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自述——变态佛系修行记》
第21节

作者: 隔壁笑笑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10 15:58:05
  026潜逃——我的马是英雄
  沙漠旅行,最怕狂风。一旦风起,飞沙走石,昏天黑地,无问西东。刚才还在这里的沙丘,可能一阵风过后就没了。有的人马跑慢了,可能就被沙活埋。所以才被称为流沙河,这正是西游记里沙和尚老窝。
  日期:2018-05-10 15:58:28
  不幸的是,真起风了。更不幸的是,我迷路了。别说找到野马泉,连方向都分不清。还好,水袋里还有些水,先喝点水再说吧。找了一处背风沙丘,从冰冰身上取水袋。就在这时意外发生,刚刚拔下水袋塞子,水袋就失手掉地上,里面的水瞬间流光。
  日期:2018-05-10 15:59:07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要不往前走,如找不到水,就死路一条。要不原路返  到第四烽去,找王伯陇帮忙。那个沙和尚,就是个屌毛。在我最需要时,影子都见不到。
  日期:2018-05-10 15:59:25
  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转头向东。往东走的每一步,内心都很受煎熬。“若不至天竺,终不东归一步!宁可就西而死,岂可归东而生!“一遍一遍又一遍,我想起当初誓言。我是为生存而归?还是为信仰而行?难道真要违背誓言?内心反复痛苦挣扎。
  日期:2018-05-10 15:59:42
  “宁可去死,也不向东!“我终于下了决心。在向东走了十多里后,我猛然勒住冰冰脖子,驻足片刻,毅然掉头。必须掉头啊,要是回去了,后人都写不了《西游记》,那我就成历史罪人了。
  日期:2018-05-10 16:00:04
  从此,我和冰冰,一人一马,无边大漠,缓缓前行。
  天,毒日如刀,热风似火。路,黄沙黄沙,还是黄沙。我,口干舌燥,眼冒金星。马,无精打采,有气无力。我和冰冰,走着走着,越来越软……孤独寂寞,空空落落,越来越多……我的意志,沉沦沉沦,越来越弱……谁也不知,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日期:2018-05-10 16:00:23
  忽然,前面的路上,有什么东东!我精神一振,快步走去。Shit!那是死人头骨!瞪着空空的眼眶,张着大大的嘴巴,似乎至今还心有不甘,大声诉说着心中冤屈。他令堂的,这就是传说中的流沙河?就是我降服三徒弟沙和尚的地方?你沙和尚倒是出来见见我啊!
  日期:2018-05-10 16:00:43
  风沙又起,天色骤暗。天地彻底黑了下来,冰冰一软躺在地上,我也扑通滚落一边。黑夜,死一样的黑夜。寂静,死一样的寂静。恐惧,死一样的恐惧。
  忽然,几点火光!有人来了?不不,那是鬼火!死人冤魂!他们飘飘乎乎,星星点点,忽明忽暗,随风游荡……
  日期:2018-05-10 16:01:00
  “我的妈呀!南无观音菩萨,南无阿弥陀佛……”随着我高声念经,心中恐惧貌似消失。然而,好景不长,只过一会,又都来了。总之,鬼火灭了又生,鬼魅走了又来,鬼哭如影随形,鬼怪手舞足蹈,这些魑魅魍魉随时都会扼我咽喉,挖我心窝,掏我肚肠……
  日期:2018-05-10 16:01:17
  我的恐惧,就像溺水之人,向下沉啊,向下沉啊,却总也沉不到底。绝望之际,心底之间,迸出一缕微弱诵吟,仿佛王菲空灵歌声:
  日期:2018-05-10 16:01:34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
  日期:2018-05-10 16:02:23

  我忽然想起,这“般若心经”,还是当年成都,一位病人所传。当时我看到一个衣衫褴褛、满身脓疮的病人,没有人愿意理他,我很是怜悯,请寺里的人布施给他衣服、食物和药品。那个病人很感激我,口授这部“般若心经”作为回报。我一遍一遍默诵心经,眼前魑魅魍魉统统消失。从此,每当魑魅魍魉出现,我就朗诵“般若心经”,效果就像泻停封、一吃就停。
  日期:2018-05-10 16:02:40
  这充分说明,在我那个年代,由于缺乏科学知识,不懂得鬼火形成原理。其实就是尸骨里的磷,在40℃条件下自燃。那些魔术口吞火焰什么的,所谓见证奇迹的时刻,全靠这些科学原理,再加点戏精附体。但是我那时候不懂这些,就很容易自己吓自己,也只能靠念经寻找心理安慰。对付各种魑魅魍魉,没有唯物主义小钢炮,只能用唯心主义小拳拳。只是常常打在人家胸口上,不痛光痒。
  日期:2018-05-10 16:02:56
  半夜凌晨,我冻醒了。挣扎身子,坐了起来。大漠依旧四顾茫然,只有冰冰躺在身边。起来走,必须走。只有走,才能活。
  日期:2018-05-10 16:03:12
  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天地之间,唯我冰冰。太阳出来了,整个沙漠变成烤箱,体内水份迅速流失,我的身体慢慢变干,我的意识渐渐模糊……
  日期:2018-05-10 16:03:40
  当我昏昏沉沉,半梦半醒,发现夜幕再次降临,只有冰冰躺在身边。我眼睛干涩、嘴唇开裂、鼻孔流血。血,血,血!鼻血流入我的嘴唇,好像缓解了干渴。

  日期:2018-05-10 16:04:01
  但我已经没有力气,只能躺着一动不动。我怒了!就像马景涛般歇斯底里,发出了最后的吼声:菩萨啊,我不就是要去西天取经吗?你为什么不保佑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日期:2018-05-10 16:04:16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在菩萨面前,她却不知道我爱她。观音菩萨似乎太忙,并没有听见我的呐喊,也没有派沙和尚来救我。这个屌毛和尚!不长眼的东西!
  日期:2018-05-10 16:04:38
  半夜了,非常冷。本能驱使之下,我爬到冰冰身侧,紧紧拥抱着她,也只有这样,才暖和一点。我看着冰冰的眼睛,她那哀怨的眼神,我觉得对不起她,把她带入这死地。万物有灵,众生平等,人马亦然,我爱冰冰。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我把头埋在冰冰脸上,准备和她死在一起。我快死了,我快死了,我快死了。忽然,冰冰鼻子里面,呼出来的湿气,打在我的脸上,竟有一丝快意。哦,这里也有水呢!我好受了一点。冥冥天意,我和冰冰相互保湿保暖,也延长了我俩沙漠生存时间。

  日期:2018-05-10 16:04:53

  就这样,我抱着冰冰,醒了又睡,睡了又醒。天亮了又黑,黑了又亮,几天几夜过去了。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身长数丈的天神,用一支方天画戟使劲扎我,质问我为什么在这儿睡着了?为什么不继续再往前走?我被惊出一身冷汗,一下子从梦中醒来。只见冰冰站在身边,正在用脚使劲踢我。
  日期:2018-05-10 16:05:08
  原来夜里沙漠起风了,冰冰似乎嗅到了什么,使劲站了起来,朝我踢了几脚。这几记马脚,在我的梦中,却变成天神,用长戟扎我。但我宁可相信,梦境是菩萨的昭示。所以,我挣扎着起来,却已无力上马。冰冰非常懂事,静静趴了下来,让我爬上身去,继续向前走去。走了十余里后,冰冰突然发疯,一声长嘶,撒开四蹄,朝前狂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