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4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戈登猛然转身往回走,老崔在一旁起身迎上去,两个壮汉正面撞在一起,戈登向后退了两步,老崔没动地方。表面看戈登落了下风,实际上他是经过一下午剧烈消耗又受了伤,从这点看,可以说这一撞是平分秋色。
  李牧野冷笑道:“小黑妞儿,连我的小弟都能干翻你,他们的,你还是有多远滚多远吧!”
  戈登悲愤交加,却十分佩服老崔的体魄,先对着老崔点点头,竖起大拇指,然后恶狠狠瞪了李牧野一眼,转身走了。
  楚香道:“你为什么故意把他气走?”
  李牧野道:“接你的人到了,他不走,那些人没办法办事。”
  楚香诧异道:“你怎么知道的?你不是说这几天被他们盯死了,不允许使用通讯器材联络老家吗?”
  李牧野道:“我救你的当天,现场有一个你们的人,他知道我把你带出来了,所以一直在找机会把你接走,黑衣人太厉害,他没办法靠近,始终在几百米之外悄悄关注,这个人的本事着实不一般,我把戈登他们气走了,他才有机会把你带走。”
  楚香眉头紧锁,担忧的:“我离开了,你怎么跟黑衣人们解释?他们都恨死你了,等着盼着找你毛病呢。”
  李牧野胸有成竹,既然敢放她离开,就自然有办法应对后面的麻烦,道:“我会说你已经没有价值了,所以我把你杀死了,尸体被我销毁,他们如果质疑,我不介意给他们表演一下是怎么销毁的。”
  门外响起服务生推送餐车过来的声音,李牧野走过去推开门,道:“我点了晚餐,吃完了换上服务生的衣服走。”
  “服务生怎么办?”楚香奇怪的问道。
  “哪里会有什么真正的服务生。”李牧野笑嘻嘻道:“不过这个问题该是CIA那位赛琳娜女士需要操心的……
  这世界对于思想肤浅者来说,永远不缺少看不清的谜团。因为这类人最钟爱把简单事情复杂化,然后自寻烦恼。而对于思想深沉者而言,这世界其实很简单,因为无论多复杂的事情都有其内在诱因和发展规律。
  通常时候,CIA的高级主管赛琳娜女士也许算不上前者,但在奸诈凶残的李牧野面前,她就显得过于简单了。
  服务生是CIA派来的特工,从李牧野带着楚香离开地下基地开始,这一路她都在制造各种机会监听监视几个人的行动。每一次都在李牧野掌握之内,需要让她听到什么的时候便不去理会她的小动作,不需要的时候就会随手掐断她的监听设备。而每当这时候,她都会不厌其烦的再派人来做小动作。
  计划很简单,服务生一定会悄悄把监听设备带入房间。听他说几句话后就悄无声息的把他解决掉,然后由楚香易容穿上服务生的衣服离开。在这过程中李牧野先伪装服务生的声音稳住监听者们,再伪装楚香的声音给楚香提供离开的时机。

  李牧野曾向叫天门出身的张俊义讨教过口技,知道一些发声的技巧,以前没下过苦功所以用处不大,现在内外修养都到位了,这皮毛小术可谓是信手拈来不在话下。
  敲门声响起,李牧野亲自去开门,看见服务生后故意愣了一下,道:“我没点餐,你是不是送错了?”
  这叫拉花儿,意思是故意逗对方多说话,好掌握他的发声特点。
  服务生拿起餐车上的提示卡,道:“没错,就是您的房间,会不会是其他人订的?”
  服务生的美式英语带一点德州腔调,声音有点嘶哑,李牧野尝试着以接近他声线的声音咳嗽一声,觉得有点意思了,才装模作样的回身问道:“你们谁订餐了?”
  老崔道:“是我订的。”
  李牧野冲着服务生招招手,道:“推进来吧。”
  服务生不疑有他,推着送餐车走进房间,刚进门后面的门就被李牧野关上了,他下意识的想回头看看,忽然全身一阵酸软便倒下了。李牧野抽回手,迅速把他的衣服扒下来,只剩下一条丨内丨裤,找出微型监听设备。提着他进到卫生间用须弥净火处理掉尸体后再快速返回到房间,模仿服务生的口音说道:“你们的菜齐了,酒是醒好的,各位请慢用。”
  楚香已经在姬雪飞的帮助下伪装成服务生的样子,时间比较仓促,只能是装成个大概的样子,但如果不是面对面打量只在酒店的监控镜头里看,还是能够以假乱真的。

  姬雪飞又故意吩咐道:“你顺便把这几件衣服给我拿去干洗了。”
  李牧野以服务生的口吻回道:“好的,没问题。”
  丢了几件衣服在餐车上,楚香推着餐车,依依不舍的看着李牧野,眼中噙着泪水,频频点头表示感谢。
  李牧野以自己的声音说道:“行了,这里不需要你了,快点出去吧。”
  楚香前脚走,姬雪飞后脚便故意用汉语怒声说道:“你还想吃饭?今天死了多少人你知道吗?再不说实话,信不信我立即撕烂你的嘴巴?”这话自然是说给监听者们的。
  老崔开门送楚香出去,李牧野又模仿楚香的声音随便闲扯了几句。估算时间上差不多,看一眼窗外,百米之外的监视者已经不见了。这才转而以楚香的口吻说道:“你们杀了我吧,就算把我饿死也不会让你们得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
  “你以为我不敢!”李牧野自说自答对着监听设备演起双簧。
  古灵精怪的姬雪飞配合着推翻一把椅子,叫道:“唉,老李,你还真要杀了她呀,你把她拉卫生间去做什么?”

  卫生间里传出楚香凄厉的惨叫。小野哥从里边出来的时候,桌上的食物已经被老崔干掉七七八八。
  二十分钟后,门外走廊里传来嘈杂的脚步声。
  没有敲门,赛琳娜直接带着一伙人匆匆过来,直接从外面打开门闯了进来。见面就喝问:“人呢?”
  李牧野装傻充愣:“什么人?”
  赛琳娜没搭理小野哥,冷着一张跟刀子似的大长脸,指挥着手下十几名特工展开搜索。
  “房间就这么大,一共就这么几个人,一目了然的事情你搜什么呢?”李牧野故作生气的质问道。
  赛琳娜驻足在卫生间门口,转身问道:“楚香呢?这地上的灰是怎么回事?”
  李牧野一摊手,道:“很显然,你已经发现了问题的关键,如果你要找楚香,那就是了!”
  “什么?”赛琳娜咧嘴摊手,不可思议的看着李牧野,道:“你竟然杀了她?”
  李牧野故意气她,道:“她已经没有价值了,难道继续留着她分我们的食物吗?”

  赛琳娜怒不可遏,却无可奈何,这案子已经归了黑衣人行动组,她这么做纯属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更多是出于对李牧野的不信任和赌一口气才插手的。李牧野作为高层大佬们信任的人,为避免造成误会和干扰,原则上是不允许她采取任何手段的,包括侦听和监视。事实上她现在已经越权了,所以她不敢提同时失踪的服务生,只能盯着楚香不见了这事儿。
  日期:2018-05-14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