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针在手赛华佗》
第142节

作者: 龙九霄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王宜欣在听到孔老宣布她获得银奖时,整个人如遭雷击一样,整个人都懵了!
  银奖?!
  不是金奖?
  王宜欣觉得心里,一下子好像响起玻璃破裂一样声音。

  这个打击,把她所有希望都击碎了。
  她没有得到金奖?袁语熙已经输给她了,她竟然还没有得到金奖?
  王宜欣内心都快进入疯魔状态。
  “咳咳,王宜欣你不是说你会获得金奖吗?怎么,刚才难道是我听错了?”袁语熙笑得很甜,看着脸色变幻不定的王宜欣。
  王宜欣眼睛瞪着袁语熙:“你!……”
  袁语熙学王宜欣先前那样,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悠悠说道:“王宜欣,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骄兵必败。有时候还是虚心点好,虚心才能使人进步。”
  王宜欣差点被袁语熙气得晕过去,这个女人还真是记仇,这么快以牙还牙给自己打击。
  但,王宜欣毕竟不是寻常女生,很快冷静下来,向袁语熙冷冷说道:“我虽然错失金奖,但好歹是个银奖,这银奖再怎么不济,总铜奖强吧?这是不是说明,我一些人强?”
  袁语熙却笑了起来:“是啊,我铜奖不银奖,可有人却想得金奖,如今得不到金奖,想必心里难受的很吧?”
  听着两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小声的互相攻击,林飞再次摇摇头,心暗忖:难怪有一句话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古人又一次诚不欺我。
  舞台,三幅画作,银奖和铜奖作品都已经揭晓,唯独间两名教师抬着,盖着红布的画作还没有露出真面目。
  舞台周围所有学生,都用热切期待目光看向这最后还没有露出真面目的画作,议论纷纷:“这是金奖作品!”
  “真想知道金奖作品是谁所画?”
  “还有谁,这金奖作品,既然不是袁语熙和王宜欣,自然是顾一鸣。”
  “想不到此次画展桂冠金奖,竟花落顾一鸣,算是爆了个冷门!”

  许多人都向人群顾一鸣投去羡慕崇拜目光。
  顾一鸣听着所有人都在议论自己,感受着所有人目光都关注自己,他整个人内心虚荣欲望,也得到了了无满足,内心兴奋激荡难以形容。
  他终于还是成为万众瞩目焦点。
  今天他将夺取最耀眼金奖,成为最令人羡慕胜利者,当然,他相信获得金奖同时,必然可以俘虏袁语熙的芳心。
  顾一鸣感觉自己好像被耀眼之光,浑身照耀,如王者降临,俯视众生,优越感瞬间爆棚。
  ----
  “同学们,你们猜得没错,这最后一幅画,是这次画作展览金奖作品。”孔老看着大厅所有学生,脸色显得有些激动,说道:“当我第一眼看到这幅画时候,你们可能无法想象它带给我的震撼!”

  随着孔老话声落下,盖在画的红布,也随之被掀开。
  大厅里所有学生目光,舞台罗市--长,朱校长等人目光,全部一下子聚焦在最后一幅画作。
  “哇!”
  “啊!”
  “……”

  所有人都被最后一幅画震撼了,没有大声叫好,也没有天花乱坠的夸赞。
  只有发自内心深深的感叹声,那是内心被震撼得找不到形容的词语,完全被作品魅力征服发出的声音。
  但却大声叫好,天花乱坠夸赞,更能说明此时他们心里的惊讶,震撼,陶醉……
  整个大厅,将近千余学生,此时竟然没有一个喧哗的声音,安静得每个人都能够听到自己心跳声。

  他们都为这最后一幅画深深吸引。
  然而,当所有人为这幅画所震撼时,那个尤如王者化身,优越感爆棚的班长顾一鸣,却脸如死灰,目瞪口呆。
  看着台最后一幅作,油画画着一张床榻,还有一位老太太,胸前放着一支唢呐。
  他发现了不对劲,自己画的可是一位老爷爷,怎么变成老太太?
  难道是取画的人弄错了?
  他整个人如坠冰窖,全身发冷,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

  这么大一个活动,孔老竟然让人取错了画。
  他快疯了。
  而他旁边两个好友,似乎没有发现他内心崩溃,还一脸笑意,在他耳边赞不绝口,小声说道:“顾班长,这真是画的太好了!”
  “这画里老太太白发苍苍,皱纹如刻,为什么她睡得如此安详,我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伤感?”
  “王宝,原来你也有这种感觉,我还以为只有我看了画心里有种难受。”

  “陈,不是你我,你看看周围的同学,哪一个不是眼泪汪汪,我们这还算感情含蓄了。”
  听到这话,陈看向周围的同学,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他也惊住了,只见周围同学个个眼里都眼泪汪汪,都感动得不能自己。
  陈回过头向顾一鸣说道:“顾大班长,你看到没有,你画的画竟然感动这么多同学,你是我陈今生今世的偶像!”
  然而,顾一鸣却好像听不到陈说的话一样,嘴唇蠕动,小声嘀咕着:“他们拿错了画,他们拿错了画……”
  王宝和陈眉头一皱,一起向顾一鸣问道:“顾大班长,什么他们拿错了画?”
  然而,顾一鸣仍然好像听不到他们的话一样,继续嘀咕着:“他们拿错了画……”

  王宝和陈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顾一鸣在说什么?
  同样,站在林飞身边的袁语熙和王宜欣,在看到台最后一幅画时,也是眼前一亮。
  虽然这不是袁语熙第一次看到这幅画,但和第一次看到这幅画时一样,她的内心还是充满了震撼。
  这是真正艺术品,百看不厌,而且每一次看都有新的收获,新的惊喜。
  相袁语熙,王宜欣无疑更为震撼,她是第一次看到这幅画。
  她目光好像被台这幅画给完全吸引住了,再也移不开了。

  这油画的老奶奶,不是那晚她和林飞一起去探看过的梁老太太吗?
  那晚,梁老太太弥留之际,希望再听一听唢呐声,再听一听十送红军。
  王宜欣记得清清楚楚,林飞用老人唢呐,为老人吹了一首十送红军,老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她仿佛又听见了老人临走前,用微弱声音哼着十送红军的歌词。

  王宜欣想不到,老人安详逝去,胸前放着那支唢呐的情景,竟然重现在了这幅油画。
  这令她心里感情激荡,无法平静,感动又难过,震撼又沉思。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一幅画,感情如此复杂,难以控制。
  忽然,她想到了一件事,那晚是林飞陪她一起去探望梁老太太,也是林飞给梁老太太吹的唢呐,最后两人也送梁老太太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照理说,这画里情景,只有她和林飞最清楚,可是怎么却有人画了出来?
  这让她不得不看向旁边的林飞,试探着问道:“林飞,这幅画画的是梁老太太,难道是你画的?”
  林飞不置可否说道:“不知道老太太在另外一个世界可好,不知道她的老伴,此时此刻可是用唢呐为她吹那首十送红军?”
  王宜欣满头黑线,有种想痛揍一顿林飞的冲动,她问他画是不是他画的,他却跟她说梁老太太在另外一个世界可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