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哪些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
第253节

作者: 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天比较黑,沈秀玲和杨鸿云就打开手机上的电筒功能照着路,路都是水泥路,大路宽宽的,大概三米左右,通向家的小路大概一米多一点宽,总之都好走,这是沾了国家村村通工程的光!
  回到家里,婆婆尿急,立刻跑向后面小院里的厕所,而堂屋里,杨鸿云的父母亲正带着三岁的小子孙子杨涛正在看电视。
  “妈妈!”小涛涛一看到母亲沈秀玲就张开小手扑过去要抱抱。

  “哎,我的涛涛,乖!”沈秀玲就抱起儿子亲吻了一下他的脸蛋。
  杨鸿云就坐下来和父母亲摆今天的见闻,他的父母亲已经是七十多的老人家了,不过身子骨还算硬朗,这都是农村人喜欢劳动的结果,只是都有风湿病,但不是很严重,时不时地要吃点药。
  父母亲说她们在家里看名山市的电视频道已经看到晚上的焰火晚会了,白天各个地方表演的节目也看到了。
  不一会儿,父母亲就决定回家睡觉了,两个老人家并不住在这里,而是住在杨鸿云的大哥家里,因为杨鸿云的大哥家里的房子比较宽敞,是四个排列楼上楼下各三间,就腾了楼下的一间房给大人住,不过两个大人在兄弟俩家里轮流吃饭,一家一个月。当然父母亲住在大哥家里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她们一直住在哪里,因为大哥家一修了宽敞的楼房之后就让大人住那里了,一住就是好几年,已经习惯了。

  而杨鸿云家里的楼房是三个排列的那种封闭式的新款式,楼上楼下各两间,紧紧够他们一家三代人住,就这样一幢二层小洋楼就花了十五万左右,现在家里都还贷着一些账呢,不过不多了,大概还有两三万的样子。
  现在杨鸿云的儿子杨刚在广州那边打工,在一家效益不错的工厂上班,每年只有一次探亲假,过年是不能够回来的,和他一起的不少人都和他一样过年都没有回来。幸好家里有父亲顶着,因为父亲杨鸿云才五十出头,还是身强力壮的时候,他似乎很放心家里,就一心一意在那边打工,每个月的工资不少呢,差不多五千块钱,他结婚和修房子带的账都是他这两年在外面打工还的,现在用不了一年他就可以把所有的账还完了。

  因为回来的时候都九点过了,因此看了一阵电视很快就过十点钟了,沈秀玲就弄涛涛去洗漱准备让他睡觉。
  沈秀玲住楼上,公公婆婆住在下面右边的卧室里,左边是客厅。
  楼上和楼下的布局一样,左边是客厅,右边是卧室。这楼上的卧室比下面的卧室长了一米,因为二层凭空延伸出去了一米多一点,本来是六米长的进身就变成七米的长度了,宽是三米八,所以这个卧室的面积就二十五六平米了,显得十分宽敞。现在农村人修的房子基本上都是这种面积。
  对这样好的住房,沈秀玲还是比较满意的,唯一遗憾的是如果当初能够多修一个排列就好了,那样这楼上就是三间房了,两个卧室中间是客厅该是多么圆满啊!
  但多修一个排列就得多花五六万块钱,杨家本来就不富裕,当初修这个房子的时候,其实手里只有五六万,是找亲戚朋友借了差不多九万才修起来的,能够修出这样三个排列的小洋楼已经费了很大的力气了,所以就更别奢望修四个排列的楼房了。
  其实当初耍对象的时候,沈秀玲倒是看上了杨刚这个人,因为他还长得顺眼,但对他家的那种低矮的砖木结构的老房子一点都不满意,她以及她家里人都异口同声放出狠话来,说他家要是不修新房子就绝不和他谈恋爱了,因此,家里已经有了五六万存款的杨刚家就一咬牙举债差不多十万,费尽心机地修了现在的这幢二层小洋楼。
  房子修好了,是要办新房落成的九大碗的,农村都是这种风俗习惯,因为修了新房子是天大的喜事,怎么能不举行酒宴请亲戚朋友来庆祝一番呢?
  当然亲戚朋友来参加这种庆祝酒宴是要随礼钱的,一般都是几百块钱到千元不等。关系亲近的自然随的礼钱就多了,起码都是千元以上,远房亲戚和邻居关系一般都是几百块钱。就这次收礼,杨刚家就收到了四万多块钱,办酒宴花费了还不到两万块钱,因此他们家一下就赚了两万多,不过这些礼钱以后是要逐渐还给人家的,但暂时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面却解了燃眉之急,因为结婚还需要一笔钱。

  后来不久,因为沈秀玲未婚先孕了,她家里人等不及索要三万块钱的彩礼钱,只是草草收了一万块钱的彩礼钱就催着结婚了。
  结婚后很快就生了孩子,杨刚在乡镇企业上班,挣的钱倒是可以养家和还一些债,可后来这里的乡镇企业都不景气了,而修房结婚又欠了一大笔钱,他只好跟着一帮去广州打工的哥们背井离乡挣钱了。
  杨刚一个月能够挣几千块钱,每个月打三千五后来,一年就是四万多块钱,这倒是让沈秀玲满意,可是他却不能陪伴在身边,因此就让她这样一个正值大好年华的女人常常独守空房寂寞难耐了!
  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正是如鲜花怒放的时候,没有男人的滋润,那种日子真的十分煎熬人。于是当有别的男人来勾搭的时候,她就容易出轨了……
  确实,寂寞难耐的她有一天终于挡不住诱惑出轨了,她出轨的男人不仅仅是一个,而是两个,一个是一个和她年龄相当的年轻男子;另一个竟然是自己的公公杨鸿云,就是老公杨刚的亲爹!

  这不,她才刚刚哄宝贝儿子涛涛睡着了,就收到了公公杨鸿云的短信。
  杨鸿云在短信上说:“秀玲,我今天特别想你,等一阵我上来,等我啊!”
  沈秀玲看了短信,脸上露出十分复杂的笑容,过一会才回复过去说:“来嘛,可要小心点哦!”
  之后,她就躺在黑暗里,儿子已经睡熟了,她睁大眼睛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一边等待着杨鸿云的到来。
  同住在一个房子里,楼上楼下的,偷情真的是太方便了,只要等其他的人睡熟了,两人就可以在楼上的客厅里翻云覆雨了。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楼梯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显然是杨鸿云上来了,果然不一会儿,这种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停止在卧室的门外面,只听得门上传来三声轻敲的声音,这是杨鸿云每次来的习惯,轻轻地敲三下,如果她没有反应,他还会再次重复轻敲三下,并且会悄悄地喊“秀玲我来了”之类的话。
  沈秀玲听到那熟悉的轻轻地三下敲门声,但她没有回应,而是看了看身边熟睡的儿子,才悄悄地下床蹑手蹑脚地走向门后面。
  在外面的杨鸿云大概是等待了片刻,见没动静就习惯性地轻呼一声:“玲玲,我来也!”

  刚好走到门背后的沈秀玲听到了这声呼唤,但她没有还是没回应,而是一下拉开了门。
  日期:2018-01-14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