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男人对我用强,我的反抗有点过激了,结果悲催了》
第1节

作者: 罗梦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13 14:11:13
  说起来一把泪啊,生无可恋。
  我大学毕业刚工作的时候,工资不高,就在同学的介绍下去做兼职礼仪小姐,我个子挺高的,有173,长相怎么说呢,还不错啦,大学时追我的男生挺多的。
  在这种场合,当然遇到过老板要电话的事情,不过我都拒绝啦,有同学说我假清高,哎,说就说吧。
  大概做了有半年多吧,有一天,我结束了工作,被一个老板拉着要电话,我没有给他,但是也周旋了一会时间,走去更衣室的时候,走廊里就只有我一个人。
  突然有个人抓住我的胳膊就把我推到了旁边空置的包间,上来就吻我,我看清楚他是谁的时候,他就把我按在了沙发上,我又喊又打的,完全乱了方寸,脑子里一片空白。
  后来他扯掉了我旗袍的一颗扣子,我就更失去了理智,不管不顾地踢了他的裤裆一脚,就是这一脚惹事了,现在想来还在后悔,哎,大写的后悔。
  当时他好像挺疼的,捂着那里,我不敢看他了,就这么跑了,高跟鞋都跑掉了一只,我也不敢回去捡。
  我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我也没有被他占到实质的便宜,虽然心有余悸,以后小心点就是了。可是,那天晚上我在出租房迎来了人民丨警丨察,说我被人告了,而告我的人,就是那个人。
  当时他好像挺疼的,捂着那里,我不敢看他了,就这么跑了,高跟鞋都跑掉了一只,我也不敢回去捡。
  我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我也没有被他占到实质的便宜,虽然心有余悸,以后小心点就是了。可是,那天晚上我在出租房迎来了人民丨警丨察,说我被人告了,而告我的人,就是那个人。
  日期:2018-05-13 14:17:57
  我就这样被警,察带走了,那是我第一次进pai,chu,suo,当时都吓死了,警,察还给我戴上了手铐,说是那个人报,警,因为我把他踢伤了,我涉嫌故意伤害。
  当时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不管我怎么解释也没有用,后来我就明白了,那种地方不是我说了算的,对方很有来头,第一次在pai,chu,suo过夜,真的是生无可恋啊。
  第二天那我就被移送了kan,shou,suo,在那里面的日子就不提了,总之,每天都生不如死。后来开庭的时候,我也没有见到那个人,是他的代理律师出席的,还出具了他的身体鉴定报告,据说很权威,据说他受的伤特别严重。
  日期:2018-05-13 14:34:28
  在监,狱里的日子不想提了,全是泪啊。
  父母亲人从来不看望我,只有一个闺蜜每个月来探,监,出狱那天也是她来接我的,我走出监狱大门的时候,整个人像个傻子一样。
  闺蜜喊我名字的时候,我立马站直身体,喊了一声“到!”和在监,狱里的时候一模一样。
  喊完到,闺蜜愣了,我也窘迫。后来我就跟着她上车离开了。
  可是很快我门发现后面有一辆车在跟着我们,我那时候胆子最小,战战兢兢的,然后突然窜出来几个飞车党,拿着棒球棒敲打我们的车,车顶都快被敲烂了。
  日期:2018-05-13 15:06:08
  真的,我俩的小命都快被吓没了,闺蜜说,我们先去吃饭吧。
  我看到她的手都是抖的,我们就近找了一家小餐厅就去吃饭了,刚才的事情我们都心有余悸,她照顾我的感觉,也没有说什么,但是我俩都是后怕的,胆战心惊的。
  吃了饭,我们看着外面还挺太平的,没有看到什么异常,就准备开车离开。

  车子开出去不久,然后,我们就发现刹车失灵了,明明之前是好的,然后,车子就横冲直闯起来,我们吓的魂都没了,一时也失去了理智。
  后来,就撞车了。
  日期:2018-05-13 15:18:10
  闺蜜为了保护我,弄的头破血流,我也被玻璃窗的渣子扎了下头,那场面,不想再回忆了。

  不过我就算再傻也明白这件事就是那个人做的。
  其实我是认识他的,以前就认识,哎…………。
  然后,我就从车祸现场,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他家。
  他家里有一个打扫卫生的保姆,给他打电话征得他的同意后,就让我进去了。
  他做这些事情,就是为了得到我。
  算了,我认命了。
  我直接去洗了个澡,等他。
  日期:2018-05-13 15:24:33
  我裹着宽大的男士浴袍在床上坐了两个小时,小心脏七上八下地乱跳着,想临阵逃脱又没有胆子,这种感觉真要命。

  门突然开了,我的心咚的一沉,赶紧抬头看去,那张天天被我诅咒十八代祖宗的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呦呵,稀客啊。”
  我下意识拢紧了浴袍的领口,骂人的话像是被胶水粘在喉咙口似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孟怀济单手插兜,逆光而来,“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还会主动送上门来。”
  日期:2018-05-13 15:39:25
  他那副恶人得逞的嘴脸让我有杀人的冲动,我嘲讽地看着他,说出口的话比刀片还锋利,“孟总有颠倒是非黑白的本领,生死人命不过是你卖弄权势的玩意儿,你铁了心想要我,我敢不送货上门吗。”
  孟怀济不紧不慢地在我面前三步距离处站定,慵懒地松了松领带,嘴边的笑意欠揍极了,“不情不愿的有什么意思,你可以走的。”
  我恨的牙痒痒,后槽牙都快被自己咬碎了,“你为了逼我就范,给刹车动了手脚,我和安歌差点死在车上,我走出这里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孟怀济眉毛一挑,像在逗弄一只宠物,“你那是什么眼神,想弄死我?”
  日期:2018-05-13 15:45:16
  我吸了一口气,撇过头去不看他,硬着头皮说:“不敢。”
  孟怀济朝我走了两步,手指拨弄着浴袍的领口,我一只肩膀暴露在空气里,他的气息像一张铁网紧紧地包裹着我,“还有你不敢的事儿?”
  我咽了下口水,不习惯他的触碰却又不敢推开他,身体紧张的像个抖动的筛子,“孟总有钱有势,仗势欺人的事儿手到擒来,我算哪根葱。”

  孟怀济后退了一步,眼里的光亮像在戏弄一只无处可逃的猎物,“恰恰你没有这两样,所以只能任人宰割,等你有了钱权的时候,才可以去宰割别人,所以,现在,自己脱,光。”
  日期:2018-05-13 16:04:01
  他的话像一把尖刀,扎的我心口疼,我扯了扯嘴角,掩饰住眼里的屈辱,“知道孟总财大气粗,我要十万。”
  孟怀济皱眉,脸色阴沉的吓人,“所以,你是来卖的?”
  我挺了挺胸膛,壮着胆子挤出一个笑容,像肉贩子按斤称两般的算账,“我被你害的坐了半年牢,一个月算一万吧,够便宜了吧,剩下的四万就当我今晚的卖,身钱好了。”
  孟怀济眉头的川字刻了进去,一个步子上前抽掉了我浴袍的带子,宽大的领口顺着两个肩膀向下滑落,身前的饱满再也遮挡不住,我整个人像个马达抖个不停,双手无措地攥紧拳头却又无处安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