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教我算命的本事,我却专门给死者看相》
第8节

作者: 骑马钓鱼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这么想就抬头往向丽房间那边看了看,宁浩宇推了我一下道:“你别想着再自己来了,这样,我舅舅做古家具这行当时间长,肯定碰到过这样的事儿,我找他问下,看看他能不能想到啥好办法。”
  宁浩宇这么一说,我也是点了点头。
  我只会一些简单相门之法驱鬼,灵不灵我自己都不知道,若是宁浩宇真能找一个道儿上的人来,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想了一会儿我就问宁浩宇,请师父的钱谁出,宁浩宇斜愣了我一眼道:“你个抠货啊,行了,这家具是我送你的,事儿也算我惹出来了,我出这钱。”
  我笑着拍了拍宁浩宇的肩膀说:“够哥们!”
  接着宁浩宇就当着我的面给他在市里做生意的舅舅打了一个电话,把这边发生的事儿简单说了一下。
  说完之后我就听到宁浩宇舅舅在电话那头儿吵吵了一顿,大概是骂宁浩宇没脑子,不打听好的东西都敢收之类的。
  宁浩宇这边唯唯诺诺半天才道了一句:“舅,你骂够了,就给指条明路呗?”

  宁浩宇的舅舅在电话那头说了一会儿,就让宁浩宇挂了电话,然后又给他短信发来一个电话号码。
  日期:2018-05-12 16:57:45
  我凑过去看了看,短信的内容是一串电话号码,然后表明号码主人的身份是王道长。
  看了这号码后,宁浩宇就说:“我舅舅说了,这人是一个高人,求他这事儿肯定能解决。”
  我让宁浩宇赶紧打电话问问,行不行,什么价钱。
  我心里也是盘算,如果太贵的话,就不让宁浩宇破费了,我就去试试爷爷教给我的相门的法子,爷爷说那些法子对鬼有用,那肯定就有用,只是冒险了一点。
  宁浩宇拨通了电话,然后按下了免提。
  那头“嘟嘟”了几声后就听一个如洪钟一般的男人声音传来:“你好,找哪位?”
  听声音对方也就不到三十岁的样子,我和宁浩宇都愣着没说话。
  “喂!?”
  对方又问了一声宁浩宇才反应过来说:“您好,是王道长吗,我是是熊九的外甥,我这里出了点事儿,是我舅舅把您介绍给我的……”
  接着宁浩宇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就一股脑地把我这边的事儿告诉了对方。
  等着宁浩宇说完,那个王道长就道了一句:“大致情况我了解了,你们这个事儿不难办,这样,一会儿你们把地址编辑个短信发给我,我这就过去,对了,看你这个号,好像不是市里的啊,要是离得远的话,我是要加钱的。”
  我对钱比较敏感就问他加多少,他道了一句:“近的报销我车的油钱,远的话报销来回的交通工具的钱。”
  日期:2018-05-12 17:17:45

  这道士还算人性,我便道了一句:“那行。”
  接着宁浩宇问那个道士,我们现在需要做些什么,他道了一句说:“什么也别做,我估计那鬼不是一只恶鬼,不会太害人的,别去主动招惹他,等我到了再说。”
  谈妥了,宁浩宇就挂了电话给对方发了我这儿的地址。
  发完了地址,宁浩宇长舒一口道:“好了,这事儿应该能解决了。”
  我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万一来的是一个江湖骗子咋办?
  所以我就往宁浩宇的脸上看了看,碰鬼虽然触发了霉运,可他的面色却好得很,印堂位置也是光亮得很,这说明他要遇贵人了,贵人,难不成就是那个道士吗?
  这么一想我也是稍微放心了一些。
  接着我和宁浩宇就躲在屋里没敢出去,没过一会儿向丽就从楼上下来,打扮得花枝招展,我知道她这是要去上班儿了。
  临走的时候她还敲了我窗户几下说:“房东小哥记得哈,我的房租,免五个月的。”
  我没好气地应了一句:“我知道!”

  同时又瞅了向丽一眼,印堂上的黑色退去了一些,只不过保寿官依旧有脱落的迹象,疾厄宫也是阴暗得很,这说明那鬼已经不在她身上了,只是她会得一场大病。
  所以我就忍不住提醒了她一句:“向丽,我劝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下身体,我看你面相是,是大病之兆!”
  向丽对我笑了笑说:“刚才说我撞鬼,现在说我有病,房东小哥,你就别逗了,我健康得很。”
  说完,向丽摆摆手就出门了,根本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宁浩宇在旁听道了一句:“你管那娘们干嘛,好心没好报。”。
  日期:2018-05-13 09:48:30

  向丽出门之后,我心里一直很气闷,本来我和宁浩宇算是去帮她的,可结果却让我赔了五个月的房租。
  此时家里就剩下我和宁浩宇两个人,向丽走的时候,那个鬼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
  换句话说,那个鬼还在我家里某个角落躲着,想到这里我便看了宁浩宇一眼,他也是很默契地看向我。
  不等我说话宁浩宇就道:“初一,咱们别在你家里等着了,太邪乎了,出去等吧,那个道士到了自然会给咱们打电话。”
  我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就跟着宁浩宇出门去等了。

  我俩先是去吃了点饭,然后沿着民心河转了几圈,差不多大半天就过去了。
  路上碰到几个算命的问我要不要算上一卦,我免费送了他们一人一卦,说的他们哑口无言。
  说完他们之后我顿时感觉心情好了很多,宁浩宇一直在旁边絮叨:“初一,你刚才说的头头是道,我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个啥水平,那些算命的都被你说的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啥水平。
  按照爷爷曾经所说,我们这一派的相师分为天、玄、地、黄四阶,每一阶段的相师穿的相服都不同,黄阶的穿浅黄色的相服,与道服差不多。
  地阶的穿金黄色的相服,样式也同道服相差不大。
  玄阶和天阶的相服与道服大不相同,颜色也与地、黄二阶不同,可究竟是怎样的不同,爷爷却没有细说。
  日期:2018-05-13 10:08:30
  我想得入神,就忘记回宁浩宇的话,他推了一下就问我想啥呢,我随口道了一句:“想我爷爷……”
  我话还没说完,宁浩宇的手机就响了,他立刻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激动道:“王道长打来的。”
  我“嗯”了一声示意他赶紧接。
  宁浩宇按了免提就道:“王道长,您到了吗?”

  王道长那边还是那如同洪钟一般的声音:“是,不过这门是锁着的,你们不在家啊。”
  我抢过宁浩宇的电话说:“我们这就回去,马上到家门口,王道长你等我们一下。”
  王道长那边“嗯”了一声,说了声让我们快点,也就挂了电话。
  我和宁浩宇也是赶紧跑步回去。
  很快我们就到了我那家已经关门的寿衣店门前,在门口我们就看到个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装的男子,他的手里还提着一个跟他衣服很不搭的老式棕色公文包。
  虽然他是背对着我们,可我依旧能感觉到他身上那过人的气质,不出意外,他就应该是王道长了。

  “王道长?”我试探性问了一句。
  那人转过头看了看我,又瞅了宁浩宇两眼,然后点头说:“是我,你俩谁是雇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