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48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子到了医院,年终的医院,在深夜里显得很冷清,我到了外科科室,看着王晴在做报告,我敲敲门,我说:“吃东西了。”
  王晴听到了我的话,就站起来,把手里的东西给收拾掉,说:“有没有在我的床上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走进去,把门关上,我说:“你要不要检验一下?”
  王晴瞪了我一眼,但是很快就看到我脸上的伤,她说:“为什么又挨打了?”
  我坐下来,舔着嘴角的伤口,很疼,她拿着消毒水给我消毒,我说:“其实,没有什么比你的吻更有用的。”
  王晴在我嘴角亲吻了一下,说:“行了吧?”

  我笑起来,说:“吃吧,等会凉了。”
  王晴坐下来,打开了包裹,说:“香蕉,可乐?你是不是想要害我?这两种东西不能一起吃的,吃过了,会疯狂的吐的。”
  他说着就把东西放在一边,我皱起了眉头,我问:“香蕉加可乐一起吃会吐吗?”
  “是啊,非常恐怖的呕吐,虽然不会死人,但是就像是中了剧毒一样,你不会想看的。”王晴说。
  我听着,就坐下来,捏着手指,如果我下毒害死薛毅,会怎么样?我看着王晴,突然想到了什么,我问王晴:“如果是你做的死亡证明,会不会有效?”

  “当然,我也是医生,干什么?你想死啊?”王晴生气的说。
  我笑了起来,我说:“我当然不想死,但是我想薛毅死。”
  听到我的话,王晴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她问我:“发生什么事了?”
  我看着她,我说:“不要问,我不会真的要薛毅死的,有人想要他死,我需要他消失一段时间,或者说,金蝉脱壳,能帮我做到吗?可乐加香蕉,能控不到什么程度?我需要一个完美的过程,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的过程。”
  听到我的话,王晴说:“很恐怖,所有吃到胃里的东西,都会吐出来,如果我加一点安定的话,他就会昏死过去,但是,医院如果要做死亡证明的话,会解剖的。”
  我听着就留摇头,我说:“不能解剖。”
  王晴想了想,说:“那就需要秦主任了,如果有主任签字,这件事就好办多了,如果我们做了他是中毒感染类死亡,他会很快就火化的,这样,别人想要查什么也不会查的到的,但是,前提是秦主任。”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秦主任今天当班吗?”
  王晴摇头,我靠在椅子上,没有说什么,这件事需要好好计划一下,不能那么鲁莽。
  王晴坐在我身上,问我:“我感觉,你又有什么大事要做了。”
  我看着王晴,我说:“是的,我不想,但是我必须要去做,就算是我不去做,也有人会推动我去做,现在的我,已经不是我了,我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
  “是的,有时候,我都不认识你了,但是,内心深处的那颗赤子之心还在,我相信,想要薛毅死的那个人,一定很厉害,但是,你还是想要薛毅活着,这就足够了,不管你怎么变,你还是那个周斌。”王晴说。

  她说着,就拥抱我,靠在我的怀里,我拥抱着王晴,心里很温暖,她从小跟我一起长大,很了解我需要什么东西,这个时候,我需要安慰,需要鼓励,需要肯定,他就来做这些事情,让我觉得不那么孤独与罪恶。
  我亲吻了一下王晴的额头,我发誓。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她的!
  我不喜欢别人逼着我做事情,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自由,我还是想要把我脖子上的链子给摘掉,但是我现在不但没有把链子给摘掉,反而脖子上的链子越来越多了。
  我陪王晴坐了一会,就离开了医院,这种小日子,我觉得挺好的,如果可以重来的话,我宁愿选择这种平淡,我希望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每天媳妇上班的时候,我送她上班,媳妇饿了,我给他送吃的,没有那么多无奈,也不要有哪些可怕的欲望。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我不走上这条路的话,王晴会喜欢上我吗?我们之间可能还是会沿着那条平行线一直走到头。
  车子开到了春城,我下了车,春城的生意现在很火爆,我走进去看到十几个客人喝的稀里糊涂的,在争吵着谁要买单。

  我走到一间包厢,坐在里面,仰头看着天花板,闭上眼睛,我需要计划一下,我弄死薛毅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希望以假乱真,但是,那时候,那一帮兄弟,会怎么样?
  我想,肯定不会放过我,这是个很头疼的事,我咬着嘴唇,我说:“刘全,过来。”
  听到我的喊声,刘全就走了进来,他看着我,说:“老板,有事啊。”
  “手底下有多少人了?”我问。
  刘全皱起了眉头,知道可能有事,他说:“大概有十七八个了吧,罩着两家点虽然吃力,但是老板你放心,我能应付的过来。”
  我看着他,我说:“应付?应付不行,从明天开始,我要做大事,我需要你在三天之内,给我找到一百多个人。”
  “啊,这么急?”刘全惊讶的说。
  我听着就点头,我说:“做的到吗?做不到,我找别人做。”
  刘全听着,就握着拳头,很快他就说:“大哥,做的到,我们武校有上千人,以前的师兄弟都有好几万人,没事做的很多,我帮你找来。”

  “我要能靠的住的。”我说。
  刘全点头,说:“靠不住,我亲自干掉他。”
  我没有说什么,而是拿着电话给小琴打电话,我说:“小琴,给刘全支三百万。”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刘全听到了急忙就说:“谢谢你老板,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帮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我挥挥手,他就出去了,铁棍坐下来,说:“如果真的要干掉薛毅,后续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你的哪些兄弟,虽然感情没有多深厚,但是也是跟你出生入死过的,你不干掉他们,他们必然要干掉你,这一百多人,可能不够。”
  我靠在沙发上,我说:“所以,我要提前动手,在薛毅金蝉脱壳之前,我就要把他们都收拾掉,这样,他们才不会闹事,我不动手,也会有人动手的,所以,我动手,他们会舒服点。”
  铁棍点了点头,说:“其实,如果你给我足够的钱,我可以帮你干掉康波。”
  “哼,然后呢?干掉康波对我有什么好处?我能得到什么?脖子上的链子就没有了?有时候人不是一死了之的,他死了,他的势力还在,局势只会变得更动荡,康波死了,还有肥波,刘波,反正都会有一个大鳄来的,我要的是,爬上去,要有足够对付一切的能力。”我说。
  铁棍点了点头,说:“有时候,我们这种层面的人,简单的道理懂,但是往远处看,就有点拿捏不准了。”

  我没有说什么,拿着手机打电话,我给樊姐打电话,我说:“喂樊姐,明天早上,我请吃早点。”
  “这么好?请我吃早点?是想下面给我吃是吗?我他妈吃你那一套?”樊姐笑着说。
  我说:“不开玩笑,有生意要做,明天去后宫,我新店开张。”
  “噢,你早说嘛,我一定会到的。”樊姐说。
  她挂了电话,我继续打电话,给陈劲松,六指,还有骚猪,都打了电话,我借着明天新店铺开张的借口,把他们都叫到后宫去,这样,我就可以一网打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