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8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闻言呆住,好一会儿才缓缓地摇了摇头,问:“后来呢?”
  “沛芹姐听完之后身子晃了一下,我以为她精神受不住要倒,刚准备扶她,她却弯腰将玉香姐给拉了起来。然后,她们两个就去了另外一个房间,呆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出来。
  我不知道她们都说了些什么,反正出来的时候,两个人的眼眶都又红又肿,但看上去并不像是要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
  玉香姐这会儿回家了,说是想一个人静一静;沛芹姐好像已经接受了那个事实,不过很明显心情非常的低落。我想,这要不是在过节,或者家里没有那么多的人,她一定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哭一场。”
  萧晋再次长叹一声,默默的坐起身,在赵彩云的伺候下穿好衣服,下床穿好鞋刚要出去,脸上突然一湿,竟被亲了一下。

  苦笑一声,他问:“怎么?我干了这种缺德事,你还要奖励我?”
  赵彩云柔柔的笑:“事情确实有点缺德,但起码你是在为沛芹姐和玉香姐着想,不过,我亲你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你还有点良心,没有趁机把云苓也给牵扯进来。”
  对于赵彩云的奖励,萧晋是有些无地自容的,毕竟昨天晚上他也喝了不少的酒,良心不稳,差一点儿就把郑云苓给牵扯进来了。
  走出房子的时候,辛冰正好要进来,一看见他便小声的问:“家里出什么事了?我怎么感觉每个人的情绪都不对劲呀?”
  萧晋苦笑一声,指指自己的鼻子,说:“我昨天晚上是跟四个女人在一张炕上睡的。”
  辛冰张嘴刚要说他荒唐,忽然反应过来,吃惊道:“四个?云苓?还是玉香?”
  “玉香。”

  “你……”辛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又是气恼又是无奈的狠狠拧了他一把,骂道:“你真是个混蛋!”
  看着愤然离去的女人背影,萧晋唯有苦笑。造了那么大的孽,只是被骂一句,已经很幸福了。
  “沛芹姐……”来到厨房,他像个犯了错被叫家长的孩子一样站在那里,可只来得及呼唤一声,就被周沛芹打断了。
  “起来啦?那就快去洗漱,我们下饺子的时间已经很晚了,可得抓紧时间,让老族长等着不好。”
  她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里面有什么情绪起伏,和平日里清晨时的样子一模一样,然而,萧晋却知道,她此时的内心绝不平静,因为,如果是在以往,她应该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说这句话才对,而不是忙碌个不停。
  下个饺子而已,除了开锅添水之外,能有多忙?
  萧晋上前一步:“沛芹姐,我……”
  “你快去洗漱吧,好不好?”周沛芹忽然转过脸来,用几乎是乞求的口气说,“时间真的来不及了,给长辈拜年,去太晚,会让人认为你对长辈不尊重的。”
  萧晋心头一紧,慌忙点头:“好,好,我这就去,你别着急。”
  最后递给坐在灶台前烧火的郑云苓一个拜托的眼神,他转身就出了厨房。
  赵彩云说的没错,这种时候,周沛芹最需要的是找个没人的地方独自大哭一场,可身为这个家的女主人,她不能就那么丢下一大家子的人不管,她必须强制自己坚强起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但是,这个‘坚强’会有多么痛苦、多么的难以坚持,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所以,她不能跟萧晋说话,因为他是她可以肆无忌惮表现自己脆弱、不用假装什么的依赖,她怕会忍不住崩溃出来。
  对此,萧晋只能暂时乖乖消失,回头再挑合适的时间忏悔赎罪。
  洗脸的时候,闭上眼的他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之前郑云苓在厨房看着他的模样,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里的目光,似乎有些……幽怨?
  不应该呀!她不是早就想让我公开跟玉香的事情么,现在如愿了,就算对方法不满意,那也不该是幽怨啊!
  难不成……她在怪我昨晚没把她留下?这……也太扯了!
  萧晋啊萧晋,适当的无耻有益健康,可要是太过分,会被人打死的。
  摇头甩去脑海里不合时宜的妄想,他又往盆子里接了些凉水,好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
  吃完一顿气氛诡异的饺子,他出门前往老族长梁庆有家。

  囚龙村因为闭塞封建,在礼节方面还保留着旧时期的传统,平日里自然是没那么多讲究的,但在过年或者祭祖这样庄重的日子里,女人是不能随便露面的。因此,跟着他一起出门的只有几个孩子。
  “爹爹,你和娘吵架了吗?”和母亲相依为命了八年,梁小月自然很敏锐的察觉到周沛芹的不对劲,走出大门没多远便担忧的问道。
  揉揉小丫头的头顶,萧晋说:“别担心,爹和娘没有吵架,只是爹爹做了错事,惹你娘不开心了。”
  梁小月一听便放下心来,抬着脸说:“那没关系,娘心很软的,只要你好好道歉,然后保证以后都不会再犯,她就会原谅你的。”
  “臭丫头,你这都犯错犯出经验了是不是?”萧晋好笑的摇摇头,然后又道:“不过,既然你觉得自己是大孩子了,那以后可不能太调皮了哦!你娘每天又要做绣活,又要照顾爹和你,很辛苦的,我们都乖乖的,不惹她生气伤心,好不好?”
  “嗯!”
  梁小月重重点头,另一边宋小纯也是一脸深以为然,而梁二丫的神色依然清冷,只是时不时瞥向萧晋的目光都饱含疑惑和不解,好像在问:你身上并没有多出新的女人味道呀,还能有什么错是能让沛芹姨不开心的?
  萧晋当然不会跟她解释什么,扭头瞅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只见巫飞鸾双手捧着手机,低着头连路都不看,玩游戏玩的入了迷。
  “小鸾,待会儿拜年回去,我要听你背诵为师前天教你的那首歌诀。”
  “啊?为啥啊?”巫飞鸾抬起头,瞪大了眼问,“您不是说给我五天时间吗?今天才第二天。”
  “不为啥,老子就是想听,背不出来,我会带妞妞来欣赏女装大佬是什么样子。”

  巫飞鸾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刚进行到中途的游戏也顾不上了,赶紧退出,翻出记事本里的歌诀,争分夺秒的默记起来。
  把气撒在徒弟的身上,萧晋非但一点儿愧疚的感觉都没有,反而心情舒畅了许多,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只是可怜小正太,大过年的还得被游戏中的小学生队友隔空诅咒。
  到了梁庆有家,不顾老头儿的阻止,萧晋坚持磕了个头,理由也很简单:他跪的不是老头儿的年纪,而是他的所作所为。
  事物都有两面性,封建思想虽然落后,但并不代表它就一定是坏的,华夏几千年的文明能够传承下来,起到举足轻重作用的,正是早已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宗族制度。现在的制度是先进了,科技也发展了,可我华夏民族的传统,还剩下多少?
  因此,萧晋真正跪的,就是梁庆有那蛮不讲理的坚持,不管他有多么的愚昧,至少他是为了整个梁氏宗族,而且桩桩件件都摆在了明处,起码要比一边压榨你还一边说是在为你呕心沥血的山外面要高尚的多。

  日期:2017-12-11 07: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