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090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嘿嘿...”刘飞讪笑了两声,说:“你看我这不是兴奋了么,行行!直接说重点...姓廖的这一亮相,顿时把所有人都惊到了,跟着监狱这帮人就开始刨根问底,动用各种关系洗这个姓廖的底,这不洗不知道,一洗吓一跳啊!本来以为是只真凤,谁知道就他妈是只走地鸡!还是没毛的那种!”
  “怎么说?”听刘飞说的邪乎,我也来了点兴趣。
  “这姓廖的啊,是从监狱局里面被赶出来的!而且...她在监狱局也只待了不到两个月,就待不下去了...你说这人得有多奇葩!”
  “这么奇葩的人,还能让张监给她这么大面子,肯定有她不一般的地方。”
  我直接问到了最关键的地方。
  “嘁!”刘飞撇了撇嘴,带着几分不屑的说:“的确有不一般的地方,可惜啊...那也只是以前了!人走茶凉,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啊!”

  刘飞没有继续卖关子,还不等我问,他就自顾自的说:“你知道这姓廖的以前是干嘛的么?”
  “干嘛的?”我配合的问。
  “以前啊,人家是莱西市委书记秘书团里的人!而且,人家刚一参加工作就在那里了!你说厉不厉害!”
  “不会吧!”我顿时有点吃惊,市委书记的秘书...怎么着也得有个副科级了吧,刚一毕业怎么可能...
  “她起步那么高,难道...是犯了什么错误了?”
  “呵呵...”刘飞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犯什么错误?犯什么错误也影响不了她升迁,在市委书记的秘书团里面没混几年,她就下放到司法局,做办公室副主任...而且,那会儿她还结了婚,她老公非常有能力,没什么后台,就靠着做了几件实事,连省委那边都挂上了号。”
  “要是我没猜错...她家里人关系硬?”
  “何止是硬!”刘飞感慨的说:“要么说投胎是门技术活呢!这姓廖的她爸以前是搞教育的,青州大学的校长,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啊...后来又直接进了省委,那门下走狗成群结队,一人抬一手她也掉不下来啊...但凡这姓廖的正常点,她这辈子平步青云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可惜啊...嘿嘿...”

  刘飞说到这里,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起来。
  看他这倒霉模样,我就知道他肯定没想好事儿。
  “笑什么笑,赶紧说啊!”
  “着啥急啊...好好,这就说。”刘飞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接着说:“这姓廖的有多作,你都想象不到!工作上面的事情就不说了,几天不去上班也是常有的事儿,更过分的是...她竟然还给她老公头上种了草,哈哈哈,你说厉不厉害!”
  我回忆了一下廖大姐那身条,心说跟她配合给她老公种草那位,才是真厉害...
  “你说搞个外遇也就搞了,她那个老公为了自己的前途,咬咬牙可能也就带个原谅帽认了,可这姓廖的竟然还要去找自己老公离婚,而且还自己把这件事给宣扬了出去...你说,奇葩吧...这么一来,她的政治前途也就全毁了,别说升迁,能保住她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就不错了...”
  “那你还没说,她为什么来咱们单位呢。”我继续问。
  “还能为啥?”刘飞一摊手:“她爸没了呗!”
  “没了?”
  “可不是么!”刘飞自顾自的端起酒杯兹了一小口,咂着嘴说:“估计就这么一个女儿,还是个不省心的,刚退休没多长时间,人就没了...要是她爸还在,看在他那么多年辛苦的份上,她也不会被调到这种地方来。”
  刘飞感慨了两句,又继续说:“她爸刚没,她在原单位就混不下去了,她都作威作福这么多年了,到哪儿都是她欺负别人,嚣张跋扈惯瘾儿,得罪了多少人?现在还不到了反攻清算的时候?她被排挤的太厉害,自己也知道混不下去了,正好张监以前跟她爸有点香火情,所以就来了这里了呗...”
  “张监跟她爸的关系很近?”
  “还凑合吧,以前被提携过,就是张监这人念旧情,被她爸提携过的还不多了去了,也没见几个过来报答的!”刘飞撇着嘴说:“现在这年头,记人家恩的太少喽...”
  “呵呵。”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目光里又多了几分笃定。
  经过刘飞的介绍,现在廖大姐这底我也摸的差不多清了,既然她跟张监的关系也没有那么深,那我做起事来,就更不用顾虑太多。
  对于现在的张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永远是她的仕途,是她今年还能不能更进一步,而不是多年之前的一段香火情。

  而我现在,已然是稳坐钓鱼台,就等八方风至,上演一出大戏!
  刘飞没再多说几句就彻底的歇了菜,我心情不错,自己一个人又自斟自饮了一会儿,才扛着刘飞上了车。
  回宿舍之后,我直接把刘飞扔进了屋,便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第二天醒来后,当我走进监院的时候,我才发现昨天发生在张监办公室的事情,已经被她们传的人尽皆知。
  姚监真的认为凭这次的事情,就想一棍子敲死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只能说她会很失望...
  按照往常的惯例,我依旧来了九监区,日复一日的机械工作会让人感觉时间过得很快,尤其是充实起来的时候,时间就会尤其快,对眼前这些九监区的犯人来说,对于这一点,她们肯定会有极深的体会。
  这些大部分都是短刑犯,对于她们来说,此刻监狱里面的生活,应该比之前在看守所要幸福的多。
  至少她们大部分人的脸上,都带着几分笑意,而不是像之前那样,挂满了无限的戾气或是麻木不仁。
  有事情做了,自然要比没目标的时候有精气神儿。
  刚一进门,就有个犯人小跑过来,笑的跟朵菊花儿似的凑到我眼前,递给我一瓶橙汁儿,微躬着腰打招呼。
  “苏大,您来了...快喝点饮料吧。”
  “嗯。”我顺手从她手中把这橙汁儿接过来,也没拧盖子。
  她们喝的这种都是监狱的超市特供,牌子我都没听说过,在外面可能想买都买不到,这种杂牌子,里面的东西就跟糖精兑了水似的,口感特别差,我以前喝过两口,实在接受不了这种味道。
  “怎么样,这两天工作的还习惯吧,身体能受的了么?”我面带微笑的说。

  “挺好挺好!”她不停的点着头,满脸感激的笑。
  我晃了晃手上的橙汁儿,说:“以后我再来就别给我拿这东西了,你们买点儿货也不容易,自己留着吃多好。”
  “这哪儿成!”这犯人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要不是苏大你,我这命可能都没了!这点儿东西算啥!你想吃点啥就跟我说,我再给你想办法弄去!”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只能随她了。
  这犯人姓木,要说她这姓还真没叫错,这犯人以前是个盗墓的,罪名是盗掘古文化遗址,判了六年。
  我刚看见她的时候,还真没想到她是这么个罪名,管教跟我说了之后我才知道。

  了解她的罪名后,再看她就有点意思了,她的脸色极其苍白,脸上不带一点血色,估计是常年见不到眼光导致的。当我靠近她的时候,总感觉她身上有种若有若无的土腥味儿。
  日期:2017-12-11 07: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