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28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四喜咬了咬牙,挣扎着从李凤仙的库上下到地来,重重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便从李凤仙的房间走了出来。
  李凤仙跟到院子门口,在那里喃喃低语了一句:“真是活见鬼了!”
  趁着朦胧的一点酒意,王四喜又睡不着,索性就往柳香的家里走来。
  王四喜脑海里仍在晃晃荡荡,嘴里哼着莫名其妙的歌曲,却没想有两只狗突然向他追来。他根本没有注意,结果王四喜的屁股上被狗咬中了。
  两只狗真是凶狠,居然咬着王四喜的屁股不放,这一下让王四喜暴跳如雷。
  “哎哟。”王四喜嘴里惨叫一声,完全清醒了过来,身子迅速转过来,准备把两只狗抓起来,没想到两只狗动作快速,王四喜的手还没伸到它们面前,它们就欢快地奔走了。
  王四喜真有些哭笑不得,这是哪跟哪啊?今天刚跟流氓打架,这会儿连狗都开始欺侮他了?
  王四喜摸着受伤的屁股,慢腾腾地朝柳香的家门走去。﹎
  心里暗呼倒霉,怎么就遇上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砰砰砰!”王四喜急速地敲着柳香家的院门。
  “是谁呀?”柳香在房间里发出慵懒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刚睡了一觉一样。

  “柳香姐,是我啊。你快点开门。”王四喜喘着粗气,对柳香说。
  房间里面传来一阵摸摸索索的声音,柳香迈着轻盈的步子走了出来,她打开院门,眼睛明亮有神,就那么静悄悄地望着王四喜。
  王四喜忍着屁股上的疼痛,一闪身来到院子里,然后他毫不客气地把柳香紧紧地抱在怀里。
  柳香反过来也抱紧王四喜,转手就把院门关住了,然后两个人的身子紧紧地贴着,往她的房间走去。

  “你这个笨蛋,怎么到现在才想起我?”柳香微微地喘着气,对王四喜说。接着用手重重地在王四喜的屁股上打了一掌。
  “哎哟。”王四喜嘴里发出一声比杀猪还惨烈的叫声。
  柳香吃了一惊,疑惑地望着王四喜,问:“怎么啦?屁股有问题了?”
  “疼。疼。”王四喜痛得牙齿在嘴里直打架,两眼泪汪汪的,嘴里对柳香说,“刚才来你家里的路上,遇到两条狗了,结果它们偷偷摸摸从黑暗中窜了出来,我没注意,被它们咬到屁股了。”
  “嘻嘻。连狗都不放过你。可见你坏到哪种程度?来,趴到库上去,让姐看看,严重不严重?”柳香说着,把王四喜压在她的库上,脱去王四喜的裤子,仔细地检查起来。
  王四喜的屁股上已经在流血了,幸好隔着一条厚厚的裤子,不然,屁股上的肉肯定会被狗叼走一块。

  “哎呀,怎么流了这么多血啊。”柳香有些紧张起来。
  “是啊。天杀的两条狗,哪天我再遇到它们,我一定把它们煮了吃。”王四喜用手紧紧地抓着库沿,疼得额上直冒冷汗。
  “哈哈。”柳香忍不住大笑出声。
  “笑什么?还不想办法弄点药来帮我擦擦。”
  柳香起身去了厨房,到厨房里端了一盆热水进来,嘴里还在哧哧地笑个不停。
  “咬到屁股上这么好笑吗?”王四喜皱着眉头对柳香说。
  “不好笑,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那两条狗咬到你身上别的地方,也许会更惨呢。比如说,你不是有两个蛋蛋吗?”柳香掩着嘴说。
  “天!柳香你想到哪里去了?”王四喜被柳香这样一说,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想想柳香说的那么恐怖,还真是替自己捏了一把汗,这如果真的咬到了自己的蛋蛋,那自己岂不就完了?
  “四喜,我,我要怎么擦啊?”柳香手里拿着毛巾,怔在那里。
  “哎呀,擦个屁股都不知道吗?”王四喜回过头来,拿眼睛瞪了柳香一眼,嘴里说,“难道你没有帮男人擦过吗?把我的裤子先拔掉啊!”
  柳香一听王四喜的话,立即眉毛一跳,火起比王四喜还大了,嘴里对王四喜凶道:“王四喜,你嘴里怎么说的?我没帮男人擦过屁股,怎么啦?”说着,柳香故意把毛巾一摔,不理王四喜了。
  看到柳香不理自己了,王四喜忍着疼痛,挣扎着坐了起来,慢慢移到柳香的身边,用手摇了摇柳香的胳膊,嘴里说:“柳香姐,你别生气了,是我不对,我不该那样说你。要不,你再打我屁股一下,算是惩罚?”

  柳香被王四喜这样一说,扑哧一声又笑出声来,但她仍是没有要原谅王四喜的意思,把头扭到一边去,嘴里气哼哼地说:“就是不理你了。”
  王四喜眨了眨眼,很有耐心地悄悄靠近柳香,接着伸出手来,在柳香的屁股上轻轻地摸了一下,嘴里说:“我的乖姐姐,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你想想,我都被狗咬到屁股上了,谁碰到这事心里都不好受啊。”
  柳香坐在库边没动,但也没有叫王四喜停下手的意思,王四喜看得出来,她已经在心里原谅自己了,于是索性把柳香拥在怀里,把嘴凑了过去,准备亲她。
  柳香用手拦住了王四喜的嘴,一双漂亮的眼睛狠狠地瞪着王四喜,说:“好了,姐原谅你了,你安份一点趴到库上去。”
  “这就对嘛。”王四喜恢复了紧张的心情,嘴角坏坏地一笑,说,“柳香姐,帮我擦擦屁股也是一件美事,这样一来,下次遇到别的女人就可以骄傲地说,我帮我男人擦过屁股了,你们呢?你们擦过了吗?”
  “哧”地一声,王四喜的手臂上被柳香拧了一大块。
  “啊呀……”王四喜疼得又叫了起来,扭过头看着柳香,柳香面无表情,伸手又要往王四喜的屁股上打去,王四喜吓得全身一哆嗦,慌忙对柳香说:“姐,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柳香的手停在空中,好久好久,才轻轻地落在王四喜的屁股上,嘴里娇声娇气地对王四喜喝道:“四喜,你满脑子坏思想,我看是因为狗咬的地方还不怎么痛,要不要我去厨房拿把刀子来?”
  “不。不要。老婆大人饶命。别碰我的屁屁。”王四喜哭丧着脸说。
  “谁是你老婆?”柳香虎着一张面孔厉声问王四喜。
  “是姐,不,不是老婆。”王四喜慌忙改口。
  柳香的嘴角又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接着慢慢地松开了王四喜的裤头,用热毛巾悄悄地伸了进去。
  擦干净了血迹之后,柳香又从里面房间拿来一些消毒和消炎的药水,嘴里柔声地说:“就怕是疯狗哩,要擦点药,以防万一。”
  “那,那你轻点。”王四喜不断地皱着眉。
  “你一个这么大的小伙子了,还怕这么一点疼?这要是说出去,村里的大姑娘都会笑话你了。”柳香嗔怪地盯了王四喜一眼,接着就默默地帮王四喜上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