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9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他还没有醒过来,反而全身的真元,忽地化成一团白色巨浪,往头顶之上汇聚而去!
  很明显,张坎文的天资不俗,刚进阶天师,便要凝聚印章了!
  真元往头顶汇聚的过程中,张坎文的力量外泄,直接将他身旁不远处的楼板都掀翻了,露出一个大洞,一时间,碎砖乱石四下飞溅。好在我早有防备,运转真元便将那些碎石远远阻开。不过这巨大的动静,却把店里其他人全部吵醒了。
  很快刘传德谢成华等人便出现在了房间外面,瞠目结舌的看着王灿此时的模样。
  这俩人倒是有见识,片刻之后,谢成华便喃喃开口道,“这是……这是……成天师了?”
  刘传德脸上的震惊,一点也不比他少,木然的点点头。硬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们二人天资普通,修为到了识曜境界已是顶峰,这些年来更是已经完全放弃了修行,醉心于商业经营之中。但这一刻,看着张坎文即将踏出那一步,他们两人的目光中,那股强烈的艳羡,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住。
  我顾不上体会他们的心情,全部心思都在张坎文身上,转头示意他们噤声。然后转过头,继续盯着张坎文。

  就在此时,张坎文头顶的真元终于不再翻滚,而是开始向中间聚拢,最终。一个模糊的印章轮廓开始成形……
  天师印章!
  谢成华和刘传德眼睛之中的艳羡,在这一刻到达了顶点。我心里也生出几分感慨。
  张坎文这些年来,挫折坎坷无数,不过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在这一刻,他总算是得了正果。
  随着那模糊的轮廓逐渐凝实,一个古朴的天师印章正式形成,并未出现我当日印章成型时候的异象,而是从张坎文的头顶,逐渐飘飞下来。缓缓落到他的面前,悬浮在那那里。
  印章上的字数,决定了天师的天资和实力,为张坎文高兴的同时,我也生出强烈的好奇。

  张坎文的印章上。会是什么字?
  一般来说,印章上能形成完整的一个字,便代表这此人天资实力尽皆不俗。能用多个字,便已经是万中无一。而对于我来说,或许是运数使然,此生只见过两个人凝聚印章,便是我和王灿,我俩印章上都有四字。这种四字印章说是万中无一都不为过,便是历史记载中都没出现过几次。
  还有陆振阳,他的印章同样也是四字,天资与我不分伯仲。
  一边想着这些,我探头往张坎文的印章上看去,待看清楚之时,我心中不由一震!
  张坎文的天师印章上,同样也有四个字!
  张坎文的印章,不同于我的黑白两色,也并非普通天师那般莹白一色,而是在莹白的底色上,夹杂着无数细小的金色丝线。
  这金色丝线,显然便是天罚之力!
  而那印章的底部,四个同样由金色丝线组成的四个大字赫然出现
  “正气浩然!”
  看着这古朴的四个篆体大字,我只觉得一阵浩然正气扑面而来,眼前这小小的印章外面,似乎裹着一个山岳般的虚影,厚重而巍峨。
  随着印章的出现,四周依稀传来一阵吟颂之音。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恍惚间,我似乎看到了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影,他穿着月白长衫,清癯瘦高。筋骨嶙峋的双手上。托着一个繁华盛世;骄傲挺拔的脊背后,浮沉着一世铁马金戈。

  他站在天际旁,遥遥看着这边,唱完那首浩然长歌,嘴角挑了挑,似是带着几分欣慰,转过身去,消失在了苍茫天地间。
  我不知道那虚影是不是真实存在,但我知道他是文相,是张坎文文山一脉的始祖。
  文相原名文天祥,字宋瑞,又字履善。号文山。江西吉州人,宋末政治家、文学家,爱国诗人,抗元名臣。
  宝祐四年进士第一。开庆元年。补授承事郎、签书宁海军节度判官。咸淳六年四月,任军器监、兼权直学士院,因草拟诏书有讽权相贾似道语,被罢官。德祐元年,元军沿长江东下,文天祥罄家财为军资,招勤王兵至五万人,入卫临安。旋为浙西、江东制置使兼知平江府。遣将援常州,因淮将张全见危不救而败,退守余杭。旋任右丞相兼枢密使,奉命赴元军议和,因面斥元丞相伯颜被拘留,押解北上途中逃归。五月,在福州与张世杰、礼部侍郎陆秀夫、右丞相陈宜中等拥立益王赵昰为帝,建策取海道北复江浙,为陈宜中所阻,遂赴南剑州聚兵抗元。景炎二年五月,再攻江西,终因势孤力单,败退广东。祥兴元年十二月,在五坡岭被俘。次年,元朝蒙、汉军都元帅张弘范将其押赴厓山,令招降张世杰。文天祥拒之,书《过零丁洋》诗以明志。

  后被解至元大都,元世祖忽必烈亲自劝降,许以中书宰相之职。文天祥大义凛然,宁死不屈。元至元十九年十二月初九,于大都就义。
  文相一生留下的《正气歌》、《过零丁洋》等作品,更是将他的气节,傲骨。展现得淋漓尽致。而这气节傲骨,便是文山一脉的神魂传承。
  观文山一脉所传之人,除了张坎文的叔叔张秉承之外,一门上下尽是忠义正气之人。尤其是张坎文,他完全配得上正气浩然这枚印章。
  良久之后。那嵌着金丝的天师印章被张坎文纳入体内,然后他才缓缓睁开了双眼,看见我之后,目光之中似乎还带着几分茫然。
  我对他拱手一笑,开口贺道,“恭喜张大哥,因祸得福,顺利凝聚印章,成就天师!”
  “天师……”张坎文这才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目光之内,登时涌动出一股难以言明的复杂感情。
  我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他,好一会儿之后,他心神才稳定下来。转过头来,对我拱手抱拳,“今日面对这天罚之劫,本以为十死无生,不想却是因祸得福。成了这天师修为……周易,多谢护法之恩。”
  我心里也十分欣喜,闻言赶忙摆手,“张大哥你说的什么话,要谢也是我谢你帮我对抗天罚。万事有因果,张大哥今日成就天师,完全是自助天助。”

  张坎文此时心情显然不错,哈哈一笑,也不与我争论,只是说道,“那好,今日之事,我不说谢,你也莫怪我毁了你这间屋子。”
  他说完之后,我俩对望一眼。又看了看旁边墙壁上被破开的大洞,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见张坎文的情况恢复,门外谢刘两人这时也走了进来,对着张坎文一阵道贺,眼底的艳羡浓郁到了极致。
  胖子这房间里先是经历天罚,被烧的一塌糊涂,后面又是张坎文突破时的真元风暴,连墙壁、房顶都被拆的七零八落,今夜肯定是无法住人了。我让谢刘两人帮忙,把胖子抬到我房间里去,先在我的床上休息。

  至于胖子房间的损毁,回头自有谢刘两人安排人来修葺整理。
  我在外漂泊惯了,虽然将这间小店当作自己家,但深圳这一亩三分地,我却陌生的很。大多事情都得靠谢刘两人帮忙照看。
  日期:2017-12-12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