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男人对我用强,我的反抗有点过激了,结果悲催了》
第2节

作者: 罗梦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13 16:05:40
  我闭上眼睛,咬紧牙关,做好了承受屈辱的准备,却听到了玩味的调笑声,“现在,让我看到你卖,身的诚意。”

  我愤怒地睁开眼睛,孟怀济的视线好整以暇地盯着我的底裤,我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你别太过分。”
  “呦,这就受不了了,不是来卖的吗?还想让我把你当公主捧着?”
  我恼羞成怒,一咬牙一闭眼,蹭的站起身,弯腰褪去底裤,微凉的空气钻进那处,我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孟怀济猛的扑了过来,一口咬上我的脖子……
  我吃痛低喊,“不戴,套加一万。”
  日期:2018-05-13 16:09:44
  皮带的声响划过耳畔,一个铁棍似的东西挤了进去,久不经人事的身子干巴巴地疼着,“疼。”
  孟怀济阴鸷的嗓音像一股寒风刮进耳朵里,“就是要你疼。”
  不知过了多久,我嗓子干涸,眼泪也流不出,整个人像脱水已久的鱼,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感受生命的流逝。
  我悠悠地抬眸,并拢疼痛的双腿慢慢挪下床来,孟怀济的眼睛如鹰般盯着浅灰色的床单,眼里的嫌恶像是吃了一碗馊饭,“你卖肉卖的倒是轻车熟路,chu,nv卖给谁了?”
  日期:2018-05-13 16:23:43

  我愣了一下,故作轻松地说:“鬼。”
  “嗯?”
  “cnu,nv给鬼了。”
  这话说出来心里特难受,没人能懂。
  “陈小多。”孟怀济嫌弃的表情像在看一坨狗屎,“你真他妈的贱!”

  我是挺贱的,不贱怎么会和他有这些破事,当了biao,zi我也不再立牌坊,索性让自己贱到底,恶心死他,“反正我也躲不过你的魔爪,还不如卖点钱来花花,如果你觉得便宜了,给个一两百万,短时间之内,我就不用卖给别的男人了,不然今天走出你这个门,明天我就不一定躺在哪个男人chuang上了。”
  日期:2018-05-13 16:26:48
  孟怀济吃人似的目光恨不得生吞了我,我笑盈盈的从他身前走过,去了浴室。
  我正在花洒下冲洗身体,门突然被推开,我心一惊,下意识捂着胸口,疾言厉色道,“原来孟总不只喜欢qiang,jian还喜欢tou窥。”

  孟怀济懒懒地靠着门框,眼神似X光线扫射我的身体,吊儿郎当地说:“我现在喜欢piao,chang娼。”
  我难堪地无处躲藏,只得迎着他的目光,反唇相讥,“我记得法庭上你的代理律师出具了你权威的身体鉴定报告,报告上明明白白写着你被我踢伤了,轻则影响功能,重则断绝子嗣,现在看来你功能没问题,想必是要断子绝孙了。”
  在监狱的半年,每次想起那作假的鉴定报告,我做梦都在诅咒他。
  日期:2018-05-13 16:31:33
  孟怀济晃了晃脑袋,甩着身前软趴趴的那活朝我走来,“功能有没有问题要多练练才知道。”
  我那处还在疼着,哪有力气陪他练习,在他靠近我的时候,我弯下腰,像一条泥鳅似的,麻溜的从他身边钻出来,一把抓过浴巾就往外跑。
  孟怀济出洗了澡出来的时候,我已经穿好了衣服,他拿着白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水珠顺着精壮的胸膛向下滑落,我走过去手心朝上伸到他面前,平静地说:“十一万,孟总不会耍赖吧。”

  日期:2018-05-13 16:37:23
  孟怀济随手扔掉毛巾,走去床头,从床头柜里拿过支票刷刷写了几笔,像扔草纸似的扔到我的脸上。
  我一把拍在胸口,精准无误地拿过向下滑落的支票,盯着上面的数字,“多谢孟总,再见。”
  “你不会以为一次就值十一万了吧?”

  “想留我guo,ye?”
  孟怀济大手勾着我的腰身,“是。”
  我嘴角染笑,踮起脚尖,嘴唇凑到他的耳边,吐气如兰,“不怕我半夜拿把刀宰了你?”
  日期:2018-05-13 16:47:51

  孟怀济哼了一声,手指用力掐着我的脸蛋,“就你?借你十个胆子,敢让我掉一根毫毛试试?!”
  我眼圈里涌出热热的液体,却还是笑了出来,笑容如同淬了毒的曼陀罗,“我倒是有一个杀人不见血还能逍遥法外的方式,让你jing,jin,ren ,wang。”
  “死的那个一定是你。”
  他将我按在床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厮杀……
  我被他翻了个身,跪趴在床上,我不想出声取悦他,用尽了全身的恨意张大嘴巴死死地咬着枕头,想象着我嘴里咬着的是孟怀济,咬死他。
  日期:2018-05-13 16:48:48

  现在屈辱地跪在他的身下,我对他所有的感觉可以用一句诗来表达:此恨绵绵无绝期。
  这场战斗天昏地暗地持续着,我被他摆弄着一个又一个姿势,我真的觉得自己要被他弄死了。
  清晨。
  六点,我生物钟般掀开被子跳下床,看到陌生的环境,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已经出狱了。

  没有了包吃包住免费发放衣服外加培训良好作息规律的生活,我自由了,却连个落脚地都没有。
  我又重新躺回床上,双腿疼的像被汽车轮子碾压过一般,没多久,孟怀济的手就伸了过来,“不是让我jing,jin,ren,wang吗,来啊。”
  日期:2018-05-13 16:50:58
  我身体瑟缩一下,实在是害怕了他,“不敢,你会让我虚脱而死。”
  孟怀济哼了声,“十一万是一个月的,记得随叫随到。”
  我吓的双腿一紧,偷偷地呼了口气,事已至此,我总是要想方设法报仇雪恨的,就此有了交集也是好事,“好啊,如果孟总对我的兴趣能持续一年的话,一年后我就是百万富姐了。”
  孟怀济又扔了两个钥匙过来,“我在太阳城有一套房子,你不愿意回家的时候就住过去吧。”

  我的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不过,好歹算是有了落脚地,冲着这一点,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他。
  日期:2018-05-13 16:54:04
  我去了银行,把支票的钱转账到银行卡,又打电话给闺蜜安歌,然后去了医院,我之所以问孟怀济要十万块钱,是给安歌的。
  她的车子损毁严重,住院也是一笔费用,而这飞来横祸,都是因为我。
  在监狱的这半年,就连亲生父母都对我避如蛇蝎,只有安歌来探监两次,给我送了一些钱,我可以在里面改善一下生活,买个方便面火腿肠,也只有她接我出狱。

  这份情,重于泰山。
  日期:2018-05-13 17:00:57
  到了病房,看到安歌头上包裹着纱布,脸色苍白如纸地躺在病床上,我歉疚地说:“歌子,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安歌摆手,白了我一眼,“客气个毛线?”
  我粲然一笑,“你银行账号给我,我好歹先把修车钱和医药费给你。”
  “你抢劫了?”

  我……卖shen了,可是这话无法启齿,“我以前兼zhi攒了点钱。”
  日期:2018-05-13 17:02:29
  安歌被我硬逼着收下了十万块钱,对于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来说,这也不是小数字,没有理由让她因为我遭受无妄之灾后还要搭上一大笔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