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男人对我用强,我的反抗有点过激了,结果悲催了》
第4节

作者: 罗梦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怀济随手脱掉西装外套扔到了沙发上,拉扯着领带往浴室走去,微垂着脑袋,步履迟钝,身形有些倾斜,不似平日意气风发的模样。
  日期:2018-05-13 21:08:24
  听着哗哗的水声,我身体的某处莫名的紧张和躁动,十来分钟后,孟怀济大剌剌的光裸着身体走出来,手上拿着白毛巾擦拭着湿哒哒的头发,水珠顺着他精壮的X膛滑落。

  他走到床边,将毛巾丢在地毯上,掀开被子钻进来,带着凉意的身体向我袭来,我不躲不闪。
  孟怀济二话不说吻上我的唇,这一次不是啃咬,是真的吻,他的舌沿着我的zui,chun滑落到er,chui,又掠过bozi到xiong,kou……
  他足足吻了两分钟,有些急切,有些隐忍,不似以往的直奔主题,我也没有觉得身体不适,他闷头动作着,我隐忍着嘴里的轻咛声。
  日期:2018-05-13 21:08:51
  十来分钟后,他结束了战斗直接倒在另一只枕头上,很快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可能他是真的累了才会如此平和吧。
  第二天一早,我迷迷糊糊中听见了敲门声,听到了孟怀济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我自然不会傻的睁开眼睛,他不来找茬我已经烧高香了,才不会去作死。

  孟怀济走了以后,我翻了个身,又饱饱地睡了一觉。
  想着他忙于工作,我搜索了一个有名的公园,就去自娱自乐,享受美好生活了。
  日期:2018-05-13 21:21:26
  一连两天,孟怀济都是早出晚归,我们也只有晚上才能见面,说不了两句话,和风细雨的做一场,虽然心里不爽,起码不用再承受他的震怒,我也愿意苦中作乐。
  打破平静是在第三天的早上,我醒来后,他正靠着床头在看文件,我愣了下,不知道要说什么,孟怀济瞟了我一眼,不咸不淡地说:“工作找的怎么样了?”
  如果不是他强行把我掳到海市来,我现在已经入职了,可是这话我可不敢说出来,“我目前对工作和工资都没有什么要求,所以也好找。”
  日期:2018-05-13 21:24:51
  孟怀济冷嗤一声,“几千块的工作做起来有什么意思?上个破班,以后我出差也不能带着你来了。”
  原来这才是他的目的,我忍不住反唇相讥,“几千块的工作怎么了?你不是也做过?”

  日期:2018-05-13 22:01:14
  “我那时是隐瞒身份到分公司历练的,两年时间我就做到了销售部总监,24岁做到了分公司副总,你确定你也做得到?”
  我的胸口像在翻涌着一股龙卷风,将这两天的和谐卷进黑洞洞的漩涡里,“那又怎么样,我自知工作能力比不上你,可是我也需要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你凭什么干涉?”
  孟怀济薄唇紧抿,倏地跳下床,从沙发上捡起我的胸罩朝着我扔了过来,瞳仁里的光亮像尖锐的钢钉钉在我的脸上,“去找你的工作吧。”
  日期:2018-05-13 22:01:35
  我气呼呼的穿衣服,孟怀济猛的抱住我,像扔一条光溜溜的泥鳅似的把我往大床上甩去,“金主都没伺候好就想跑?”

  我的身体从柔软的床铺上弹了一下,就被那个坚硬的身体压了上来,我眼冒金星,心一横,歪过脑袋去,闭上眼睛不理他。
  他的手指探了下,那处的坚挺挤了进去,他在暗夜里伪装了两天温柔的小兔子,现在在白天暴露了野兽的本性。
  日期:2018-05-13 22:05:00
  我咬着手背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孟怀济一口咬上我的红点,我再也忍不住,“疼。”
  “活该!”他一边撞击,一边狠狠地骂着,“就是要你疼,不听话的野猫,看我不把你的爪子都掰下来!”
  结束时,我两tiao,tui,都在打颤,却还是倔强的在孟怀济的注视下穿好了衣服,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日期:2018-05-13 22:05:12
  翌日。
  安歌出院的日子,幸亏我回来了,不然都不能接安歌出院了,我跑上跑下的给安歌办理出院手续。
  我拿着医院的单子走进电梯,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道牵引着,我抬头,一个珠光宝气的身影撞入我的瞳仁,我低低地喊她,“妈。”
  她身后的司机抱着鲜花拎着礼品,看样子是来探望病人的,他恭敬地叫我,“二小姐。”

  日期:2018-05-13 22:31:18
  杨淑颖精致妆容的脸僵了一下,我身高173,她穿着高跟鞋也只到我的额头,她眼里的居高临下裹着不屑的意味逼来,“你出狱了?什么时候出来的?”
  我的亲妈亦不知道我出狱的日子。
  齐刷刷的目光朝着我射了过来,我浑身难受,虚晃了一下,像被人剥光了衣服扔在大街上的小丑,尊严被路人踩在了脚底下。
  电梯门打开,也不知道是在哪一层,我拔腿就往外跑,狼狈的像一只被猎人追赶的小鹿。
  日期:2018-05-13 22:40:34

  回到病房,安歌看我不自在的样子,关切道,“小多,怎么了?”
  我勾了勾嘴角,“没什么。”
  安母收拾着物品,热情真诚地邀请我去家里住几天,我的亲妈如果能有她对安歌的十分之一,我也知足。
  我急于让自己的生活尽快步入正轨,让那段黑暗的日子赶快成为过去。
  在海市的几天我也没忘投简历,安顿好安歌后,当天下午我就去面试了,并且顺利通过。
  日期:2018-05-13 22:56:09
  翌日一早,我是兴奋醒的,化了个淡妆,穿了一套职业装,我早早的下楼坐
  公交去了公司。
  一个上午在我的激动心情和小心翼翼工作中度过。
  下午,我感受到了来自同事异样的目光,不知怎的,我有些心虚发毛,同事的议论声渐渐的有些大了,“年纪轻轻的,为什么会坐牢啊?”
  日期:2018-05-13 23:15:21
  “你看她,大高个,长的也漂亮,说不定就是小三。”
  “原来是狐狸精啊,会不会是被原配送进去的?”
  ……
  我的喉咙里像是被塞了一个大铁块,呼吸不上来,反驳的话愣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我身体发抖,像是光着身体被人从被窝里揪出来扔在了大庭广众之下。
  半个小时后,人事经理拿着一张A4纸进来,声音不大,却透着鄙夷,像一把消音枪的子丨弹丨穿过胸膛,“陈小多,你编造工作经历,隐瞒坐监狱的事实,你被解雇了。”
  日期:2018-05-13 23:25:44
  在所有人毒蛇似的目光下,我落荒而逃。
  原来有些耻辱虽然成为了过去,却刻进了生命,伴随一生。
  回到太阳城,我像一只血淋淋的刺猬,将自己裹进被子里,只有这样才能掩藏起我的伤口和耻辱。
  我甚至盼望着发生一场大地震,把孟怀济这个孽障埋到地底下,永世不得超生。
  当那串数字再次在我的手机上跳跃,我忍下心头的怒火,像个小宫女似的,顺从地去了他的家里。
  日期:2018-05-13 23:25:57
  我低眉顺眼地推门进去,孟怀济坐在沙发上朝我勾了勾手指,脸色还算平静,“过来。”
  我走到他面前,他一伸手,我跌坐在他的腿上,双臂下意识搂住他的脖子,孟怀济满意地亲了亲我的脸蛋,声音也柔软了,“今天怎么这么乖,嗯?”

  说着话,他的手隔着布料握上了我胸前的丰盈,“是不是三天没做就想我了?”
  日期:2018-05-13 23:27:22
  听着他调|情的话,弥漫在我心头所有的委屈像水龙头拧开了开关,一股脑地倾泻出来,我嘴唇颤抖,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我敢不乖吗?我刚找了一份工作就被你弄掉了,我只是想过正常的生活而已,我……”
  孟怀济嗤笑一声,强势打断我的话,语气冷硬的像一个个冰雹砸过来,“是我做的,那又怎么样?”
  看着他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我愤怒的身体几乎原地爆炸,恨不能拿把刀扎进他的心脏。

  日期:2018-05-14 00:03:05
  我抬手快速地抹了一把眼泪,嘴角勾出冷冷的笑意,“我能怎么样,我敢怎么样?”
  孟怀济抱着我一个转身,就把我压在了身下,他的手强势掀开我的yifu,捏上我的x口,真特么的疼啊。
  他像一只暴怒的狮子,三下五除二就剥掉了我全身的yi,wu,狠狠地挺入,嘴里还说着阴狠的话,“所有的坏事都是我做的。”
  我抡起胳膊,攥紧拳头照着他的x膛一下下紧密地捶了过去,嘶吼着,“liu,mang,坏蛋!”

  孟怀济握住我两只手反剪到头顶,“敢对我动手了,再硬的骨头我也给你敲碎了。”
  日期:2018-05-14 00:03:24
  那处火辣辣地疼着,他狠狠地发泄着,到了后来,我眼里淌着的泪也渐渐干了。
  结束后,我上半身在沙发上,下半身无力地垂落,小腿在地毯上,像一只没有生命力的抹布被人随意地丢弃在了这里。
  过了一会,孟怀济走过来,轻轻踢了下我的腰,“快去洗洗,脏死了。”
  日期:2018-05-14 00:03:36

  我手指动了动,刚要拒绝,孟怀济一把将我打横抱起,到了浴室,他直接将我丢到浴池里,我整个人沉没进水里,下意识惊呼出声来,溅起了大片大片的水渍。
  相比沙发,这里舒服多了,温热的水浸润肌肤,全身的毛孔舒张开来,仿佛流进了身体里,每一滴血液都是暖的。
  就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去的时候,一股热源逼过来,我耳际一热,听到了孟怀济平静无波的声音,“周末两天乖乖在家陪我,我不干涉你的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