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106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年,他在小学后面租了一间很大的房子,开了镇上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武馆。
  可以说,安嘉就是个武痴,每天都沉浸在武学的世界里,什么跆拳道、截拳道、少林功夫、武当功夫多多少少都会点儿,不过,他的专业还是跆拳道。

  安嘉说,他的梦想是,十年时间内,把这家小武馆开成一家大规模武校。
  没想到,今天会跟他偶遇,我们俩就站在街边聊了一会儿。
  我问他的梦想实现了没有,他自嘲得笑了笑,说,什么梦想啊,就是梦,现在都过去了。
  那几年,安嘉的小武馆,一直都没有什么起色。
  后来,在家里的安排下,结了婚,生了两个孩子,又被老婆逼着,关了武馆,走上了外出打工挣钱的路子。
  充满朝气的青年,如今,成了一个被时光磨去了光泽的中年糙汉子。
  我心中有些替他惋惜。
  聊天的过程中,安嘉说,我走了以后,当初在小学校门口开小卖部的老赖,拿食物诱惑和猥亵了好几个小女生,被丨警丨察抓了,判了无期徒刑。
  我说,他活该!
  伍大官一家,这十几年来,跟以前一样,除了长大和变老以外,并没有太大变化。
  全家还是指着秦翠花一个人在胶鞋厂工作的那点儿工资过活,伍大官还是每天游手好闲打麻将,安嘉说,伍大官现在也跟他爹伍大财一样,早早就戳了学,在家张嘴等吃饭,啥都不干。
  李月英在外面跟别人讲,说她孙子哪里需要干活儿,干什么活儿 以后,自然有女人愿意送上门儿来伺候他,还得挣钱养他。
  说到伍大官一家时,我沉默了好久。
  面上努力装作平静,心里却已经波涛汹涌,不得安宁。
  闷不吭声地听安嘉说了许多,再开口时竟发现自己嗓音都有些嘶哑了。
  如果说我的人生是一个悲剧的话,那么,伍大官一家,就是我悲剧的起点。
  此时,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小镇上不断响起放鞭炮的声音。
  按照老家的习俗,这个时间放鞭炮,是宣告年夜饭开席了。
  我望了一眼伍大官家所在的小区,每家都亮着灯,看起来,一片温馨。

  但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11年前,也是大年三十的那个大雪夜,他们一家围坐在桌前吃年夜饭时,我差点儿饿死在街上
  “安老师,我先走了。”我不敢再去想那段回忆,慌不迭地跟安嘉道别,然后,拉着箱子快步走开。
  然而,还没走几步,就听身后有个女人的叫骂声。
  “死鬼,怎么出来这么久,魂儿被哪个小狐狸津给勾去了,连家都不知道回了 ”我回头,看到一个长得特别彪悍的女人,正拧着安嘉的耳朵,他肩上扛着的小孩儿,高兴地拍手叫好。
  “姓安的,你就是个没用的男人。你看看人家齐刚,为了要钱,大过年的都在工地上拉横幅,刚刚都上新闻啦!你倒好,只知道往家跑,还好意思说自己顾家,顾家能当饭吃啊 !”
  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女人只是扯着嗓子喊,不给安嘉留一点面子。
  安嘉闷不做声,像是早已经麻木了一样。
  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本来不好管,但是,从安嘉媳妇儿的话里,我怎么听到了齐刚的名字
  我赶紧拉着箱子往回走:“安老师,你知道齐叔叔在哪里吗 ”

  “哦,齐刚啊,他在”
  “你别说话!”安嘉话还没说完,就被媳妇儿打断。她挑着眉毛,警惕地看我:“你谁啊 刚刚跟我们家男人说话的,是不是你 我告诉你,以后离安嘉远一点,不然我”她做了个要打人的姿势,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小时候,觉得安嘉特别帅,长得白白的,还有梦想,跟镇上的那些男人都不一样,好多小姑娘都迷恋他。
  没想到,他最后竟然娶了这么一个女人。
  她没有底线得闹腾,安嘉再好的脾气,也火了,把孩子往她怀里一丢,吼她,让她立刻滚回家。
  眼看着一场家庭战役,一触即发。
  我赶紧从包里掏出二百块钱,塞进小孩儿手心里,笑着说:“这是姐姐给你的压岁钱,买糖吃。”
  小孩儿一看到钱,就开心地拉着妈妈往小卖部钻。

  女人犹豫地看了我一眼,又看看安嘉,最后,还是委委屈屈地跟着孩子走了。
  安嘉不好意思地说,让我看笑话了。他说,他老婆以前不这样的。
  他老婆一个人在家带两个孩子,挺不容易。现在电视剧里,又总是演男人在外面找小三儿什么的,所以,她就变得很敏感了,天天怀疑他在外面找女人,总是有事儿没事儿就找茬吵架。
  我有些尴尬地笑笑,转移话题,问他齐刚现在在哪里。
  安嘉说,去年一年,他跟齐刚都在一个工地干活,现在齐刚一群人在工地维权要钱,可是,那家工程的老板早就跑了,跟谁要钱去

  他们闹得动静再大,最后,也只能是瞎折腾。
  我看着安嘉,恍惚间,看到他曾经硬朗直的脊背,变得弯曲了。他低了头,向现实、向社会,低了头
  我叹了一口气,把齐阳的事情告诉他,希望他能帮我把齐阳的骨灰带给齐刚。
  安嘉露出为难的神色:“这不好吧。”
  他找了好几个理由跟我解释,不是他不想帮忙,是真得不方便。
  他说大过年的,弄一个骨灰盒到家里去,不吉利。还说,他过了年,就要换个地方打工,不去找齐刚了。
  他说话时,有点心虚的样子,我全都看到了。
  我笑笑,说:“没关系,安老师,你告诉我齐叔叔的地址吧,我自己去找他。”

  齐刚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皮,告诉我工地的地址——海城市某开发区某正在开发的楼盘。
  当我知道齐阳一直心心念念的父亲,其实就跟他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可是,至死他都没能再见上一面时,心脏不禁一痛,不由得要感叹天意弄人。
  安嘉跟我客气,要我去他们家吃年夜饭。
  我婉拒了,他们家有个母老虎,去了,是吃饭还是被吃都说不准。
  跟安嘉分别后,我找了家小旅馆住了下来,决定明天买票回海城。
  大年三十,人们都忙着在家团聚,街上几乎没有人。店面都关门了,连个吃饭的地方都没有。
  我跟旅馆老板买了两包方便面,又借了两只碗,拿回房间用开水泡了。

  我一碗,齐阳一碗。
  我将他的骨灰盒端正地摆放在椅子上:“幸好何红梅不要你,不然,今天都没有人陪我过年。”我自嘲地苦笑,吸溜吸溜地吃着碗里的泡面。
  日期:2018-05-14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