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瓷儿》
第29节

作者: 恋上198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从小学会做饭的缘故,曾志杀鸡动作相当麻利,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把这只鸡收拾干净。
  公鸡剁成麻将牌大小之后,放在山泉水里漂洗掉血水,然后再放入各种调料腌制,一会可以下锅了。
  农村生活条件虽然不够城市方便,但是各种食材都能在后院和菜园子里找到,而且都是城里花钱都买不到的纯天然绿色食品。
  以刚才的公鸡为例,这种土鸡从小放养在林子里,以青草、小虫为食,以山泉水为饮,可谓是吸收日月精华,山林灵气。这种土鸡味道滑嫩可口,可不是那些在养鸡场里用饲料催肥的饲料鸡所能拟的。
  至于菜园子里的各种蔬菜,没有用过任何化肥和农药,虽然产量不高、卖相一般,但是却保留了蔬菜最原始的味道,只有尝过的人才能体会到其的美味。可以说,这些蔬菜,起青莲秘境的产品,都不会差太多。

  饭菜桌,曾志一家人都坐在了桌边。父亲惯例的拿过一个酒杯,准备往杯里倒酒。那酒是村子里一个叔叔家酿造的苞谷烧,很便宜,也是两块钱一斤。唯一的优点是够烈性,曾志曾经尝试过,应该有五十几度的样子。
  父亲没有多的爱好,仅有的两个爱好是抽烟喝酒。抽的烟是自己种的土叶子烟,酒则是村里酿的苞谷烧。
  母亲看见父亲的动作,眉头皱了皱。她一直都很痛恨父亲的这两个爱好,尤其是父亲了年纪后,酒量不行了,喝一二两酒晕天晕地,有一次父亲喝酒后下田里,结果差点倒在水,把一家人都吓个半死,从那之后,她特别不喜父亲喝酒,两人也没少因此吵嘴。不过今天看在曾志回家的份儿,母亲只是皱了皱眉,倒是没有说什么。
  而曾志也因为从小没少听母亲在他耳边唠叨,所以尽管他酒量不错,但除了好朋友聚会之外,平时基本是滴酒不沾,至于烟,更是绝对不抽。

  曾志摇摇头,对父亲说道:“爸,你等一下,今天不喝你那个。”
  说着,曾志转身出了门,往院子里的皮卡车走去,并且很快从车里抱出一个陶制罐子,回到屋里,说道:“这是我在城里意外发现的,味道儿不错,而且还很便宜。”
  这自然是曾志撒谎了,这酒并不是他在城里发现的,而是他从青莲秘境弄出来的。他那便宜师父可是有着酒仙之称,最爱好的是酒了,因此青莲秘境自然也是有酒的,不过是之前曾志没有发现罢了。
  这些都是经过千年窖藏的老酒,算当初是度数不高的清酒,可经过千年窖藏,早已经成为烈酒了。
  曾志又拿出两个杯子,对父母说道:“爸,妈,今天我陪你们喝一杯。”
  然后,他又看了看母亲,说道:“妈,听说这酒对治疗风湿什么的很有好处,你也喝点。”
  曾志的母亲患有严重的风湿病,同时再加又加椎间盘突出,关节炎之类的疾病,导致她现在连走路都较困难,唯一的好消息是还没有卧病在床。
  因此,在听到曾志说这酒对治疗风湿什么的很有好处之后,她原本打算拒绝的话没有说出口。
  曾志开始倒酒。让父母都感到意外的是,曾志倒出的酒,并不是水一样的清澈透明的液体,而是粘稠的近乎于果冻状的液体,并且伴随着极为浓烈的香气。
  父亲更是指着他面前的酒杯问曾志道:“三娃儿,这真的是酒?”
  曾志笑道:“冲这香气,不是酒又是什么?”

  三个酒杯都只倒了半杯的样子,最多是一两酒,曾志说道:“这酒太凶了,不敢倒多的……”
  曾志还在说话呢,见酒鬼父亲已经迫不及待的端起酒杯,轻轻的喝了一口。
  酒一下肚,父亲感觉到一股火辣辣的感觉直冲头顶,整个人像是走在云端一般,不由得赞了一声:“好酒,果然是好酒!我这一辈子,从来没喝过这么好的酒!”
  母亲在旁边撇了撇嘴,说道:“你一辈子知道喝苞谷烧,又知道啥是好酒?”
  “呃……”父亲无言以对。
  曾志笑着说道:“妈,你少说两句吧。你尝尝这酒,看看怎么样?”

  母亲听了曾志的话,也不再嘲讽父亲,端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下。
  等酒下喉咙,她很快也有了一样的感觉,甚至,她还感觉到浑身像是泡在热水一般,暖洋洋的,同时有一种痒痒的感觉,情不自禁的想伸手去挠两下。可是痒的主要是背,她挠不着,对曾志说道:“三娃儿,妈这背痒得很,你给妈挠挠。”
  母亲的反应让曾志很意外,虽然他知道,烈酒,尤其是这种窖藏时间很长的烈酒,对于治疗风湿关节炎有一定的作用,但是却没想到效果如此明显,这才刚刚喝了一下口呢,风湿被引动看。
  曾志摇摇头,说道:“妈,现在可挠不得。我去弄点热水,给你擦擦吧。”
  说着,曾志也不吃饭了,起身提起热水瓶,往脸盆倒了些开水,然后将洗脸巾丢进去,打湿后迅速的捞起来,稍稍的拧了拧水,撩起母亲背的衣服,将热气腾腾的洗脸巾盖在面。
  过了半分钟的样子,曾志去下洗脸巾,放入开水。不过,揭开洗脸巾的时候,曾志发现,母亲的背,起了一个个小指尖大小的疙瘩,这是人们俗称的风湿疙瘩,又叫风团,是由体内的风毒引起的。
  几次热敷之后,母亲感觉舒服了很多,而她背由风毒引起的风湿疙瘩,也消除了不少。
  曾志非常高兴,没想到这些酒对治疗风湿如此有效果。
  这一顿饭,曾志吃的很不顺畅,因为母亲每喝下一小口那粘稠的果冻状酒液,都会觉得浑身痒,到了后来,甚至是满身大汗。这时候,曾志不得不停下来,帮她做热敷处理。

  这样的事情,曾志也算是轻车熟路了,因为每次回家,母亲风湿发作的时候,他都会这么帮着处理,对缓解风湿很有效果。
  相反,如果只是挠的话,却是会导致风毒满身乱跑,到最后全身都痒,挠个不停了。
  吃过午饭,母亲已经醉了,曾志扶着她去睡了,父亲也是有了几分醉意,不过却强撑着没有睡觉,醉醺醺的问曾志道:“三……三娃儿,你……你现在和……和龙家丫……丫头分手了,有啥……啥打算?”
  曾志摇摇头,说道:“还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我现在较有空,跟人在一起做生意,打算回老家发展点产业。”
  父亲闻言,倒是清醒了一些,说道:“做生意?发展产业?三娃儿,我们这一家,都不是做生意的料,我看你还是别做了。”
  曾志笑了笑,父亲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想当初,他也是村子里面做生意的能手,是改革开放后乡里面第一个万元户。但是,后来因为生意失败,对做生意很是排斥。
  他看了看父亲,说道:“爸,我会仔细考虑的。”

  父亲见曾志并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有些无奈的说道:“嗯,你从小主意大,只要你自己想好了行,我也不管你了。”
  日期:2018-01-13 1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