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27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李玉英已经向王四喜发出求救的信号,王四喜便毫不犹豫地重又捡起地上的石块,朝癞头三的头上猛地敲打了两下。
  “哎哟,痛死啦。”癞头三发出一声比鬼还难听的惨叫,然后,他从李玉英的身上爬起,愤怒地朝王四喜冲了过来。
  看到李醉娘一脸的笑容,王四喜猛地一下惊醒过来,晃了晃头,想起自己来商店的目的,连忙从身上掏出钱,交到李醉娘的手里,嘴里支吾地说:“婶,婶子,两瓶啤酒哩。半斤花生哩。”

  “喝啤酒吃什么花生啊?去婶的房里去,婶的房间里正好有两只鸡腿,香喷喷的呢。正好可以下啤酒。”李醉娘说着,直接拖住了王四喜的衣袖。
  “婶,谢谢啊。不过明天我还得上班呢,这么晚了,我拿着啤酒得赶回去哩。”王四喜不愿意,连忙挣脱李醉娘的手。
  “四喜,你是不是把婶当外人了?”李醉娘满脸不高兴地说。
  “没有。确实是时间不早了。我得赶回去。”王四喜把钱丢到李醉娘的柜台上,直接拿起两瓶啤酒和一包花生,走出了商店大门。
  提着啤酒,王四喜差点笑出声来。没想到李醉娘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这么花心?她老公二根叔估计又去打牌了,她长夜寂寞,少一个男人作陪。
  回到家,还好,周围静悄悄的,想必那些流氓被王四喜和李显贵揍怕了吧,早就跑得没了影儿。王四喜已经饿得有些头晕眼花,连忙走进厨房,准备匆匆地弄些东西吃。

  王四喜在厨房的小灶上一边添着火,一边在心里暗想,等下吃饱喝足之后,真的是直接睡觉吗?
  王四喜脑海里想起了柳香,又想起了李思思,忍不住小腹间有些躁动起来。唉唉,这男人一旦尝到了女人的滋味,心里便免不了还想。以前没碰过女人倒也无所谓,可现在已经真正地碰过了女人,一到晚上,王四喜这心里不免有些空洞起来。
  王四喜往灶洞里塞了几把柴,让火烧得更旺起来,随便弄了一碟小菜,再把花生米倒进锅里用油一炸,还别说,这味道就真的不一样了。吃着花生,夹了一把小菜放进嘴里,然后喝上一口冰爽的啤酒,那感觉,就像神仙过的日子一般。
  就在王四喜乐悠悠地喝着啤酒心里想着女人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瞟,正看到窗台上那个被挖出来的酒瓶,他心里突然一动,便走到酒瓶的面前,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酒瓶里原本是没有酒的,不知为何,里面竟然再次装满了酒。

  王四喜吓了一跳,这,这又是怎么回事?
  王四喜眨了眨眼,感觉事情有些诡异,但他也顾不了那么多,鼻子里闻着那种醉人的酒香,他便张嘴就喝了下去。
  没想到这酒太好喝了,甘甜香醇,异香诱人!王四喜一口气喝了半瓶之后,心里嘿嘿嘿地偷着乐,紧接着,双手似乎充满了力气。
  可这时候王四喜突然感到有些不对,他发现,自己喝下这酒之后,突然间感到浑身不但有使不完的劲,而且还全身像火烧一般,他想这可能是这酒后劲太大,自己不应该一口气喝那么多的,便也不在意。
  可是没过多久,王四喜感觉全身难受,身上滚烫起来。
  睡不着,王四喜又没地方可去,索性就往隔壁的李凤仙家里走来。
  “凤仙嫂子,你,你在家吗?”王四喜才来到李凤仙家的院子,才说了一句话,就扑通一声晕倒在李凤仙的院子里。
  李凤仙正好把娃娃哄睡,这会儿见王四喜突然倒在她家的院子里,吓了一跳,立即跑到王四喜的身边,伸手在王四喜的额头上一摸,吓得缩回了手。这高烧起码有四十度!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得出人命的!
  于是李凤仙手忙脚乱地把王四喜拖到她的房间里,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王四喜弄到库上,不停地拿湿毛巾给王四喜额上擦着汗,心里焦急得不行。
  外面黑漆漆的,最近的医生离村里也有十几里路,娃娃又睡在库上,随时都有可能醒来。李凤仙没办法,只能拿冷毛巾不停地为王四喜物理降温。
  其实王四喜的大脑还有些模糊的意识,只是眼睛睁不开。
  大概是李凤仙鼻子里闻着王四喜身上传来的酒香,她皱了皱眉,在那里自言自语地说:“真是个酒鬼,一回到家里就不忘喝酒,如果这高烧一直不退,烧坏了你的脑子,活该!”
  李凤仙又从厨房里端来一盆凉水,就放在王四喜的库头,她把凉水放好之后,就上来解王四喜的衣服,脱开王四喜的衣服一看,立即大吃一惊,发现王四喜全身的皮肤不但滚烫,还到处出现了红斑!
  李凤仙一急就哭了,她不停地摇着王四喜的身子,在那里哭道:“四喜,你可千万别出事啊!你们家就你一个孤儿,出了事这可如何是好?”李凤仙一边哭着,一边不停地拿凉水浸过的毛巾在王四喜全身不停地擦着。
  见王四喜依然没有动静,李凤仙擦着擦着就擦到王四喜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李凤仙止住了哭泣,愣愣地盯了一会,忍不住在那里小声地哩咕了一句:“真奇怪,人都快死了,就这个地方怎么还支起老高?”
  王四喜迷迷糊糊地听着李凤仙在说自己什么地方支起老高,也没有在意,好不容易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是:“水,我要喝水!”
  李凤仙见王四喜醒来,惊喜地把毛巾放到水盆里,接着从厨房里端来一杯凉水,把王四喜从库上扶了起来。
  王四喜张嘴就把李凤仙杯子里的凉水一口气喝了下去,躺在李凤仙的手臂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李凤仙再用手去抚摸着王四喜的额头,见已经没有先前那么烫了,终于放下心来,问王四喜是怎么回事?
  王四喜就把以前在村长家挖地基挖到一瓶酒的事同李凤仙说了,李凤仙笑着望着王四喜,对王四喜说:“四喜,你也真是的,地里挖出来的东西你也敢随便喝?万一这是毒酒呢?你这小命还要不要了?”
  王四喜眼睛盯着李凤仙,看着李凤仙刚才不停地为自己忙碌的身影,特别是如此近距离地靠近他,心里便有点扑扑地跳动起来。李凤仙同柳香一样,是那种越看越想看的女人,尽管已经生了一个孩子,但她那白嫩的皮肤及领口上的那片雪白还是让王四喜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特别是现在,王四喜发现情况有些不对,虽说现在不发烧了,可自己的小腹,仿佛一直有着一股火焰,一直退不下去的样子,令王四喜十分尴尬!
  王四喜下意识地用手摸了一下,那温度,令他吓出一身汗来!怎么回事?这次与以往完全不同了呢!王四喜只不过是喝了一半瓶子里的酒而已,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吧?
  日期:2018-01-14 1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