是好人,不像你们那么心地善良,尽管无法真正的心安理得,可做混蛋依然还是做的乐不思蜀。
  对不起什么的,我欠你太多太多,再说出来已经不值钱了,而且,我也做不到放弃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所以,我只能不要脸的求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无论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只是求求你,千万千万不要离开我。”
  周沛芹本就爱煞了这个家伙,现在又听他说的这么可怜,哪里还能不心软?叹息一声,道:“我怎么可能会离开你?离不了的,除非我不想活了。”
  “你要是离开了,我也活不成。”
  这种时候,当然什么肉麻说什么,萧晋才不管这样到底有多无耻,当务之急,是先解决了眼前的问题,其它的回头再说。
  然而,被哄得次数多了,周沛芹似乎已经有了一些免疫力,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听他的情话就浑身发烫晕乎的不知东西南北。
  “你实话跟我说,”她坐直身体,看着萧晋的眼睛问道,“小鸾的母亲和辛冰是不是也跟你是……那种关系?”
  这问题可是够犀利的,可不回答又不行,更不能撒谎,于是萧晋只能硬着头皮道:“这个……辛冰以后可能会跟我变成那种关系,小鸾他母亲可能性就不大了,那娘们儿心里一直都装着一个恨之不死的男人,是变态来着。”
  周沛芹咬了咬嘴唇:“也就是说,这个家里,至少还会再住进来六个女人?”

  日期:2017-12-12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