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39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凤声解释道:“没听大刚胡扯,想泡妞还是有些门路,部队不会连这个都管。”
  唐宏图笑道:“哦?生子那时候在哪当兵?啥兵种?”
  看似不经意的问话,却让赵凤声小心谨慎起来,这种老江湖想套话的时刻往往是在别人心理防线最懈怠的时候,贼得很。不过这些摆在明面的东西随意一查就能翻出老底,他稍微停顿下,还是如实答道:“在南边,当得侦察兵。”
  唐宏图神情一顿,惊讶道:“了不得啊,侦察兵那就相当于特种兵了,光是大老粗还不行,枪得玩的转,脑袋还得聪明,随便拎出一个就能把咱一桌子人干翻,复员后放到哪都是人才,凤声,怪不得你能把带香村端了,看来是有真本事。”
  赵凤声谦虚道:“您过奖了,侦察兵和特种兵还是有区别,没外面传的那么邪乎,我在连里就是垫底的货色,估计您一条胳膊就把我撂倒了。”
  唐宏图点了根烟,温言道:“生子,有没有兴趣到二哥那里去干?”

  赵凤声心中一突,难道这才是二哥的真实目的?
  唐宏图已经是迈入上流社会的企业家,是能登上本市新闻的人物,按说不应该和一桌痞子腻在一起胡混,但偏偏今天不请自来。况且这种正式的邀请,不会让他去当个小猫小狗,肯定会摆在重要位置上。
  赵凤声不认为自己王霸之气侧漏会被二哥另眼相加,凡是总会有个缘由,二哥这位老江湖不会没头没尾唱上一出《战长沙》。经历过无数风雨的二哥或许是忠义当头的关二爷,但从哪里看出自己是矢无虚发的黄忠黄汉升?箭未出弦,盔缨未落,值得二哥屈尊纡贵亲自招揽?
  “二哥,现在我刚回来,家里的事情一大堆,容我处理完缓两天再给您答复。”赵凤声没有立即答应,也没立即回绝,留出了思考的余地。
  赵凤声没有马上应承,桌上的严猛和老佛却流露出垂涎神色,唐宏图素来眼高于顶,手下的亲信基本上都是跟了他不少时日的老兄弟,很难有混子能得到他的青睐。而且唐宏图出手阔绰,出了名的散财老人,跟着他的老兄弟全都混得不错,如果能跟在唐宏图底下干活,肯定比现在提心吊胆赚个三瓜俩枣要强上许多。
  老佛不断冲不识抬举的家伙猛眨眼,生怕他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唐宏图很有风度地微微一笑,从包里掏出一张烫金名片:“生子,家里的事要紧,你先忙着,等啥时候想去我身边干了,随时欢迎。想喝酒找妹子了也别客气,哥别的兴趣都马马虎虎,就是喜欢喝着酒跟妹子畅谈人生,你们哥几个也一样,只要到二哥那里了,酒管够,妹子也管够。我手头还有一点事需要处理,你们吃好喝好,改天我再从新摆一场,好好高兴高兴。”
  几人连忙起身,用恭敬的态度把二哥送出饭店,目送奔驰S600扬长而去。
  回到酒桌,长得像是痨病鬼的严猛怪笑道:“生子,这么好的机会咋不抓住?跟了二哥天天吃香喝辣的,也没啥危险不用担心被丨警丨察抓,一年少说也能弄个几十万,不比咱们吃了上顿没下顿穷混着强?”
  赵凤声揉了揉脸颊,慢条细理道:“我自己的斤两我清楚,不会脑子一热就不管不顾,二哥现在是生意人,爬到这一步不容易,我要是到了他手底下干活,估计光闯祸了。咱不能光想着自己,还得考虑到二哥的名声,我若是折到牢里没关系,牵扯到人家就不好了。”
  老佛不住点头,他们这些人脑袋瓜都不傻,大闹香火村就是赵凤声性格真实写照。上百人跑到村里聚众斗殴、私闯民宅,放到哪里都是大事。也幸亏赵凤声这边占了理,如果对方不是拐卖人口团伙,肯定就是震惊全市的大案要案了,百十个混子全都得抓进牢里吃上几年免费馒头。
  对赵凤声知根知底的大刚却表情凝重,赵凤声的说辞明显是说给桌上几个人听的,当不得真,严猛老佛包括十五弟都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不知道是站在哪边的,这些话,就算传到二哥耳朵里也无妨。
  真正让大刚担心的是唐宏图的态度,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位光鲜亮丽的民营企业家能踩着千万人上位,成为呼风唤雨的人物,背后使用了多少荫暗手段可想而知。大刚对别人勾心斗角,但对赵凤声却是掏心掏肺,他是怕生子被唐宏图拽进一个巨大漩涡之中,到了那时,哭天喊地都不管用。
  大刚恍惚中,看见了赵凤声冲他露出异常自信的笑容。

  兄弟们什么阵仗没见过,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不都是背靠着背一起挺过来了?
  大刚顿时津神振奋,气冲云霄。喜欢本书的朋友欢迎加入卸甲老卒读者群 569187424
  赵凤声在清晨五点就睁开双眼,盯着摇晃不定的吊扇怔怔出神。
  昨晚到了后半场,几乎每个参与香火村事件的混子们都过来敬酒,人到酒到,百十个壮小伙子都来赵凤声包房转了一圈,任哪个大酒量也扛不住这样的狂轰滥炸啊。

  老佛直接在酒桌上喷出个黄河决堤,吐的一塌糊涂,严猛则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欠了一屁股酒债昏昏睡去。十五弟更惨,据说躺在厕所里一边尿一边睡着了,被几个坏小子直接打了120弄去了医院,没办法,这家伙滋了一裤裆,旁边的人也都和他不怎么熟悉,谁愿意上前搀扶起满身是尿的醉鬼。
  到了最后,没人敢上去招惹一身荫气的花脸,也就赵凤声和大刚维护着大哥们最后的尊严,两人携手喝翻了十来个小混混。赵凤声依稀回忆起大刚面容呆滞念起了唐诗,什么“白毛浮绿水,红掌玩大波”“库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一双是小姨,一双是大房。”
  吟诗是大刚醉酒后的宣谢途径,不过由于学识所限,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首学龄前儿童的启蒙诗,被他改编后充满了猥琐气息。大刚却对自己喝醉后吟诗的癖好概不承认,说是诬陷,但是有一次被其他人录了像,人证物证下铁证如山,只能顶上了“桃园街大湿人”的名头,赵凤声经常感慨道:如果把大刚放到古代,没准就是第二个兰陵笑笑生。
  赵凤声倒是醉酒后没出过什么丑态,顶多回到家看些文艺爱情片,然后上网撩拨下饥渴难耐的少丨妇丨啥的,也算是维护社会和谐的五讲二美大好青年,当然,得除去语言美和心灵美这两项。
  起库洗漱完毕,赵凤声去街里买了几根用地沟油烹制好的油条,又去买了袋用豆浆津勾兑出来的劣质豆浆,一顿早饭就算勉强对付过去。
  回到家中关好院门,赵凤声开始面向墙壁练习《蹲墙功》。
  这门原本是内家拳松腰的秘法,被武术学者庞明改良后冠以“智能气功”的标签,一经传出,就引起了武术界轩然大波,有的说是邪门歪道唬人的玩意,有的说是博采众长,其中含有诸多小窍门。反正各有各的说法,褒贬不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对这门功法有一个定性结论。
  “小巧中见津妙,浑朴中含大慧”。

  赵凤声至今还记得李爷爷传授他这门蹲墙功时所作的评价。他从小就对李爷爷敬若神佛,所以对老爷子的话都放在心上,每天早起晨练都会贴着墙壁练上半个小时,在军营里和巴格达都从没懈怠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