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9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将胖子安顿好之后,已经是凌晨五六点的样子了,我看天色已经微亮,干脆也不休息了,让王坤跟他老婆在厨房里整了两道小菜,拿来两瓶白酒,跟张坎文在房间里喝了起来。
  算起来,我和张坎文相识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喝酒。张坎文突破到了天师境界,我俩心里都高兴,也没用真元驱散酒劲,没喝几杯,两个人便都醉了。
  酒醉之后,话就多了起来,我俩说着当年的相遇相识,说着张坎文的师傅赵老爷子,还有曾经我的挚友、张坎文的同胞弟弟张文非。
  张坎文再没有忍住,一个胡须满面的粗壮汉子,当着我的面,哭成了泪人。

  一边哭。他站起身,朝着正北方向跪倒伏拜,口中呼道,“师父!师弟!我今日成了天师!咱们文山一脉没有灭亡,文山一脉还在!”
  他这一哭,我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当年如果我早一些去到梅山,说不定就能救下张文非,救下赵丁午老爷子。那样的话,文山一脉,也不会像今天这般人丁稀薄。
  不过多难兴邦。殷忧启圣。没有宋末的大厦将倾,便没有文相的白衣救国;没有文山一脉的悲惨遭遇,也不会有今日身负“正气浩然”四字的张坎文。
  所以,为张文非和赵老爷子难受的同时,我心里更为张坎文。为文山一脉而开心。

  当年我曾向赵老爷子承诺过,说一定会保住文山一脉的传承。如今张坎文晋升天师,我也总算对赵老爷子有个交代。而且张坎文晋升天师之后,小王励的事情,他也能替我更多分担一些,让我不比被羁绊在这里。
  小王励是张坎文的徒弟,同样也是文相一脉的传人。将来他身上的邪物驱逐干净之后,因为这多年折磨,小王励的神魂远比普通人更加强大,修行天赋也要强出许多。有成了天师的张坎文。有天赋无限的小王励,文山一脉的兴盛就不远了。当年赵老爷子的心愿,也终于得以实现。
  心里带着感慨,我和张坎文一直喝到天亮,最终双双醉倒。瘫在沙发上各自睡去。
  谢成华的办事效率极高,第二天我才刚睡醒起床,便有一队工人已经上门,只等着我们起床之后,便准备修复店里的损毁了。
  昨晚的损毁主要集中在我和胖子的房间,虽说损坏不大,但想完全修复,怎么也得一两天时间。因为店里没有其他多余房间,我们只好把胖子转移到张坎文房间的床上。而且接下来几天,我和张坎文也只能窝在这里。
  除此之外,古玩城的管理方还来了人,说是我们店里昨日有火光冒出,还有阵阵轰隆响声,非要调查,还报了警。古玩店里虽然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但谁也不想把自己的私人空间暴露出来给别人看,最终还是王坤给王永军打了个电话,才解决了这件事。
  接下来的两天,我和张坎都留在房间里陪着胖子,天罚虽然已经过去,但我们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次降临。 毕竟天罚的目的在于清楚胖子窥探到的东西,但如今我和张坎都看到了那句话,胖子也还活着。天罚的目的并没有达到,还会不会有下一次实在不能保证。
  我和张坎还好,在天罚之下,因祸得福,实力又有提升,哪怕再降下天罚,我们也有反击之力。但胖子此时却是最虚弱的时候,再来一次,绝无幸免之理,所以我们只能寸步不离的照看着他。
  另一方面,张坎虽然检查了胖子的身体,说他无甚大碍,三日之内可以醒来。但天罚之力莫测,便是张坎自己,也不敢说自己检查的结果绝对没有问题。我们也只能守着胖子,以免再出其他意外。
  时间过得很快,接下的两天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胖子的情况不好不坏,依旧昏迷着躺在床,呼吸平稳,体温也正常,但是对外界的刺激没有任何反应。
  张坎说他要睡足三日,所以我也没有着急,每天亲自照顾着他。
  第三日,因为知道胖子很可能在今日醒来,这一整天,我什么地方都没去,吃饭都是在房间里解决。
  一天时间很短,很快,天色便暗了下去,日暮西陲,透过窗户,我看到周围一些高大的楼房里,已经亮起了灯光,为迎接黑暗做好准备。而此时的胖子,依旧躺在床,一点也没有清醒的迹象。
  我心里开始焦躁起来,不停在房间里踱步。
  张坎从门外进来,远远的看了胖子一眼,在我对面坐下,轻声问道,“还没醒吗?”

  我没有说话,只是皱眉摇了摇头。
  张坎的脸色一点也不我好,过去的几天里,除了偶尔去照看小王励之外,他大部分时间都陪我一起坐在房间里,等待胖子的消息。显然,他也担心胖子,担心天道的反扑。
  在这个黄昏里,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变得缓慢又沉重,压得所有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心里清楚,张坎说的三天,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而已,早一天晚一天醒过来,并没有什么区别。但这几天的焦躁却积郁下来,在最后一天完全爆发了出来,心里是无法平静。
  见我不太想说话,张坎也没再多说什么,同我一样保持着沉默,时而看看胖子,时而眺望远处的灯火,房间里安静得只有我们三个人的呼吸。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楼下的古玩城,又进入了一天最热闹的时间段,人声喧嚣鼎沸。有人欢笑着挤进人群里,有人站在原地呼朋唤友。

  听着他们的声音,我心里愈发觉得孤独压力。
  我的朋友不多,亲人更少,胖子之于我,既是朋友,又是亲人,如今他生死未卜,我心绪怎能平静?
  我又想到了天道。一次,这所谓的“天道”已经拘禁了我的妻子,这一次,又是它,重伤了我的兄弟。
  无论今日胖子能不能醒来,我和天道之间的仇怨,都又增添了一笔。
  不安与憎怨之,夜色终是不可阻挡的碾了过来,房间里一片昏暗,张坎站起身来,准备过去开灯。轻缓的脚步声,在此时安静到极点的房间里,却显得格外刺耳。

  忽然,房间之,除了我们三个人的呼吸声,以及张坎的脚步声之外,又有另外的声音响了起来。
  “妈的,我怎么瞎了?”
  是胖子!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我便确认了那是胖子。我急忙从床站了起来,在黑暗跑到胖子的身边。
  听到胖子的声音,张坎的动作也快了几分,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几乎在我到达床边的同时,房间里骤然亮了起来。

  胖子昏迷多日,骤然接触到这么强烈的光线,瞳孔猛的一阵收缩,叫道,“好亮,这是哪里?”
  胖子的声音有些虚弱,但语气却如往常一模一样,他躺在床,一把抓起搭在身的被子,将自己的脑袋藏了进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见他如此,我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了下去。
  这时张坎也从门边赶来,同我一起看着胖子。
  好一阵子之后,胖子才悄悄将被子放了下来,确认是我和张坎站在床边之后,被子一掀,从床跳了起来,一手揽着我的脖子,一手揽着张坎,欢喜的嚷道,“三娃,老张,我还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们了。真是太好了,我还活着!”

  日期:2017-12-12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