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48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收掉电话,手有点抖,我不能告诉他们,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我必须要控制他们,直到这件事结束了。
  啊蕊走了进来,看着我疲倦的样子,就问:“很累啊?”
  我看着她,我说:“过来。”
  他走了过来,捏着我的肩膀,她说:“现在的生意很好了,你可以轻松一点了,坐在这里,都可以收钱了。”
  我苦笑起来,我说:“是吗?那很好。”
  啊蕊加重了力道,说:“看样子,你有大事,睡吧,我守着你。”
  我没说什么,扎进啊蕊的怀里,她搂着我,我闭上眼睛睡着了,这是一个秘密行动,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掌控,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意外,如果被我弄砸了,那么,真的会死很多人。
  樊姐,黄皮,陈劲松,所有的人都会被干掉,康波动手,绝对就是灭绝性的毁灭,所以,我必须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掌控好。
  时间在沉睡中消失,当黎明来临的时候,我睁开眼睛,将身上的披风拿下来,丢在沙发上,我走出去之后,整个大厅站满了人。
  刘全走过来,问我:“老板,我连夜找了三十多个人来,再给我一点时间。”
  我说:“先去后宫,今天你只有一个任务,把那四个人给我控制住,跑掉一个,我剁你一根手指头。”

  听到我的话,刘全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我走出去,上了车,这个时候我看到章茗走出来,他走到车窗前,递给我一件围巾,说:“昆明的冬天虽然不是很冷,但是你穿的太单薄了,给你亲手织的,戴上吧。”
  我拿着围巾,看着章茗,她笑了一下,我将围巾丢在地上,她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我说:“不要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我说完就挥挥手,铁棍开车走了,我从后视镜里,看到章茗的眼泪,我心里是有点难受的,或者说愧疚吧,我不是记仇的人,她对我做的,我可能早就忘了,但是,我现在必须要学着,让我做一个狠心的人,一个坏人,让人厌恶我的人,这样,我做了这件事突发的事情之后,他们看我的眼神,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着是太子爷的手机,我接了电话,我说:“喂。”
  “阿斌,为了让你能圆满的完成任务,我可以给你提供帮助,要多少人,你说。”康锦说。
  我笑了起来,我说:“不用,我会自己干掉薛毅的。”

  “噢?真的有点意外,你真的要干掉薛毅?”康锦奇怪的问我。
  我笑了一下,我说:“是的,我要吃掉他所有的东西,我想明白了,如果我不爬上去,我永远会被你们牵着鼻子走,所以,我必须要干掉他。”
  “哈哈哈,阿斌,你终于想明白了,我等着你的结果。”
  我挂了电话,康锦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干掉薛毅,因为康波需要,之前被华豹摆了一道,所以康波不在轻视,他需要专心的对待华豹。

  我拿着手机给薛毅打电话,我说:“喂,大哥,晚上有时间吗?来后宫吧,我开业。”
  “你开业,我当然会去,需要什么礼物?”薛毅问我。
  我听着他开心的语气,我知道,他们什么准备都没有,把我当兄弟,但是我这个兄弟,却要准备对他动手了,这就是悲哀,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你永远都不知道你能信任的人在突然某一个时刻要对你下手,要你的命。
  我说:“你能来,就是最大的礼物,我等你。”
  我说完就挂掉了电话,我闭上眼睛,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因为我知道,现在轮不到我去想什么了,我必须要去做。
  车子到了后宫,我下了车,我说:“去接王晴。”
  铁棍直接开车去了,我朝着后宫的大门走,身后跟着几十个人,后宫没有任何装扮,刚修建好的大门以及装修,显得很气派,但是,跟开业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我走了进去,所有人都跟着我,我朝着一楼的包厢走,我说:“他们进来之后,就控制他们。”

  “可以动手吗?”刘全问我。
  我看着他,眼神有点生气,他立马说:“知道了老板,会让你满意的。”
  我说着,就坐在沙发上,所有人都准备了起来,我在等,等他们的到来,做叛徒的滋味不会好受,但是这个叛徒我必须要做,我需要向康波示弱,等他相信我之后,我就干掉他。
  我从来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得这么重要,我也不知道,我突然有一天,就走到这个节点上,成为举重轻重的人物。
  “来了。”刘全说。

  我看着门开了,黄皮跟樊姐走了进来,黄皮很开心,说:“恭喜你阿斌,这是我给你带的,两个大菠萝。”
  他说着,就朝着我走过来,樊姐也笑着要坐下,但是突然几个人过来,直接把黄皮给扑倒了,直接把他按在地上,一把刀也抽了出来,架在了樊姐的脖子上。
  樊姐有点震惊,黄皮也有点傻眼,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盯着我看,那眼神像是以为我在开玩笑。
  是啊,过命交情的兄弟突然这么做,一定是开玩笑了。

  这眼神,让我真的很难受!
  他们的眼神让我不安,这是我一开始就想到的,我努力的让我的内心坚强起来,让我自己的心硬起来,但是当看到他们的眼神的时候,我还是觉得惶惶不安。
  “阿斌,这是什么意思?开玩笑要有个限度。”樊姐冷冰冰的质问我。
  我站起来,挥挥手,刘全直接带着人,用绳扣把两个人给扣起来了,然后推到了沙发上坐着。
  两个人看着我,都还是一副不解的样子,我看着樊姐,我说:“我曾经问你,如果在薛毅跟我之间选谁,你说你选我,现在,是兑现这个承诺的时候了。”

  “周斌,什么意思?你说清楚。”樊姐痛恨的说着。
  我低下头,靠近樊姐,我搂着她的脖子,我痛恨的说:“老板康波要我把薛毅的命交给他,我没办法,你知道吗?我真的没办法,真的,这不怪我。”
  听到我的话,樊姐脸色变得恶毒起来,她说:“你如果敢动大哥,我一定会要你的命的。”
  我看着樊姐,直起腰,黄皮说:“阿斌,别听老板的,我们跟着大哥一起干,一定能赢老板的,阿斌。”
  我看着黄皮恳求的眼神,我就摇了摇头,我说:“让他们闭嘴。”

  刘全带着人,拿着胶带,把两个人的嘴都给封堵起来了,樊姐瞪着我,没有在挣扎说话,只是眼神带着杀气,我没有再说任何话,而是站在门口,等着其他人来。
  灯关上了,屋子里很黑,我站在外面,点了一颗烟,等了一会,我看到陈劲松还有骚猪来了,我就打招呼,两个人走过来,陈劲松有点不高兴,说:“今天开业嘛,你也不搞的喜庆点,这是小意思,你收下。”
  陈劲松说完,就给我递来了一个锦盒,我没有看,而是说:“里面请。”
  两个人很开心的就进了房间,突然,我听到了一阵怒骂声:“王八蛋,谁打我?什么意思?阿斌,你要干什么?”
  日期:2017-12-12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