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9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不论是张坎文还是胖子,他们都需要好好休息。
  制止他们之后,我自己小心走了出去,交代他们说这里没什么事,让他们不要担心。
  等他们离开之后,我自己则是重新回到房间,一方面照顾胖子,另一方面也为张坎文护法。随时关注他的情况。
  我先去看了一眼胖子,等完全确定他没有受到影响之后,这才彻底放心下来。接下来,我又小心走到张坎文身边,他炼化天罚的过程我虽然无法帮忙,但却可以检查一下他此时的身体状况。
  于是我运起洞明之力。往张坎文身上看去。
  只是一眼,我眉头便皱了起来。张坎文身上的情况,比我原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在我的洞明之力下,张坎文周身各处,在我眼中一览无余。第一眼,我便发现了他的天脉出了问题。
  天脉乃修行者体内,所有力量寄居之所。当初在点穴境界时,我的天脉曾经被陆子宁废过,后来在老会长的帮助下,服用真龙涎,方才得以修复。自那之后,我天脉的坚韧程度,就到达了一种恐怖的境界,远非同等级修行者可比。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再加上圣人印章的过滤,方才那天罚之力虽然残暴,但对我来说,却没造成太大影响,顺利被印章吞噬炼化。
  而张坎文不同,他们文山一脉传承术法虽然神异。但天脉本身,却与普通修行者无异,在天罚之力的威压下,他虽然靠着自身坚毅无比的心志支撑了下来,但体内的天脉却完全崩溃了。
  此时他残破不堪的天脉,几乎完全碎裂。变成了锯齿一般的形状,根本无法支撑道炁流转。如果不赶紧修复,哪怕他能将天罚之力顺利炼化,也无法将其容纳于天脉之内,更无法将其吸收。
  不仅如此,天脉还是修行的基础,就像我当初天脉崩裂时一样,张坎文的天脉如果不能恢复,那么他今后的修行道路,也只能就此止步了。

  我心里再度焦躁了起来。
  怎么办?当初我修复天脉,用的是真龙涎。可真龙涎珍贵无比,当年我也是机缘巧合,才从玄学会总部的真龙脉中得到那么一滴,自那之后,即便我见识过的真龙脉已然过百,但却依旧没有见过真龙涎的影子。
  当年玄学会那条真龙脉口中有真龙涎流出,我本以为所有的真龙脉都有,但这些年来。我见过了许多真龙脉之后,才发现,真龙涎是一种远比真龙脉更加稀有的存在,只有极少数品质绝高的真龙脉处于衰变期时,才能产生那么一滴。此时匆忙之间,我该去哪里寻找真龙涎?
  王屋洞天?他们那里虽有四条真龙脉,但我在洞天福地重新分配真龙脉时,用洞明之力观察过,王屋洞天新分来的四条真龙脉中,俱都没有真龙涎存在,更何况,此时我根本就联系不到王灿,即便有真龙脉,一时也救不了急。
  不过回忆着这件事,我却想起了洞天福地重新分配真龙脉时,玉环曾大量吸收过真龙气,此时玉环内储存的真龙气总量,甚至远远超过了一条品质最高的真龙脉。
  既然真龙涎是真龙脉精华所聚,理论上来说,只要有足够的真龙气,也能达到真龙涎的效果。
  我又看了一眼张坎文,咬了咬牙,不管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虽说给张坎文恢复天脉也不急于这一时,但他此时正在炼化天罚,如果天脉无法恢复,哪怕成功炼化天罚也只能是无用功,这着实太过可惜,所以,无论如何,我也得帮他一把。

  拿定主意之后,我将玉环取出,快速将其内真龙气调出,往张坎文身上汇聚而去。
  此时的张坎文,全部精神都凝聚在与天罚余威的抗衡之中,对周身之事一无所知。任我施为,没有一丝反抗。
  大量真龙脉自玉环中出来,流转进入张坎文体内,循着他的经脉,逐渐汇聚到天脉之中。
  真龙脉本就有温养之功效,但效果却不明显。进入天脉之后,绝大多数随着天脉破损之处,消散到了外面,进而化为虚无。仅有极少一部分,才能沿着天脉继续往前走。
  而在这个过程中,张坎文的天脉开始了缓慢的恢复愈合。
  所幸的是,玉环内的真龙气十分充足,哪怕九成九的真龙气都消散一空,在绝对大数量之下,还是有大量真龙脉继续往里面进发,沿着他的天脉,成功完成了一个周天运转。
  当然,那些消散的真龙气最终大部分还是被玉环重新吸收了回来。
  一个周天运转之后,张坎文的天脉似乎还是老样子,看不出多少变化。
  毕竟真龙气不是真龙涎,所以我心里也早有预见,并不为意,继续催动着真龙脉开始第二个周天运转。
  原本一个周天运转。需要至少一两个时辰的功夫,但我的修为远超过此时的张坎文,在我主导催动下,只需要两三分钟,便可以完成一次完整的运转。
  足足二十多次周天运转之后,玉环内的真龙气消散了一小半。我才终于看到张坎文的天脉有了肉眼可见的变化。
  原本那大量锯齿状的伤口底部愈合了大半,只剩下上面一小半还保持着残破的状态。
  真龙气周天运转的过程中,流失的主要原因,便是天脉上的这些伤口,如今伤口略一好转,缺口便小了许多,接下来更是事半功倍,又是十数次周天运转之后,张坎文天脉上的所有豁口,全部都凝聚在了一起!

  虽说伤患处依旧没能完全恢复,但最起码,天脉内的气息不会在外逸出去。
  我继续催动剩余的真龙气,一刻不停的温养着,但就在又两个周天之后,我明显感觉到,张坎文原本一动不动的身体,忽然抖动了一下。
  他醒了吗?我连忙往张坎文脸上看去,却发现他依旧双目紧闭。脸颊两侧咀嚼肌突起,似乎正咬着牙,忍受着什么痛苦。
  很快,我便发现他的天脉内,忽地涌生出一道细微气息,从天脉最底部缓缓上行,仿佛一条初生的小蛇般,蜿蜒不停。
  这道气息非常微弱,但其内却蕴藏着巨大的力量,不像是文山一脉传承的道炁。
  我用洞明之力往他的天脉内看去,发现这条微弱的蜿蜒小蛇上,发出金色光芒。我心里顿时一动,莫非张坎文已经炼化了天罚之力,化成了自己体内可以使用的力量?
  带着这种猜测,我控制着真龙气暂时停了下来,等那蜿蜒小蛇游动到一处时,才控制着两者,维持在一个速度。继续温养天脉。

  随着一个有一个周天运转,按小蛇一般的气息逐渐膨大起来,甚至开始吞噬周遭的真龙气。我也没有控制,甚至继续将玉环内的真龙气往里输送。
  每一个周天运转完成后,那小蛇的气息就增强一分,与此同时,张坎文的天脉也坚韧一分。直到午夜之时,张坎文的天脉已经完全修复,而接下来,无须我再操控着真龙气的运转,那条蜿蜒小蛇此时已经变得十分庞大,裹挟着周遭的真龙气,开始了主动运转。
  见此,我终于长长的吐了口气。
  张坎文已经完全脱离了危险,虽然还没清醒过来,但原本紧蹙的眉头已经舒展开来,脸色再度恢复到了之前那种老僧坐禅的表情,看不出悲喜。
  日期:2017-12-11 07: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