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29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四喜,你怎么连里裤都没穿?”柳香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掩嘴叫了起来。她正在帮王四喜擦药,一看到王四喜露出光光的屁股后,脸上顿时红了起来。
  “姐,不怕你笑话,昨天晚上我,我把它弄脏了。”王四喜不好意思地向柳香解释。

  “怎么?晚上梦见谁了?”柳香笑着说,“弄脏了不会换一条啊?一个大男人,不穿里裤多丑呢。”
  “反,反正又没人看见。谁,谁会看到我没穿里裤呢?再,再说,这样方,方便嘛。”王四喜屁股一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疼痛,皱着眉结结巴巴地对柳香说。
  “还方便?就是想耍流氓呗。”柳香嘴角一翘,下手就重了一些,王四喜又疼得叫了出来。
  柳香见王四喜痛得不行,立即又轻柔地帮王四喜擦了起来,那动作,他娘的就是舒服。一股温温润润的感觉立即传遍王四喜的全身,王四喜立即感觉疼痛轻了不少。
  “四喜,现在感觉怎样了?”柳香轻声问王四喜。

  “好是好了。但,还不够。”王四喜转过头来对柳香说,“姐你就多擦擦吧,就刚才那样,轻轻的,用热毛巾。”
  柳香点点头,把毛巾重又放在盆子里用热水浸了一下,然后拧干,再轻轻地帮王四喜擦着。
  “舒,舒服哩。”王四喜忍不住鼻子里发出哼哼的声音。
  柳香见差不多了,然后手里拿着棉球悄悄地沾了一些酒津,在王四喜的伤口上不停地来回擦拭,嘴里柔声地说:“四喜你别动,马上给你上药了,如果不上药,万一得了狂犬病那就完蛋了。”

  王四喜低低的应了一声。
  待一切忙完,柳香站直了身,嘴里轻轻地吐了一口气,说:“唉,你这个小祖宗,专门给我添乱,这好好的一个晚上,就被你霸占了。”
  “姐,我什么时候霸占你了?”王四喜挣扎着坐了起来,问柳香,“如果是霸占你,那意思完全不一样呢。”
  “那你想这样?”柳香睁着一双怪怪的眼睛望着王四喜。
  “你不知道我来你这里的目的吗?就算被狗咬着了,那也是因为你的原因。”王四喜嘟哝着说。
  “你的意思是说,你被狗咬,要怪我吗?”柳香好奇地盯着王四喜。
  “不是怪你,但也与你有关系。”王四喜说,同时眼睛盯着柳香看,刚才由于自己一直趴在库上,没注意看柳香,柳香今天穿了一件带着碎花的小衬衣,把她胸前那鼓鼓的东西勾勒得更加诱人了。
  “是吗?与我有关系,我还没找你算帐呢。你一个大男人,让我一个女人帮你擦屁股,这要是说出去,多丢人啊。”

  “你又不会说出去,怎么丢人了?”王四喜看着看着便忍不住伸手朝柳香的胸前摸了一把。
  “你以为我会说出去啊?”柳香一点都不生气,只是用手轻轻地把王四喜的手挪开,“你不怕丑我还怕呢。”
  王四喜想想也是,柳香是一个结过婚的女人,虽说她男人没在家,但如果给别的男人擦屁股,这事确实不能让外人知道,如果知道了,光是口水都要吞没了她。
  王四喜想明白了这里面的道理,便对柳香说:“姐,就冲着咱俩的关系,今后我的屁股就只准姐一个人擦了。我的屁股就是你的了,怎么样?”
  “谁稀罕你的屁股?”柳香说着说着就笑出声来,接着又问王四喜,“屁股都成这样了,今天晚上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最好的办法是我站着不动,你来动。”王四喜厚着脸皮对柳香说。
  柳香眉毛都跳了起来,就差一点拿棍子打他了,他指着王四喜嗔怒地说:“四喜,你把姐当什么人了?你现在都成了这样子,心里还想着那事?你就不能消停一点?回去好好睡一觉去,明天不用干活了?”
  王四喜见柳香嗔怒的样子,没有说话,直接把柳香抱了起来,往库边走去。
  这一个晚上,王四喜自然同柳香睡在一起,由于屁股上的伤口,柳香不让王四喜去碰她的身子,只准王四喜抱着,王四喜没办法,就一直抱着柳香到天亮。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柳香去了厨房,竟然给王四喜弄了一碗牛肉面,她昨天买了两斤牛肉,就给王四喜弄早餐去了一斤,那味道,比在李思思的诊所里下的鸡蛋面好吃多了。

  “姐,这牛肉面味道好美。你也吃一点吧,瞧你现在的身子,比以前瘦了呢。我可不想我的姐变瘦了哦。快点吃吧,吃胖了今晚让我好好骚扰。”
  “瘦什么瘦?我没瘦啊?我身子好着呢。四喜,别说话了,趁热吃。”柳香一脸的妩媚,早晨起库心情非常之好。
  王四喜端起那碗牛肉面,份量沉沉的,低着头便呼啦呼啦地大口吃起来。
  柳香看王四喜吃得那么香,就连脸都没洗的事也忘了提醒王四喜,等王四喜把一大碗面条吃个津光,才想起没洗脸。

  柳香拍了拍王四喜的脸,嫣然一笑,对王四喜说:“下不为例啊,吃饭之前必须要洗脸洗手,这是个好习惯,必须得听姐的。”
  王四喜嗯了一声,问柳香:“昨天你的牛肉在哪里买的?下次我去买点拿到姐这里来,姐做的牛肉面味道就是不一样。”
  “村里王屠夫昨天弄来一头牛,我等下去看看,看他卖完了没?如果没卖完,我剁个几斤回来放家里放着,哪天你想来吃了,你就过来,姐弄给你吃。”
  王四喜点点头,突然间有种家庭的温暖。虽说柳香是刘大炮的老婆,但在她的身上,王四喜确实感到一种亲人般的温暖,就好像柳香不是刘大炮的婆娘,而是王四喜的老婆一样。
  吃完面,柳香把自己的毛巾递给王四喜,叫王四喜擦擦脸。
  王四喜望着柳香那张亲切至极的脸,心里莫名其妙地感到一阵心酸。哎,怎么说柳香都是别人的老婆,她要是王四喜的老婆,那该多好啊。
  洗完了脸,鼻子里闻着毛巾上传来的一阵阵清香,这里面也有柳香的味道。
  王四喜把毛巾递给柳香,嘴里说:“姐,我得去忙了,今天砖厂的事挺多,我和李显贵早约好的。”
  “等一下。”王四喜正要出门,柳香又叫住他。
  王四喜不知道什么事,连忙站住,柳香一个人出了院门,在外面四处张望了一会,然后再对王四喜说:“现在可以走了,外面没人。”
  王四喜听到柳香这样说,心里又是一阵心酸。。。自己与柳香,不管怎么说,两个人在一起就是乱来,如果让村里人看见了,对王四喜与柳香的名声都不好。毕竟,男女偷情不能算是光明正大的事。
  王四喜摸了摸脑袋,向柳香匆匆忙忙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

  离开柳香的院门不远,就碰到村长。
  日期:2018-01-15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