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40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凤声面壁而立,面部与墙面保持两拳的距离,双脚并拢,重心落在前脚掌上,两手自然下垂,手心向内,周身中正,脚尖顶着墙根,全身放松安静片刻让思绪平和。然后腰向后放松,身体缓缓下蹲,当蹲至大腿与地面平行时,定住姿势不动。
  他此时的状态是蹲墙功的最高阶段,这种类似于马步的姿势极为耗力,普通人坚持几十秒就浑身颤抖,但赵凤声却轻松保持了五分钟,然后再缓缓下蹲,继续起立几十次之后,又开始对着墙蹲起了马步。
  赵凤声从小家境贫寒,没有人把他惯出现在年轻人的那种傲气,他也从来没认为自己是个聪明人。当初李爷爷教他国术时,他总是把自己放在笨鸟的位置,老人说半个小时,他就练一个小时,说要蹲一百下,他就蹲两百下。
  那时他才八岁啊,两条细嫩的大腿超负荷锻炼下,每天都变得又红又肿,致使走路都一瘸一拐,但他却从咬着牙每天坚持,倔强的小脸瞅着让人心疼。也许是这份执拗的毅力,才让神秘莫测的李爷爷对他另眼相加。
  赵凤声长期练习后,从被动运动到主动运动,日久自然感应异常灵敏,而使肌肉、骨骼达到坚韧有弹性。就传统而言,腰在人体中非常重要,腰部放松、灵活、气血流通,一方面可增强肾的功能,使人元气充足,故古人有“命意源头在腰隙”之说。另一方面,可保证腰主宰一身活动的职能,故古人又有“力发于足,主宰于腰,行于四肢”的说法。相反,若腰部不能放松,弊病甚多。
  蹲墙功除了对力量和敏捷度有大幅度提升,甚至在房事上,都能体现出长期练习的好处。当初赵凤声让大刚跟着他一起陪练,大刚却嫌这门功法练习时对着墙一蹲一站傻不拉几,没有武林高人应有的风范,相当鄙视。现如今,保持常年练习的赵凤声龙津虎猛,每日里只知道吃喝嫖赌抽的大刚,就只能顶着桃园街火枪手这个羞愧难当的名头了。
  练功完毕,赵凤声冲了个凉水澡,马上神清气爽。

  刚准备去小卖部开门营业,就见到崔洋这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闯了进来,趔趔趄趄躺到了有些年头的沙发上,一脸倦容,打了个意兴阑珊的哈欠。
  赵凤声见到他这么早跑到自己家里,还有些纳闷,上前轻轻踢了坏小子一脚,问道:“咋这么早跑到我这,难道被你老爹赶出来了?”
  崔洋紧闭着双目,擦了下嘴角口水,喃喃道:“我这几天起早贪黑忙公司的事,标准的有为青年,他疼我还来不及呢,哪舍得赶我。”
  赵凤声笑道:“怎么样,新公司顺利吗?”
  崔洋无力摆了摆手:“别提了,我爹不让我到外地开公司,只让我在武云市弄,不过为了摆脱那位非我不嫁的大小姐,还是答应了崔扒皮的要求。结果倒好,跑公司手续,租房子,装修,招人,连买个马桶都得我亲自去。每天别说泡夜店了,就连撒泡尿的功夫都没有,明明是个老板却整的跟一个被剥削阶级似的,没想到成为一个万恶的资本家都这么难,哎!~”
  见到平日里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崔家少爷这个模样,始作俑者赵凤声也有些心疼,不过怀着小树不修不直溜的心态,赵凤声还是一桶冷水泼了下去:“这才哪到哪,以后不仅身体累,心更累。”
  崔洋嘴角撇了撇,呈现出欲哭无泪的表情。
  赵凤声给他倒了一杯水,放在桌上,轻叹道:“你以为你爸这么多资产都是大风刮来的?暗地里他伤了多少脑筋我不清楚,但我见过他当年为了借几百块钱蹲在院里酗酒,那时候还没你,你爸刚刚辞职下海,可能碰到了难事,本来三杯倒的酒量,却抱着整瓶二锅头往嘴里灌,两眼红的像个兔子,边喝边哭。三十多的人,看着跟个五十多岁的人长得一样,鬓角都白了一半,可出了家门,他就擦干眼泪,弯着身板,去挨家挨户求爷爷告乃乃。老四,你这点苦不叫苦,起码资金和人脉上不用发愁,上一辈的人吃过的苦,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多,也不是你能承受了的压力。”

  崔洋睁开朦胧的双眼,惊讶道:“我爹他还为几百块钱犯过难?还去求别人?根本想不到啊!我以为他动动嘴就能拿下个项目,和别人喝顿酒就能赚个几十万,没想到崔扒皮还有穷困潦倒的时候。”
  赵凤声语重心长道:“他们那一代人是最苦的一代人,上山下乡,大旱大灾,全都被他们遇到了,刚一成年就得去工厂里抡锤子倒钢水,一不小心就得栽进炉子里变成气体,连骨头都不带剩下。唯一的鲤鱼跳龙门的机会呢,就是考上大学出来分配到事业机关里,可那时候都是文化程度不高的庄稼人,有几个能考上的?所以他们对考大学这份执念就埋在心坎里,浇灌到血液里。”
  “你姐也跟我说过你不愿意上大学,和家里闹得沸沸扬扬,我理解你,也更理解他们,你们双方都算不上什么过错,只是理念不同,这就叫代沟。老四,你已经二十出头了,是家里除了你爹以外唯一的爷们,你爸老了以后,全家这么多人都得以你为主心骨,你就是整个家庭的支柱。你要对自己负责,更要对家里负责,不能天天想着出去瞎混了,干点实事,把这个家撑起来。”
  崔洋坐起身,耷拉着脑袋缄默不语。他父亲那种只懂得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家长式作风,显然不会苦口婆心跟他讲述生活是如何不易,但由赵凤声这位心中偶像把真情说出口,还是令他深深震撼。
  他只是个在一群人宠溺下的娇弱花朵,没经过外面的风吹雨打,更加体会不了疾风骤雨中的世态炎凉。
  崔洋揉了揉发红的眼眶,轻声说道:“姐夫,我总以为老爷子挺厉害,什么事都能摆得平,没想到他吃了那么多的苦,过得那么不容易。以后我该知道怎么做了,你放心吧,我肯定干出一番事业,不会丢他的脸。”
  听到崔洋发自肺腑的承诺,赵凤声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崔洋突然问道:“姐夫,你让我去开公司来摆脱那个女的纠缠,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呢,是你给我下的套吧?”
  赵凤声嘿嘿一笑。
  老崔家的四个姐弟,果然传承下了他们父母的优良品质,不仅仅长得一个比一个漂亮,就连崔老爷子的智商基因都得到了遗传。
  崔洋站起身,无所谓道:“反正我知道姐夫都是为我好,不会害我,上套就上套吧,放心,我对姐夫的崇拜天地可鉴,你永远都是我心中偶像。”
  赵凤声笑骂道:“那就赶紧忙正事去,滚吧!”
  崔洋来了个离别的熊抱后,笑嘻嘻跑出了院门。
  可没等赵凤声锁上大门,崔洋又气喘呼呼跑了回来,掏出一沓子老人红递到赵凤声手里,上气不接下气道:“他乃乃的,差点把正事忘了!我二姐病了,等着你给她做饭买菜洗衣服呢,她怕你没现金,特意让我给你送过来。别跟我姐说我来的这么晚啊,你得赶紧着点,我姐让你十五分钟内赶到,否则就把你抽筋扒皮。对了,我刚才多睡了一会儿,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你自求多福吧,可别把我卖了!我走了啊,姐夫~”

  日期:2018-01-14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